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10月18日出訪中國,一改該國過去65年來與美國同盟的外交路線,不少輿論將此歸因於杜特蒂的反美作風。事實上杜特蒂此舉有深層的經濟因素,近來菲國經濟成長出現隱憂,親中以收割立即的經濟利益,才是杜特蒂的主要考量。

菲律賓近年來經濟成長率亮眼,國際貨幣基金(IMF)九月底報告預估,今年菲國經濟成長率達6.4%,明年亦可望破6%,報告稱其「經濟前景相當看好。」然而榮景下卻有隱憂,這主要體現在出口與海外就業兩部門。

出口是菲律賓最重要外匯來源,不過至今年8月為止,菲律賓出口金額已連跌17個月,該國貨幣披索(peso)也成為今年表現第二差的亞洲貨幣—今年以來累計菲律賓披索貶值幅度,在亞洲各國貨幣裡僅次於人民幣。

除了出口以外,菲國另一重要外匯收入來源—海外勞工亦面臨就業危機。菲律賓乃全球勞工輸出大國,這要拜其「生生不息」所賜。如今菲律賓是東南亞出生率最高的國家,每名女性生育2.8名子女(台灣不到1)。從1990年到2015年,這1/4世紀以來,菲國人口從6200萬翻升近倍至1億1000萬。

人口大增意味著有大批年輕勞動力,然而菲國國內就業機會並不夠多,目前工作年齡人口就業率只有63%,大批年輕人在國內找不到適當工作,他們自然放眼海外,其中最重要目的地就是去中東產油國當外勞。

過去油價破百美元時代,沙烏地阿拉伯等油國有錢大興土木,因此需工孔急,菲勞於是大批赴當地淘金,沙烏地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是菲勞兩大目的地。菲國海外就業局(Philippines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2014年統計顯示,菲國140萬名海外勞工,有近半是在沙國、阿聯兩國打工。這些勞工在海外打工寄錢回國,一直是菲律賓重要的外匯收入來源。

但近年來油價下跌,沙國、阿聯從政府到民間開始勒緊褲帶,海外菲勞也工作不保。10月18日《彭博》(Bloomberg)引述的統計顯示,今年在沙烏地阿拉伯有八千名菲勞丟了工作。

另一個打擊菲勞海外就業的因素,就是航運業不振。全球150萬名海員,有1/4來自菲律賓。菲國央行統計,今年一到七月對海員需求較去年同期大跌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