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昨天頭版報導,檢調發現,鑒機有關貸款內容的董事會記錄遭到竄改,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疑涉入不實核貸,事後刪除與重要關係人的手機訊息紀錄,向法院聲請羈押蔡友才,並約談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

《商業周刊》早在八月底即獨家揭露蔡友才與尹衍樑的借貸關係,蔡友才任內兆豐金對潤泰集團借貸超過兩百億元,為各金控之首,並點出鑒機資本額從八十億元暴增至兩百億元,背後錢從哪裡來,引人好奇,此為連結

蔡友才為何刪除相關紀錄,實情有待檢調釐清。但銀行高層曾透露,銀行決定是否借貸,以及利息多少等,不完全是看授信對象的還款紀錄等「硬」數據,中間有人為操作的模糊空間。換言之,「情與義,值千金」這句話,是適用於銀行與授信對象的。

至於蔡友才是否「明顯違反」《銀行法》,根據銀行法第三十三條:「銀行對其持有實收資本總額百分之五以上之企業,或本行負責人、職員、或主要股東,或對與本行負責人或辦理授信之職員有利害關係者為擔保授信,應有十足擔保」,並且「如授信達中央主管機關規定金額以上者,並應經三分之二以上董事之出席及出席董事四分之三以上同意。」

蔡友才算不算法條裡的「有利害關係者」,有沒有護航鑒機取得兆豐金的貸款,這還得看他何時參與鑒機籌備、合作意思的聯繫,以及授信的時間點,都是檢調的查核點,不會只看蔡友才何時離職;另外,兆豐銀的董事會有沒有同意借貸,董事會紀錄裡怎麼談,也許會是另一個調查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