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遠可溯至1894年興中會時期「銀會」(類似今日向大眾募股的投資公司)的國民黨黨產,逾百年來仍與台灣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繼上次提到了西門町的電影院,這次我們來談談超商貨架上常見的青島啤酒。

它是在10月7日史上第一次的黨產聽證會中,被國民黨代表呼喚出來的。當時聽證會提到了齊魯公司,國民黨現任「大掌櫃」,也就是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委邱大展說,他整理該公司歷史資料之後,會跟黨產會申報,看能不能追回齊魯在中國大陸的財產,「因為都被共產黨用不法手段拿走了。」邱大展說。

有趣的是,自從2005年國共兩黨主席連戰、胡錦濤會面,兩黨破冰以來,國共雙方經常魚雁往返,但國民黨都未曾向共產黨「討黨產」,如今反而叫台灣政府去追回來。

無論如何,青島啤酒的歷史,確實有助於我們瞭解國民黨黨產的一脈淵源。青島啤酒是在1903年德國租借時期由德商設立,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啤酒廠被日本人拿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換成戰敗的日本人交出資產,理論上該屬於國民政府接收的國有財產,不過當時大家忙著國共內戰,青島啤酒廠變成了國民黨黨營事業齊魯公司的旗下資產。後來國民黨敗戰來台,啤酒廠和其他齊魯公司的房地等財產,用國民黨大掌櫃的話就是「被共產黨用不法手段拿走了」。

不過,國民黨在台灣很快就振興了黨營事業。第一家復業、辦理公司登記(1951年)的就是齊魯。早年齊魯主要是做兩樁穩賺不賠的業務,一是炸藥,大客戶是國防部,以當年台海前線砲火不斷,炸藥需求不在話下。二是橡膠,經濟正在起飛的台灣,作為輪胎等原料的橡膠自然也是好生意。

漸漸的,元老級黨產的齊魯公司,累積了許多不動產和國民黨轉投資事業的股票,主要獲利來源也就從實業變成賣地賣股。雖然國民黨要行政院的不當黨產調查委員會幫它去山東討回齊魯財產,不過,即使近年陸續賣老本,其實齊魯目前在台灣還是頗有資產,黨產會倒也不必捨近求遠,「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例如新北市中和區的環球購物中心,就是齊魯出土地,與冠德建設合作興建、營運。

像齊魯這類的黨營事業,究竟該看成是在台灣經濟百廢待興時,協助政府投入民生建設,還是趁著台灣經濟大發,取得政府特權經營有利事業?其實,一種簡單的判斷標準就是看看國民黨這生意是否「無本」、穩賺、沒競爭。例如接收日產,例如沒有公權力護航也做不到的火藥。

與其花大筆律師費與政府周旋、護產,國民黨或許該回頭看看,他們在中國大陸時期,黨庫主要收入來源是從黨員入黨「銀五元」、「入黨金一元」到「黨金十圓」…,以及黨員「常年捐」、「所得捐」、華僑捐款等各種捐款而來,黨營事業的貢獻有限。相對地,近半世紀,國民黨從房、股、黨政商合資事業,輕鬆賺取每年數十億獲利,黨產取代了黨員,成為國民黨財力,甚至向心力的主流。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說要找回黨的革命精神,那就先從找回當年的財源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