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麥當勞用早餐,突然被旁邊一桌的景像所深深吸引。

這是一個老人,大約有80多歲,以及他的印傭。老人在發呆,迷茫的眼神,呆滯的表情,印傭則在聽音樂,同時玩她的手機,他們這樣坐著大約有20分鐘了,完全沒有一句對話。老人站起來時步履蹣跚,抖得很厲害。

我不禁想起父親在世時晚年的情況,我很少去看他,不知道他是否也有很多時候像眼前這位老人一樣,唯一的差別是他不吃麥當勞。

那麼,我老了又會如何呢?時間快速跳到2030年,我開始想像以下的場景:

我在麥當勞,旁邊陪伴我的是一個聊天機器人,我們進店裡的時候他就把我愛吃的東西點好了,同時完成電子支付。三分鐘後,另外一個機器人滑行過來把食物端給我。

我很無聊,沒有書看令我心煩,機器人舉起其胸前的大尺寸平板銀幕,開始講話:

「現在我們來看第三章87頁…」

我不耐煩地轉動按鈕,換成另一個機器人模式,他們共用一個身體外殼,但其實有好幾個不同的靈魂。他們有很強的學習能力,每一個機器人根據其後天環境會有不同的智能和性格,我聊天的時候喜歡換一台機器人。

「黃Sir,您好,我是小茜,接下來由我為您服務。」

我不喜歡沒有內涵的女生,但也不喜歡太精明的女強人,當初設定的標準是「60%的林志玲」+「40%的蔡英文」,小茜聰明,善解人意,但不會太pushy,還是有女人的溫柔婉約。

「您想要看書還是聽音樂?昨天您看了一半 『周杰倫50歲生日演唱會』,我來放下半場給您看好了。」

時間拉回到現在,我從白日夢中醒來。聊天機器人不是幻想,現在正在發生:鴻海/軟銀共同開發了Pepper,亞馬遜的智慧助理Echo在美國賣得火紅,Google剛推出虛擬個人助理Allo,Facebook則有 Messenger platform供企業打造專屬聊天機器人,LINE上周宣布將推出聊天機器人(虛擬軟體平台,非實體機器人),打造智慧生態圈,基本上和Facebook策略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