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我們加入了自然觀察團體,每週花一個下午固定到台北近郊的山麓、步道探索,帶隊老師並不侷限這群孩子的可能,上週心血來潮的就帶孩子走條祕道衝到七星湖。

雖然妹妹腳力一向很好,但是謹慎小心,動作也不算敏捷,跟著隊伍較快的節奏難免有些吃力;加上硫磺味重、與身高等高的箭竹堆很刺手,芒草堆也會掃到眼睛……當這些外在環境的「不舒適考驗」全部一起出現的時候,我心裡大喊不妙,這下子高敏感的妹妹一定會吃不消。

果不其然,就在坡度越來越大的時候,妹妹哭喪著臉,開始唉唉叫:

「媽媽,什麼時候才會到?」

「媽媽,我的眼睛很不舒服。」

「媽媽,味道好臭我好想吐。」

「媽媽,我快沒力氣了,可以休息一下嗎?」

在山稜線上,當然不能就這麼隨意停下休息,我們跟著隊伍繼續走,心志面臨崩潰的妹妹忍不住快哭了出來。說實話,跟在後頭的我自己也有點吃力,滿身大汗不說,腳踝舊傷隱隱作痛,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感覺,的確考驗著意志力。

允許孩子軟弱,就能走得更遠

臉皮特別薄的我此時也覺得不好意思起來,雖說每個孩子特質不同,但是也沒聽到其他孩子「唉」得這麼大聲,頂多只是一直追問老師到底還要多久而已,妹妹的脆弱表現此時讓我心裡備感壓力。

突然間,走在我前面的妹妹在一處落差大的地方滑了一跤,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媽媽,到底要走去哪裡啊?」妹妹哭了出來。

「我也不知道,現在只能跟著隊伍,加油,我們繼續,別再哭了,哭會消耗妳更多力氣。」我盡力維持口氣平穩。

「為什麼我不能哭?」妹妹竟然開始發起脾氣來。

「因為妳剛說快沒力氣,哭也會讓眼睛看不清楚,不是更危險嗎?」心中警報拉起,我拚命叫自己千萬別失控,否則只會雪上加霜。

「可是我就是要這樣哭才能繼續走啊!」妹妹丟下這句話後回頭往前跟上隊伍。

我大大呼出一口氣。原來如此!妹妹必須沿路丟棄情緒垃圾,才能減緩心中壓力,哭叫不代表放棄,發洩之後才有能力面對種種挑戰自己的考驗。因為現場沒辦法按照自己的節奏前進,也無法適時休息,那麼這樣邊走邊抱怨、邊抱怨邊流淚,似乎也是一種允許自己軟弱的表達方法。接下來的我,心頭輕鬆多了,其實孩子沒有要我解決什麼問題,於是我悶不吭聲地聽她一路碎唸,隨著最困難的路段過去,妹妹的情緒也漸漸平靜下來。原以為她真的沒力氣了,沒想到到了目的地,休息一會兒吃吃東西之後,她一路蹦跳下山,再也沒有抱怨。

「哭」就是力量

回家路上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平常鼓勵孩子表達情緒和意見的我,卻無法容忍她的哭聲和抱怨?為什麼我「不喜歡」她的自在表達呢?一向愛面子的她竟然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那我又在意什麼呢?

差一點我就因為自己的疲累和顧忌面子而犯了錯。

哭泣的當下,就是孩子觸碰到自己困難、脆弱的時刻,身為父母的我們應該感到欣慰,我們正在孩子身旁,而且又多理解了孩子一點。最重要的是妹妹哭泣抱怨時並未打算停下腳步,若下次遇到困難打算放棄的時候,才是我們出手協助的好時機吧。

「哭」也可以是種力量。想通了這些道理,下一次,乾脆我也一起拋開自尊面子,痛快地放聲大哭吧!

書籍簡介_世上沒有理想的父母

 

書名:世上沒有完美的父母
作者:羅怡君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總擔心自己想得不夠多,愛得不夠深?
其實一切都是因為,那是「我的」孩子啊。


你被「理想父母」的形象綁架了嗎!?
放棄完美,才能真正聽到孩子內心的聲音。


孩子從我們而來,卻不屬於我們。
父母的目標,不是當完美的父母,也不是讓孩子成為理想的孩子。
不理想,才是真實。在孩子最真實的日常樣貌中,藏著教養的契機。

當孩子把你口中的「道理」當耳邊風←→信任是需要培養的
當孩子對你的「日常關懷」毫無感覺←→多少愛才「夠用」?
當孩子每天都有事要「申訴」←→你眼中的小事不是小事
當孩子跟你說「這不公平」←→公平不是一種絕對
是給孩子自由?還是限制?←→別被一時的「假自由」迷惑
當孩子被批評不禮貌←→是禮貌,還是權力關係?
當孩子對事情的看法與你不同←→保有孩子自己詮釋世界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