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這麼多次會,年金改革委員會終於達成一個算有意義的共識與結論:軍公教退休年齡延後到與勞工相同的65歲,雖然其中可能有些例外待討論,但此方向正確亦有意義。不過,政府立即該作的是儘快止血,避免掀起「搶退風」。

這次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共識,主要是讓各職業別的請領年金年齡一致,大家一起向「最苦命」的勞工看齊─勞工請領年金的年齡已開始要逐年延後到65歲才能請領全額年金,最早可提前到60歲領,但每提前1年領就要減少4%,如果60歲就請領等於只能領全額年金的8成。最倒楣的是民國50年後出生者,就在毫無知覺、悄悄的、連抗議都沒有,退休年齡就被延後到65歲。

延後退休請領年金的年齡,其合理性無庸置疑,世界各國幾乎全走這條路,不少國家甚至把退休年齡延後到67歲。公家退休年金制所以會成為納稅人難以承受的重擔、造成社會嚴重的不公,其問題出在2方面:1是所得替代率過高,平均達95%左右,部份可達100%;另1個是退休年齡太早,不工作而領年金的時間可長達25-30年之久,財政難以負擔。

早期公家體系的退休制是所謂的「七五制」(工作年數加年齡為七五),如果以當年師專畢業20歲為例,可以不到50歲就退休;大學畢業任教時約23歲,也可以在50歲左右退休。後來才修改為八五制(服務年資滿25年,年滿60歲;或是任職年資超過30年,退休生效時已經年滿55歲),才能申請支領全額月退休金,未來則要再改為九○制。

看看實際退休年齡數字就可知公家退休年金制的優厚與不合理;平均退休年齡教師是53歲,平均月退6.8萬;公務員是55.7歲,平均月退5.6萬;軍人更嚇人,平均退休年齡44歲,月退平均4.9萬。以平均年齡80歲計,可以領年金25-27年,軍人則達36年。

以此數字概算,單以教師而言,等於延後12年退休才能領全額年金,每個月6.8萬計,從每個延退教師身上少1年就省下81.6萬,12年就省下979萬;每年如果以一萬人計,對減輕保險體系財務負荷幫助極大,每年應可省下超過千億元。

相較之下,勞工的實際退休年齡則是男性62.3歲,女性59.7歲。雖然台灣勞工確實是比較「悲傷」,比公家體系的退休年齡硬是多了那麼多年。但放眼其它國家,其實台灣的退休年齡都已偏早了;日本實際退休年齡男性69歲、女性66.7歲;韓國男性71歲、女性69.8歲,美國則是65歲。顯然延後退休請領年金年齡有其正當性;換個角度看,年金改革如果連這點都作不到,也只是虛幻一場。

至於因職業別因素,是否有些職業可給予提早退休?不是不可以,但應審慎為之。教師團體就反對延後老師退休年齡,理由是「老老師」很悲哀,學生不喜歡,也有師生年齡差距過大的教育代溝問題。如果這個理由成立,那需要高度體力的工作─例如「老工人」豈不更悲哀、更難勝任工作?是否也該讓體力勞工提早退休?

坦白說,不接受延後退休年齡的理由除了為保障既得利益外,實在難成立。只要保有教學熱忱、願意學習、與社會脈動保持一致,以現代人體能身心保養狀態而言,說「老老師」就無法勝任,難謂事實。

事實上對要提早退休者、不論是教師或公務員,其實可在制度設計上解決個別意願問題,方式就是仿效勞工退休制。勞工其實都可提早退休,只是如果尚未達到某一年齡無法請領年金;甚至到請領年金時領的金額,也與投保年資掛鉤。

因此公教體系亦可仿效,讓退休與領年金的年齡脫鉤,領取年金的高低則又與服務年資掛鉤;對覺得已難以勝任或想早退追尋自我生活的教師而言,也許55歲就可退,但卻必須等65歲才能領全額年金;最快可提早到60歲(仿效勞工)或63歲請領,但必須減額領取,每個人可依自己情況與意願作抉擇。如果以這種方式規範退休年金,其實八五制或九○制的差別意義已經不大了。

至於對年齡較大者採改變工作內涵或減薪降低工作負荷等作法,可作、該作但不能影響延後領年金年齡的大方向,而且各職業別不該有太多的例外出現。接著政府該思考且立即作的是在改革定案前,避免掀起「搶退風」;而教師團體的「老老師悲情」這種缺乏說服的理由,就別再提了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