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去聽一位據說在大陸發展很好的講師的演講,整場下來重點只有一個:就是大陸年輕人有多強,台灣年輕人有多魯。前者是十足十的「狼性」;後者則是百分百的「小確幸」。當大陸學生清晨聚在一起練習英文的時候;台灣年輕人則是徹夜搭棚買限量球鞋。大陸年輕人拼了老命想出國攻讀學位;台灣年輕人則是紛紛去澳洲邊玩邊做雜工。至於上班族反差更大,許多年輕人為了在北上廣深謀得一席之地,削尖了頭鑽營,寧願蝸居在2、3坪的地下室裡幾年也不放棄。而台灣上班族最在意的卻是能否賺到颱風假,還有明年連假該怎麼請!

老師一流的口才搭配照片數據佐證,讓在座學員都眉頭深鎖,一個個露出憂心與恐懼的表情。最後老師話鋒一轉開始鼓勵大家:台灣人一定要努力,要拿出拼勁,否則不出5年這個島一定完蛋。當情緒達到高點時,老師終於放下了「救命繩索」:要價數十萬元的理財課程。我聽了這價格嚇了一跳,這金額不但可以上完所有大人學,剩下的錢還可以買好幾支iPhone 7...(突然發現我們的課太便宜了!)我心想這麼貴,這些2、30歲的朋友怎們可能負擔得起?沒想到課後至少20~30人填表報名甚至當場刷卡,我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恐懼」果然是最有效的行銷)

今天倒不是來聊恐懼行銷。但我確實發現,越來越多的媒體以及企業大老,都高頻率地釋放這個訊息:「大陸青年有狼性,台灣魯蛇小確幸,把皮繃緊趕上去,否則回家吃自己!」我身邊也越來越多的年輕朋友,尤其是自我期許比較高的一群,心中被這樣的訊息搞的很焦慮:我是不是也該拼命一點,為了美好的將來,像對岸朋友一樣奮力拼搏?

但在此同時,社會上又出現另一種聲音: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錢更不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指標,不該為了工作而犧牲生活與家庭。

一邊要我當狼,一邊要我放羊,我到底該何去何從?

我看過動物星球頻道介紹過獅子的生活。一般人以為獅子在食物鏈的頂端,藉由力量與速度捕獵草食動物,非常的神氣,但其實不然。在非洲草原裡,這些大型肉食性動物其實活得非常辛苦,甚至比多數草食性動物還要辛酸。捕獵不但消耗很多能量,而且失敗率其實很高,電視上播的其實是少數成功的畫面,所以這些大貓多數時候是處於飢餓的狀態,甚至常找腐肉來吃。更別提許多獅子花豹在捕獵中受傷。對於野生動物來說,喪失捕獵能力或受到病菌感染,就只能等死了。

所謂的「狼性」,其實是由辛酸與恐懼推砌起來的。

我在紐約工作時交了好幾位大陸來的朋友,當然也有家境不錯的,但仍有幾位是費盡千辛萬苦才來到美國,不但本身要優秀,還得碰運氣。有幾位是大陸的農村出身,別說來美國,就連能到大城市上學這件事,都被視為這輩子唯一一次的「翻身」機會。還不光是個人喔,甚至是全家人,全村人的翻身機會。如果這次機會沒把握住,命運的另一頭,就是像他們的長輩一樣,一輩子在小農村裡為著明天鍋裡的米掙扎煎熬。

所以每天4點起床背英文算什麼?每天睡在辦公桌底下又算什麼?在我們眼中看似辛苦,但對許多大陸年輕人來說,若不使出洪荒之力,人生的另一頭是完全難以期待的!相比之下,一個只領22K的台灣年輕人,還是可以買iPhone、吃美食、吹著冷氣滑手機,說不定一年還可以出國幾次。對啦~你可以覺得台灣年輕人太不上進了,但如果給大陸年輕人這樣的選擇,我猜很多灰太郎也會瞬間變成哈士奇,在地板上啃著牛奶骨扭來扭去......

說台灣年輕人沒有狼性,好像把錯都怪到這個世代,我覺得太簡化太武斷了。真正的關鍵在於「整體環境的改善」,導致我們對人生的追求,不再受到「飢餓」與「恐懼」的引導,而開始對於馬斯洛金字塔更上層的品質感到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