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科學教室要徵新老師,我把需要的條件與薪資在網路上做了公告。有位應徵者的履歷較為突出,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大學博士班男性學生,他對我們以「動手與觀察」為主的教學方式表示非常有興趣,想以兼職的方式應徵科學課程講師。

我覺得對方條件不錯,也很有熱誠,為了跟他可以有較深入的交談,所以就只約了對方一個人來進行面試。對方比約定時間早到,我跟他介紹了我們的環境、教學特色、上課方式後,他很感興趣,於是我們進一步對我們的實驗器材進行操作,我也藉此看看他的動手能力,面試時間已經過了40分鐘,一切我都覺得很順利。

我開始準備介紹一些公司制式的規定時,對方忽然轉了話題......

男:「老師,您覺不覺得這邊給的薪資有點偏低?」

我:「網路上的公告是我們公司對新進老師的規定,當然老師的表現如果真的很出色,我們也會依老師表現有調整。」

男:「老實講,我也在很多補習班教過,大部份補習班的時薪是XXX元以上,這邊的是偏低的。」

我:「每一個單位的薪資本來就未必相同,我還不了解一位不認識的新老師具體表現前,我只能在網路上公告我們的基本薪資。」

男:「所以這邊的薪資有沒有辦法再調高一些?」

我:「這邊不止有您一位老師,而我們對每一位老師的待遇都是平等的,如果我對你有特別較高的起薪,那其他老師會怎麼想?如果老師的表現傑出,自然會有對等的報酬。」

我接著介紹其他基本規定……

我:「教得好或不好可能是主觀,一開始我不會對這個太嚴苛,倒是有一些顯而易見的錯是絕對不可以犯的,像是遲到……」這時我忽然被打斷……

男:「老師,因為我白天念書的地方跟這邊有一段距離,如果有時候來不及的話我一定會先打電話來。」

現在換我想要打斷他,我:「等一下,你是說我們網路上寫的上班時間,你沒有辦法配合是不是?」

男:「不是啦,只是因為我在學校要待到5點,那時候又是下班時間,萬一車多的話有可能,有可能會晚到一些,如果來不及我一定會提早打電話過來。」

我:「上課是一件有責任的事,不可以遲到是基本要求,如果現在你就覺得有可能會遲到的話,那我們可能沒辦法用你。」談到這裡,我知道今天是白談了。我也開始把話題導向沒辦法聘用這個結論上。

這時候,對方又說了一句:「這樣好了,讓我們各自再考慮一個晚上再做決定好了。」雖然我心中已經有了想法,我還是笑笑的回答說okok沒有問題,希望他好好考慮。我準備起身送對方去坐電梯,他應該是對薪資覺得不滿意,所以又語重心長的叮嚀了我一句:

「老師,如果你只用香蕉,那你就只能聘得到猴子。」

這篇文章我是從公司的角度來寫的。一份徵人公告已經寫明了薪資與工作時間,如果應徵者對薪資不滿意、或是工作時間沒辦法配合,照道理講就不要去這間公司投履歷就好了。從公司的角度來看,去面試了半天也只是浪費雙方時間而已,公司的制度不可能因為你一個新人而改變。

不過我想換個角度從應徵者的角度來看看,他今天為什麼要跑這一趟?以下是我的假設,我把底下的第一人稱換成是這位應徵者,來猜猜他在想什麼?

應徵男假想內心戲

我看到了網路上有一間強調「動手與觀察」的科學教室,它跟我以前打工的傳統升學補習班很不一樣,感覺好像很有趣,如果能在那邊上班應該很不錯。不過這間補習班有點遠,我下課再過去那邊搞不好會來不及上班。那我要放棄嗎?還有一點,這間的薪水有點少,不過我好歹是碩士畢業,應該不止這個薪水。好吧,年輕就是要衝,不要想太多,先投履歷再說。而且我真的好想要這個工作,怎麼可以輕言放棄,我要盡力去談談看,就算只是去了解一下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

(回到我是X博士)

如果你是應徵男的朋友,或許你也會鼓勵他來試試,從他的角度來看,他努力想進到理想工作單位的念頭是沒有錯的。從公司的角度來看,就會覺得他明明不符合應徵規定還來,真是浪費了大家時間。

有很多文章會寫到對剛進職場的年輕人有什麼不滿意,常常嫌年輕人怎樣怎樣,這些我已經不用再寫了。我這篇文章真的想說的是,世代變了、想法在世代間產生差異。公司代表的是中(老)生代,會被公司嫌的新生代年輕人肯定會越來越多,除了「嫌」之外,用人單位還可以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