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田太太便當之路,Start ~

讓阿桃上班更開心的造型便當,就是這樣子誕生的呀!

因大學時到日本交換留學,辛苦的留學生涯期間誤打惡誤撞的認識了老公阿桃,因此展開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日本人妻生活。

剛結婚時,阿桃是公司新人,每天幾乎都是早上七點出門到晚上十點過後才回家,加上日本公司的制度與文化,並不是我這個外國人可以輕易理解的,很想替辛苦上班的先生分憂、打氣,又不知如何是好,看著喝掛的阿桃常是急得掉眼淚。

而阿桃也因為心疼看不下去,想轉移我難過的注意力,便試探的說了一句:「明天做個造型便當給我?」

因為他那句話,手拙的我做了第一次的麵包超人便當,卻意外的受到公司裡的歐巴桑職員們的歡迎,讓阿桃在公司的人緣日日攀升,一開始對料理一竅不通的我,決定開始學做造型便當。

當然,為了減輕餐費的負擔便更深入的研究食材,才能省錢又變化更多卡通造型便當呀~

胎胎跟阿桃的相遇

多年前,還是日本留學生的我,每天拖著沉重步伐的往學校走去, 又要開始鴨子聽雷的課程,又要開始孤零零的吃飯,想到就恐慌無力。

原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卻在命運安排下的某天下課後, 一樣完全聽不懂老師所教的到底是英文還日文, 正感到很受挫且一邊收拾書包的我,完全沒發現位置前面站了一個日本人。突然一句:「Are you Japanese?」 讓我緊張到不行的用中文就急忙想澄清自己是台灣來的,當下,那個長得很像木村拓哉演的日劇《CHANGE》裡鳥巢頭總理的日本人,睜大雙眼看著我,頓時,我們倆都臉紅笑了。

原來日劇的浪漫都是騙人的跟木村一樣,偏迷你的身高,一頭自然的微鬈褐髮,一樣的深色膠框眼鏡的阿桃,呆傻的站了一會兒後,他自告奮勇的說要幫我買課本。第一次,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當天晚上我因為多了一位長得像木村的朋友而開心到失眠… 而這也是我們台日夫妻相遇的第一幕……

認識他以後,才知道跟日本人交往,並不像日劇情節那樣浪漫有趣,更不可能如《流星花園》,天天有豪華轎車接送,也不是住在大到會迷路的皇宮,更不會有花不完的錢與信用卡。小日子就和普通老百姓一般,甚至平凡的微不足道。

在物價居高的日本生活,兩個人約定每月伙食費只花日幣兩萬(約台幣五千多元),連一件大衣的單價都比不上。但在這當中,阿桃卻教會了我許多看似丟臉,卻驚訝連連的省錢小撇步,也讓我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節約省錢的日本主婦魂。

每天幫日本老公做便當,只為了讓他有好人緣...這是一個台灣女孩為愛料理的故事

為了愛,而料理

說真的,在台灣生活,不會料理我依舊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夜市攤販讓人眼花撩亂,選擇也多樣,抱著一樣的心態來到了日本,才發現在自家開伙真的可以節省很多。

當初根本不會料理的我,只得靠阿桃忙一整天,很累了還得做菜煮飯。但在製作過程中,他卻像一位小老師,要求我站在一旁學習當小助手,並強迫得作筆記。

從洗米,拿刀,選菜,熱鍋,所有步驟及小細節都不放過,做錯了就不斷重來,直到他覺得可以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