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常有人開玩笑地表示,台灣的問題就是太民主,以致於什麼事都做不成,應向中國大陸學習,多一點專制,才能貫徹政府政策,這個時間點終於來了。

最近彰化縣長以環保理由,勒令台化汽電共生鍋爐關廠,引發激烈抗爭。雖然經濟部承認台化符合法規,但介入協調無效,台化彰化廠確定停工。

彰化縣長表示:「為了彰化未來的發展,台化沒有理由留在彰化市區!」他提到全世界所有地方的發展,都是先有工業再逐漸轉型商業。

如果在中國大陸,大家會覺得天經地義,地方政府要重作都市規劃,企業能不配合嗎?連富士康都不得不向深圳市「騰籠換鳥」政策低頭,遷移他處,深圳也順利轉型成創新城市。

去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大同」,描述山西大同市長,為了重現文化古城風貌,強迫遷移50萬居民,重新安置全市近30%總人口,令人嘆為觀止。

現在大陸主要城市,已很難找到有工廠位於城市內,早年在市內的一些台商,早已拿了補償金改做房地產或投資了。

全世界有不少工業區轉型成功的例子,例如德國魯爾工業區,原為煤礦和鋼鐵中心,後轉型為文化重鎮;還有西班牙畢爾包,原為破舊的重工業城市,透過引進古根漢美術館,成功塑造嶄新的城市性格。

彰化縣當然有想像未來的權利,谷歌已在彰化建置三座資料中心,政府也計畫在彰化外海興建離岸風力發電機組,這些都是明日新經濟的亮點。

問題是什麼?台化基本上是合法的,政府沒有權利強迫要求其遷離。前一陣子著名的苗栗大埔事件,政府為了徵收土地興建科學工業園區,強制拆遷房屋,引發爭議,演變成社會政治事件,最後被法院判決違法。

台化員工激烈抗議,希望保障工作權益,但似乎沒有得到太多關注,無法和前一陣子國道收費員相比,為什麼?因為台化是財團,而收費員卻是弱勢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