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離開職場後我常旅行,平均一年兩三個月,大都採用自助背包客的方式,每次從十天到一個月不等,足跡所至,五大洲全都到過,花在旅行上的時間不可謂不長,覆蓋範圍不可謂不廣。

即使如此,心中卻一直有一個夢想,想從事一趟真正的「大」旅行。和一般旅行不同的是,大旅行的時間必須夠久,去的地方必須夠多,見到的生活方式必須夠怪,自然景象必須夠奇,一趟真正能深入觀察和思索外在世界,並以此為鏡,反省和認識自我內心的旅行。

這事說來容易,做起來難,年過半百,要像背包客一樣上山下海,隨遇而安,兩三個禮拜還勉強,再長就得豎白旗投降。體力不堪負荷之外,腦力也無法承擔規劃各式交通,住宿的繁雜,和應付各種突發狀況的壓力。就這樣,一年拖過一年,年齡越來越大,大旅行與我越來越遠。

三年前一個偶然機會聽人提起郵輪旅行種種,心中奄奄一息的大旅行夢突然活了過來。想想看,不管去多少地方,多長時間,總是住在同一艘船上,睡在同一張床上,生活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最重要的是船是活動的,能帶我逛五大洲,七大洋,不用趕飛機,拖行李,而全部這些只要不到傳統旅行一半的價錢,夫復何求?

即使如此,我還是猶豫了將近一年才決定「下海」,人很奇怪,沒完成的夢看起來都很美,一旦夢境離自己越來越近,才發現原來也有各種不太美的地方。費用就是其中一個,這麼大的行程,每人幾十萬台幣的花費或許相對來說不算太貴,但誰規定有錢非得花在旅行上?

我在內心和自己鬥爭許久,想過不少其他替代方案,例如換一部好車,或買張球證,或幫老婆買奢侈品,或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等。同時間我還不斷徵詢那位,被我形容為「體內流有吉普賽人血液」老婆的意見。最終,被她的一句話給說服了,她說「人生經歷大於物質擁有,去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