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我在上海工作,那時中國大陸許多建設才剛開始,相對比較落後,和台灣相比,感覺上相差了兩個世代。

所謂世代並沒有特別的定義,基本上就是一種進步的程度,如果硬要套入時間概念,大概是10年左右,代表了一個大環境的變遷。

2000年以後,台灣的進步開始變得遲緩,在很多地方特別是科技領域,我們會說台灣的領先已經縮小,頂多剩下3、5年。

曾幾何時,大陸已追上甚至超越台灣,但我們還是不願面對現實,仍有一些「領先不到1~2年」的說法。

事實上,大陸在大部分科技領域,都已贏過台灣,甚至爬到世界龍頭地位。以LED為例,全球領導廠商都已經或即將被陸企買下;至於TFT-LCD面板,台灣曾和韓國並駕齊驅,但因為不開放兩岸合作,目前已淪落為小老弟,大陸業者成了行業老大哥。

2016年代表了一個分水嶺,台灣在全世界的地位繼續沉淪,中國大陸卻快速成長。第一次,我可以深深感受到現在兩岸的差距,已不只一個世代,而達到兩個世代的程度,這正是20多年前我在大陸的感覺。

上周深圳舉辦雙創周,蘋果執行長庫克宣布將在深圳設立中國大陸第二座R&D研發中心,並與富士康緊密結合。

在此同時,富士康亦宣佈與深圳合作建立8K超高畫質電視生態系統(現在連4K都未普及),郭台銘表示要在深圳推動新一代產業革命,帶動半導體、面板、手提攝影機等相關產業。

這代表了什麼?深圳過去是中國大陸低價勞力製造的代名詞,現在卻脫胎換骨變成全球創新中心,引領明日科技潮流,全世界最好的公司都在這裡集合。

馬雲上周也語出驚人,宣稱「電子商務」這個概念將被淘汰,未來「新零售、新製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能源」五大變革將顛覆各行各業。這是一個重新定義自己、把核心業務徹底推翻的驚人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