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到「這一代的孩子還真不懂得『尊師重道』和『敬老尊賢』」這樣的評論。想想,「世風日下」的說法,還真是「代代傳承」啊!記得我們的長輩也同樣這樣說過我們,而現在再由我們繼續這樣說下一代。我常想,是真的如此?還是,當人成為了「長輩」,就會突然對於別人是否「尊敬」自己,特別敏感了起來?

要孩子明理,家長必須給合理的理由

常在一起的朋友,應該都已經很習慣我們家「沒大沒小」「平起平坐」的互動模式。其實,真實狀況沒字面上感覺得那麼恐怖啦!我們家姐姐不會對我大吼大叫,也從未對我甩門狂吼,或者出現要我閉嘴之類的連續劇情節。我們中間,從沒出現過這類典型的「青春期家庭狂暴期」。有不少朋友問過我,怎麼和青春期的孩子仍舊有好感情?我想或許與今天聊的主題有關。

我們常希望孩子「明理」。明理,代表「明白事理」,代表腦袋主導,多過於被情緒或感覺淹沒。如果要孩子明理,父母親就不能總是講不出個道理來。要孩子Reasonable,就得要給孩子合理的Reasons去理解和遵循。

「因為我是你的OOO,所以你不能這樣跟我說話(或『所以你必須聽我的』)」,基本上,就是個很「沒道理」的說法。所以,我「嚴禁自己」跟孩子說「在我的屋簷下,就得要聽我的」或「Because I said so」這樣的話。

總覺得,如果得要用上這樣的「王牌絕招」,不就代表我輸了嗎?代表我無法情緒穩定地拿出道理來說服對方,而得要用上「位階」和「年歲」來要求對方買單,而孩子相對也能用「因為我比較小所以不會」或「因為你是長輩所以你要讓我」這樣的論調來要求家長,不是嗎?

當用這樣的句子來堵住孩子的嘴,許多「道理」就變得沒有討論的意義了。因為孩子無法改變我是他媽媽的事實,然而,我是他母親,並不應該是孩子「聽話」的原因。

要講理,不能無理

我常對姐姐說,妳不需要「聽話」,也不需要「乖」。然而,妳需要知道什麼是有道理的,要會分辨是非對錯,不能無理取鬧。更不能覺得,因為「我是OO」所以就可以不講道理。

這OO,可以用許多不同身分取代,例如孩子、姐姐、你女兒、女生、台灣人、長得比較高、比較美、比較有錢…,我還能繼續舉例。總之,要講理,不能無理。

明理,代表沒有任何一個身分可以凌駕於「道理」之上。所以就算是一個100歲的老爺爺,也不能因為他100歲,所以就因為他喜歡而要求我們在他面前親他的腳,除非他能說服我們,或我們心甘樂意。

同樣的,我身為母親,也不能有此特權。她的弟弟,也不能因為比較年幼,就可以不講道理地欺負姐姐,彼此講道理,因此就能彼此尊重。

我完全不覺得姐姐對我的態度,可以用「尊敬」來描述,但絕對是非常「尊重」。她不會不經同意拿我的東西,不是因為怕我,不是因為我是媽媽,而是因為不該這樣對任何一個人,應該要尊重「每個人」。

她進我的門,一定會敲門,不是因為我規定的,而是因為我也同樣會敲她的門。她不會對我大呼小叫,不是因為我會生氣,不是因為她是我女兒,而是因為「明理的人不會任由自己大呼小叫」。就算對一些事情,一開始我持反對的態度,但若她能在聽完我的道理後,說出個她的道理,完全說服我,做媽的我也會放下原本的反對,甚至協助她將事情完成。

她做錯事情,必須跟我道歉,就如我如果錯了,也必須跟她道歉一樣。而且,我往往要求自己要道歉得比她更快一些,因為,我是「長輩」。身為長輩,應該不是比較玻璃心,要求對方尊敬自己,反而應該是更有「情緒管理」和包容的能力。

我是長輩,所以你要尊敬我?

然而很遺憾地,我卻看到許多長輩習慣用「你得要尊敬我」的觀念在教導下一代。例如,見到老師要鞠躬,進門要說「報告」。但,能否改成「見到對方,向彼此問好」,「進彼此門前,同樣都先敲門等回應」?

父母對孩子失控吼叫,是在教小孩,「我是為你好」,而兒女生氣吼叫,就是不孝,「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樣的例子,還能舉很多很多…,不只在家裡、學校,整個社會長期以來,都習慣用這樣的方式來「期望」某些族群的人消音或順從。這真的很讓人遺憾,因為我們的孩子也因此會失去「明辨是非」與「講道理」的習慣,等他們長大後,又成為了要求下一代「無條件順從」的長輩。

希望孩子學習「明理」與「尊重」別人,父母親也必須「明理」與「尊重」孩子才行。因為,尊重是雙向的。而尊敬,無法靠要求,而是靠贏得的。

一旦不以「我在上,你在下」的立場來要求,身為爸媽的我們就得要增強自己的「思辨能力」,一些「直覺上覺得不行」的事情,就得要思考究竟為什麼不行,思考如何用不同階段的孩子能理解接受的方式,讓他們「心悅誠服」。

孩子小的時候還容易,因為通常有個更好玩的東西,就能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了。而且不管怎樣,他們都會奔向媽咪的懷抱。但如果面對10歲以上的孩子,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用道理告訴孩子事情背後的原因

跟孩子說「不可以」的時候,後面要加入個「為什麼」。對他們提出什麼要求的時候,也要有個「所以然」。

這對從小在權威教育下長大的我們這一代,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有時候我也覺得凡事講道理好累,真希望丟出一句「我是你媽」來解決啊!

然而,當我們能夠要求自己事事都思辨,隨時都能用「道理」去讓孩子明白做和不做所有事情背後的原因,等到孩子漸漸成年後,要彼此尊重地坦誠對話,也變得像喝白開水一樣容易了!這是我在姐姐成長過程中所感受到的。

這過程一開始絕對辛苦,下直接的「指令」對父母親來說,當然是比較容易的。然而到了孩子的思辨能力漸漸養成,爸媽的「講道理」功力也同時加深,面對許多狀況也更有智慧了。此時,就要感謝上天:孩子,總是讓我們有不斷成長的機會啊!

本文獲「Carol 凱若媽咪的教育實驗」授權刊登,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