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確認「坊間傳說」講的陰莖尺寸與身高和腳的尺寸有關這點,是否有事實根據,我們研究了63個性能力正常的男人。我們測量了他們的身高及勃起時的陰莖長度,記下他們的鞋子尺寸來替代腳掌長度。

由統計上可知,陰莖長度與體型及腳的長度兩者有關,但是只有弱相關係數。實際上身高與腳部尺寸,並沒辦法用來量測陰莖長度。─摘自貝因與辛門諾斯基的報告

正式宣布–搞笑諾貝爾獎統計學獎頒給:多倫多西奈山醫院(Mt Sinai Hospital)的傑拉德.貝因(Jerald Bain)與愛柏特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的凱利.辛門諾斯基(Kerry Siminoski),他們以其嚴謹測量後所做的報告「身高、腳掌尺寸與陰莖長度之間的關係」(The Relationship Among Height, Penile Length, and Foot Size)而獲獎。

他們的研究發表於1993 年《性學研究年鑑》第6冊,第3集第231至235頁。

科學最大的用處,在於可以告訴大家:「人們」所相信的事是否確實是真的。傑拉德.貝因醫生與凱利.辛門諾斯基醫生,檢視了人類相當重視、擔心的一個信念;他們研究這問題的方法是用一把尺。

貝因醫生與辛門諾斯基醫生寫道:「坊間流傳一種說法,說男性陰莖的尺寸可以不須直接測量,而由他整個體型,或者量測他身體的其他器官(像是耳垂、鼻子、拇指或是腳掌)來估算,並且推估它的長度。根據這樣的假設,一般假設陰莖與其他這些器官的尺寸,不是成正比就是成反比;為了讓此研究更符合科學精神,我們以兩個人體的變量─身高與腳掌長度,來研究它們與陰莖長度之間的關係。」

為了做這個研究,貝因醫生與辛門諾斯基醫生召集了63名,願意讓人量測相關部位的男人。在報告裡,這兩名醫生沒有詳細說明,他們是用了什麼方法召募到這些男人的。

貝因醫生與辛門諾斯基醫生測量了他們身體的各部位,他們的身高介於157到194公分,腳掌長度介於24.4到29.4公分。陰莖長度則介於6.0到13.5公分;這是在陰莖勃起時量測的。在報告裡,這兩名醫生沒有詳細說明,是用了什麼方法讓這些人的陰莖勃起的。貝因醫生與辛門諾斯基醫生用手中的資料做了數據分析。他們對於所使用的最小平方線性迴歸法(least-squares linear regression),就詳加說明了。

他們的分析結果指出,一個男人的身高與其陰莖長度,是弱相關性(弱相關是他們的說法);而腳掌長度與陰莖長度也是屬於弱相關性。他們的結論是:「我們的資料⋯⋯可明顯看出,要從腳掌大小或身高來預告某人的陰莖尺寸,實際上是沒有用的。」

由於傑拉德.貝因醫生與凱利.辛門諾斯基醫生讓一般人也覺得統計學很有趣,因而贏得了1998年搞笑諾貝爾獎統計學獎。貝因醫生自費遠道從多倫多前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在領獎時,他說:「這是個真實的研究,也是個非常重要的研究,我希望大家能認真看待它。民間一直有個傳說,指身體特定部位與腳掌大小有關係。我一直到幾年前才真正曉得這個傳說,那是從我已經過世的岳母那裡聽來的。我那已經過世、摯愛的岳母大人,是個非常好的女人,我非常敬愛她,我想她也非常喜愛我⋯⋯」

「在某一天,當時我們有三個小孩─現在是四個─我岳母對我老婆說:『妳有看到傑瑞的腳有多小嗎?』我親愛的老婆雪拉就問:『怎麼了?』我岳母回她:『妳不知道嗎?』」

「為了解答這個沒完沒了的問題,我索性做了這個研究。我必須告訴大家解答,沒錯,這非常(很難找到適切的字句來說明)這個答案是『相關性非常微弱』。但是身高與陰莖長度仍然有關聯,所以高、壯的人這只是對應其體型大小罷了。不過,有信心點,因為要是女性朋友要藉此來判斷它可能多大,那是愚蠢又膚淺的;要靠外型來判斷大小非常困難,因為大家要知道,最重要的事在於能勃起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來那天,貝因醫生在哈佛開講,說明他對於量測陰莖及身體其他部位這方面的著迷與專業,並且佐以彩色幻燈片、統計圖表與他個人的紀錄,舉例說明他的論點。

哈佛物理學教授羅伊.葛勞柏(Roy Glauber)清掃著台上的紙飛機時, 諾貝爾獎得主(由右至左)理查.羅柏茲(Richard Roberts)、威廉.李布斯康(William Lipscomb)與杜德利.赫許巴哈(Dudley Herschbach)展示了他們的特大號大頭鞋。

謝爾頓.格拉肖(Shelton Glashow;可從葛勞柏肩膀上方看到他)趕緊要加入他們。這些諾貝爾獎得主起身,向貝因與辛門諾斯基贏得搞笑諾貝爾獎的報告〈身高、腳掌尺寸與陰莖長度之間的關係〉致敬。

本文摘自行路出版的書《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The Ig Nobel Prizes),作者亞伯拉罕斯是哈佛大學出身的數學家,也是每年全球科學界盛事的「搞笑諾貝爾獎」創始人,此外經營趣味性科普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報》,以及該雜誌非常受歡迎的網站www.improbab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