「乾杯吧,子房兄。」Y倒了滿滿吳哥啤酒(Angkor beer)在我杯子裡,這是今晚的第三瓶了。還好這個有近50年歷史的柬埔寨國酒,據說是用天然泉水與德國酒花二度發酵釀製,順口而不苦,我喝了沒有醉意,卻感受到陣陣的清涼。

在金邊河畔夜晚的法式餐廳老樓,我跟Y坐在窗邊閣樓的吧台,外面下著傾盆大雨。餐廳裡放眼過去有八成的歐美客。我們聽著黑人樂手吹著薩克斯風,靜靜遠眺河對面一棟嶄新的五星級飯店。從這家飯店燈光看來,今天住房率大概不到一成。

「那個地方叫做鴨子島,跟隔壁鑽石島一樣,都是賣夢的地方。」Y說。

Y深耕柬埔寨房市超過兩年,原本在台灣經營豪宅房仲的他,曾經是千萬經紀人。兩年前他跟同事看到豪宅市場風光不再,急流湧退,帶著投資人來到柬埔寨尋找機會,從買賣街屋(Shop House)開始做起,嚐到了金邊土地與房價起飛的甜頭。

直到現在許多建商與房仲都已投入柬埔寨市場,根據他概估台灣人已買下金邊超過一萬間套房了。畢竟一個套房只要三百萬台幣,又承諾給每年6%以上的投資收益率,衝著以美金計價以及柬埔寨每年近7%GDP的成長率,在台灣一片房地產死寂的氛圍下,流到這邊的資金如脫韁的野馬。但很快的,當地的貧富差距已經無法支撐過多的新屋市場,在各家建案住宅銷售率暴跌至30%以下的狀況下,Y透過關係找向我們求助。

「子房兄,現在住宅已經供過於求,接下來就是您商業地產的天下了。」Y又敬了我一杯,為了我們的酒店式公寓投資轉型計畫,Y一整天載著我們繞了金邊市參訪超過七家高級酒店式公寓,讓我們看到當地外資圈強烈的住房市場需求。以20坪一房型優質管理服務式公寓為例,月租金超過六萬仍一房難求,若能引進國際品牌合作將更有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