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半歲的時候,第一次有小朋友和她一起玩。那是朋友一家來訪,朋友的小孩 1 歲左右,半歲的差別在那個年齡段其實差距頗大,但總歸是女兒的第一個「同齡」玩伴,我們都很期待。結果沒想到的是,這個小男孩的行為相當激進,玩具通通搶到手,而女兒「被搶」了之後,也只能傻傻的坐在一旁。

我和老公當時說什麼了嗎?沒有,但是事後溝通,我們其實心裡都很希望朋友能站出來講兩句,提醒小男孩輪流、分享的準則。但當時朋友不動如山,就像沒有看到一樣,我們顧及朋友的交情,自然也不好說什麼。

然而這件事情讓我們意識到一個問題,當小孩和其他「行為不良」的孩子交往時,我們作為父母是否應該站出來制止他們的交往?

「是」的原因很有力:切斷孩子周圍的不良影響。小孩就像海綿一樣,對周遭訊息的吸收能力特別強大,更不幸的是,壞行為的感染力往往比好行為更大。與其讓我們辛辛苦苦在家建立的良好行為準則一下子被擊潰,還不如儘早止損,不讓孩子受到不好的影響。更何況,所謂「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孩子和什麼樣的人一起玩,就容易變成什麼樣的人,而旁人也會以什麼樣的眼光來看待他。

「否」的回答也有道理:我們不可能永遠幫孩子淨化環境。嬰幼兒時期,我們可以全權決定孩子和誰一起玩,但是當他進入幼稚園以後,我們能掌控的局面就少了很多;更別說他越來越大以後。與其讓孩子日後面對身邊的惡劣行徑不知所措,不如讓他從小學習和各式各樣行為模式的人相處,鍛煉自己的生存能力。

比起讓父母左右搖擺的這兩種思路,更加令人困擾的情形,就是如果那個行為糟糕的孩子是朋友的小孩,你不想和朋友撕破臉,或者鄰居家的孩子,你躲都躲不開,總不能說搬家就搬家,這可不是難煞人嗎?

我想絕大多數父母都同意的一點是,當那個行為不良的小孩確實越界了,那麼斷絕往來勢在必行,即使因此失掉了一對朋友,也沒有辦法。只不過,什麼才算是不可忍受的越界行為,卻是非常主觀的,需要每位父母自己定奪。而當事情演化到這個臨界點之前,我們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多給「壞」小孩一些機會

行為不良也要分是什麼樣的行為,相信大多數父母都有體會,嬰幼兒期的小朋友,發育階段不同、認知曲線不同,可能會造就相似年齡段的小孩行為能力差別很大的現象,一個幼兒激進莽撞的行為,很多時候是因為他還不能處理一些環境訊息、無法控制自己行為、或者為了引起大人的注意力而造成的。你如果了解也信任自己的朋友,就多給這孩子一些機會,慢慢的他會克服諸如亂發脾氣、愛搶東西、橫衝直撞的「毛病」。只要自己的小孩並不會因此處於危險境地,讓孩子學習如何在激進的小孩面前保護自己、維護自己的「權益」,其實對孩子也有利。

朋友的態度很重要

當朋友的小孩出現行為問題的時候,如果朋友及時站出來制止教導自己的孩子,那麼相信大多數父母都不會和小孩子一般計較,也肯定會願意持續孩子之間的交往。如果朋友通常都是默不作聲像沒有看到一樣,那麼你應該考慮和朋友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他家孩子的行為問題。假如在這之後朋友仍然毫無作為,對你也沒有任何交待,你的孩子還是任由他欺負,那麼你需要認真考慮是否還應該繼續這段友誼。

強化自家的教育

在你認為可以給朋友和他的小孩更多機會、也給自己的小孩機會學習處理這種情況的能力時,不要忘記,你需要在私下裡和孩子講明,對方小孩的一些什麼樣的行為是不可以的,在你的家規中是不允許的。

誰的地盤誰做主

假設這個行為有問題的小孩是你的鄰居,你沒法躲開他,你去和鄰居談,鄰居也毫無作為,這個時候,你可以考慮改變遊戲規則。你帶孩子在家門外玩躲不開他,乾脆請他到家裡來玩,這樣你不但可以監控孩子之間發生的事情,還可以隨時介入解決爭端,你可以溫柔但是堅定的告訴對方小孩,在你家裡,某些行為是不被允許的。

事情可以反過來看

如果對方孩子的行為沒有嚴重到讓你無法忍受的程度,而且朋友的態度和你一致,那麼你家行為良好的小孩對朋友家的小孩就是一個正面的影響,慢慢的,朋友家的孩子會學習到與其他小朋友玩時,如何才是良性的互動,誰說這裡面沒有你的功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