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市低迷的現在,教養書卻總有不錯的銷量。我預測,將有另外一類主題的書將要出現:「逆教養」。

親職教養,談的是父母怎麼教養兒女,幫助兒女認識世界,怎麼待人接物。

「逆教養」,則是關於長輩如何長期的,全面地,從晚輩學習新的社會風氣、資訊運作、科技進展,認識世界,以及待人接物、應對進退。

「逆教養」在過往是不會發生的。如果科技、生活方式變化緩慢,在一輩子的人生中什麼都沒有明顯的大改變,吃過最多鹽、走過最多橋的人,就有最多的經驗、知識、技能,晚輩永遠聽長輩的,沒有懸念。

過去二十幾年,情況慢慢有所不同。春江水暖鴨先知,一切新的科技與運用,早接觸又快上手的,往往是年輕人 -- 他們之前沒學過其他的工具,沒有長年習慣,沒有轉移成本,什麼最好用就用什麼。多數長輩都會偶爾要「網路原住民」幫忙修一下電腦、處理一下網路。

但隨著各種變化的加遽加快,父母偶爾破例,含羞帶怯地向兒女問個操作面的枝節問題,已經遠遠不夠。我們要意識到,許多父母輩可以從兒女輩學習的深度與密度,也許已經需要動用「教養」兩個字來描述:它該是持續的,該是常態的,該是關於人生全面的 -- 就和父母教養嬰幼兒一樣,只是方向剛好是「逆反」的。

代際落差,得填補

因為,我們的代際落差已經不只是個技術細節問題,不只是某個軟體上的功能怎麼用,不只是電腦當機了怎麼辦。

這是聲望名譽問題--而網路上,年輕世代的性格偏好,對談風氣與習慣,和前網路時代的長輩大有不同。無論是預防失言,還是在失言後的災情控制,長輩們既然踏入叢林,就需學習自保。

這是生活品質問題 -- 過去二十年,普遍薪資不升反降,凡是用錢買的東西,我們擁有得到的都會縮水。只有在網路上,我們能得到大量知識、服務、享受,不但優質,而且便宜。一個會用谷歌地圖的人,去任何陌生的地方都不易迷路;美國總統大選辯論,第一時間可以看到高畫質直播,而且非常穩定。父母輩若學會擅用網路資源,生活可以過得更開心。

這是健康財產問題 -- 踏上網路,有各種方便,也有多種詐騙。各種關於錯誤的交通罰責、誇大的醫藥衛生資訊、虛構的可憐兒童需要捐助…即使網路上用關鍵字一查,就發現早被揭露破解,在Line上還是可以繼續傳播多年不死。騙個情緒就算了,有時候是會騙到金錢,騙去健康。

這是商業生計問題 -- 當年輕世代的流行不同,行為不同,想法不同,許多商業手法與面貌就要隨之轉換。兒女的流行是父母流行的領先指標,從智慧手機、Line、臉書、寶可夢…無一不是年輕人先著迷,長輩後跟進。長輩愈擅於觀察和解讀年輕世界的想法與偏好,愈能提高商業上勝出機會。

這是民主體質問題 -- 從大巨蛋到核電,從護樹到國防黑幕,從在網路上多面向、大量深入的訊息,而且通常不會消失。在決定政治議題的立場之前,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傾向先查閱多方資料,由理性和整體共善的角度出發做判斷。長輩們在這方面需要跟上。

這是親子關係問題 -- 隨著兩代之間的數位落差日漸嚴重,甚至類似身處平行世界 -- 許多父母的知識見解來自親友同事小圈圈,閱聽少數紙媒和本地電視台,喜愛誇張離奇的鄉土劇;而他們的兒女的見解可能來自全台灣、兩岸三地,甚至世界各地資訊的匯流,閱聽世界各國的影劇與報導中的精華。許多兒女和父母的思維方式和美感直覺沒有交集,甚至無法溝通。

數位落差,不只城鄉有別,更有世代鴻溝,若不填補,代價愈來愈大。

年輕人,必如我師焉

因此,這個時代需要「逆教養」-- 這是父母輩需要建立的意識,也是子女輩需要擔起的責任。父母教養兒女,帶他們進入成年人的世界。在這個時代,如果還有所謂的「反哺」,也許不是給父母金錢或是食物,很可能付出心力「逆教養」帶領父母進入現今的新世界。

兒女及晚輩在現在的風氣下,也許不易主動的擺出「我來教導你」的姿態。如果長輩高傲防衛,要溝通和分享想法就非常不易。但若偶爾遇到長輩有學習的意圖和雅量,晚輩一定要客氣、尊重、和善地分享見聞想法。

而長輩們要習慣對於一些看起來奇怪的事,問問兒女或晚輩的想法,聽聽他們的意見。當他們的意見和我們所想的不同,切勿訓斥開罵,學會欣賞的心態:「原來有人這樣生活、這樣看待人生」。不必要「變得和他們一樣」,不必「認同一切想法」,但是知道「他們這樣想,可能也有道理」就很重要。

長輩們最好能明確地表達,歡迎晚輩告訴他年輕人的新玩意,無論是新的軟體,新的節目,流行的風氣活動;無論是透過聊天,或是三不五時傳個網頁聯結。我們要常常感謝兒女或年輕人這麼做,幫我們開拓眼光;我們千萬不要覺得自尊受到侵犯,被「看不起」。

「逆教養」的觀念不是質疑或否定誰,這是一個時代的狀態。這一代的父母需要這麼做,等我當四五十歲之後,我也得向十幾歲的年輕人請教。我有決心,當我邁向中老年的時候,我和年輕人學習請教的殷切程度,要和我年輕的時候上課學習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