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教育研討會,午餐的時候我們這桌坐有許多家長。他們多數年約40或50歲,孩子不是在念中學,就是更小一點還在念小學或幼稚園。當周圍有這麼多父母時,很正常,聊天的話題無可避免的圍繞在小孩的教育上。最常聽到的對話像是:

「好的幼兒園,現在一學期要8萬元。但我們要早點報名,我們不希望孩子輸在起跑點上」

「你的外國英文家教如何?我該從什麼時候開始讓我的兒子每天放學後開始學英文?如果我們照正常學校的時程,等到他們9歲或10歲時就太晚了,每個人都會提早開始,你的兒子會在第一天就落後了。」

「我用了很多人脈關係把我女兒提早一年弄去念小學,所以她可以有一個好的開始。在她要念中學前,我要確保她能夠進入私立學校的菁英班。他們會提前一年上課本裡面的內容,把全部三年的課程在前兩年就上完,這樣他們會永遠都超前一年。這會讓他們在高中或大學的時候有更好的機會。」

不管孩子屬於那個年齡群,一個很常見的共同主題是:

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無論需要什麼,不管是從6歲開始每天花更多時間唸書到半夜,每晚或是暑假送去雙語補習班,或是需要排上3年的最昂貴幼稚園,每個父母最大的夢魘似乎是他們的小孩將會落後在起跑點,會是最後一個背起乘法表或英文單字的人。

讓他們的孩子跟著一般正常的時程,有時間可以玩樂、運動,晚上或暑假沒有多餘的課業或補習班,好像會注定讓他們的孩子在長大之後失敗,而這是唯一保證他們會順利成長並充分發揮他們潛力的方式。

快轉到幾個星期後。因為夏天已經快要結束,我們公司許多過去的實習生常常會回來辦公室。最近,有一位實習生回來跟我們說她在一家電視台找到助理編輯的工作,我們都跟他說這很棒。

還記得10年前剛大學畢業的時候,我許多同學也在大電視公司擔任類似的職務。當時這個職位給大學生的起薪大約是32000到40000元左右。有些人,如果你是畢業自頂尖的大學或研究所,是有機會能夠拿超過4萬元的。

那現在情況如何?「喔,現在非常不同了。因為有非常多大學生在景氣不好情況下想要進大公司工作,大企業可以提供低薪但長工時,依然有很多人應徵。比如說,現在不管你畢業自好學校、壞學校或是非常好的研究所。如果這是你第一份工作,那這行業的起薪就是25000元左右。有些甚至會低過這個數字。」

即便比10年前還要底許多的薪水,依然有很多人應徵?是的,沒有比以前少。因為現在經濟不好,而青年就業和低起薪是這樣一個嚴重的問題,但通常,即便孩子在小一點的公司或是新創公司有比較好的待遇、更好的薪水、未來的成長或甚至股票選擇權,父母的反應通常還是:
「是,這些大公司都不好、薪水不佳、對年輕人不夠大方。但景氣不好,工作不好找,所以不要想太多,接受就是了。但在有名的大公司有份工作依然比較好,而且穩定。」

那其他的同學呢?多數的人做什麼樣的選擇呢?最常見的回答是這樣的:

「喔,我1/3的同學正在唸書或去補習班準備考公務員。他們有些人花一年甚至兩年全部的時間去準備考試。對現在許多同學來說,『考上公務員』是他們最大的目標和最重要的事情。」

OK,那最常見的夢想中的職務是什麼?郵局?市政府?水電公司?「我不認為多數人有明確清楚的個人目標。他們先去考試,然後看分數到哪裡再說。同樣,最常見的原因是家長現在積極推自己的孩子去考公務員。我許多同學都答應他們的父母不管怎樣,他們會去考試,好讓他們的爸媽不再嘮叨。

好像在許多父母心中,當一個公務員就是一切的答案:景氣不好、低起薪、甚至是對他們孩子夢想、人生或整個未來生涯的解答。有時候甚至在強迫他們去這樣做之前,都沒有問他們這是否是他們想要的。」

今天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要反對政府公務員或是過度保護的父母。在許多方面來說,像這樣反差的故事,指出了圍繞在我們周圍常見的教育思維:

為什麼亞洲的父母花了這麼多能量、資源,非常害怕他們的孩子會輸在起跑點,甚至落後一天都不一行,而常常犧牲整個童年讓他們可以真正跟人家不一樣、超前他人、充分發揮他們潛力。但在孩子長大之後,卻常常強迫他們去做完全相反的事情,要求他們選最沒風險,最安全,穩定的選擇?

我念高中的時候,許多老師常常很驕傲的告訴我們:「台灣高中生平均花比美國或西方中學生多三倍的時間在不同的補習班、考試或課業上,所以我們應該要驕傲我們的學術技能比其他國家學生高上許多。」

如果我們在早期花這麼多額外的時間和努力,為什麼最終最好的學生都出國唸書去了?為什麼最好的學者、最好的程式、最好的技術,最好最新破壞一切的新創公司,卻常常是來自國外,而我們只是進口這些技術,或只是做代工的一部份?

白天,大人和父母喜歡抱怨教育體系很糟糕,政府腐敗或沒有效率,而大企業或是政府對於我們現在教育和社會的混亂是有責任的。但多數情況,是誰在晚上卻告訴孩子去考公務員,甚至明知大企業小氣而且不好,但依然壓迫年輕一代不要想太多,去接受穩定而風險低的道路?

許多方面,成年人、父母、每個人,我們都也有過錯,也都該為我們周圍看見的許多教育問題負點責任。

我們是否太常,放了太多恐懼和焦點在「不要輸在起跑點」,而最終卻在沒有聚焦在整個過程、真正的大方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