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白領上班族在人際關係上常犯的錯誤:就是雖然平時工作認真、對老闆是戰戰兢兢、面面俱到,但對下、對外有時候顯得氣焰囂張或是趾高氣昂。但這部分若不夠謹慎,其實很容易會變成工作上的阻礙!

對外氣焰囂張,最容易出現在擔任甲方承辦窗口的職位身上。就算是個小職位,來往若都是廠商,那別人對你一定總是客客氣氣,動不動要來跟你請示拜託的。待在這位置要是沒把持住,很容易會冒出大頭症—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而停止成長、或是態度張狂的讓廠商敢怒不敢言。無論是上面哪一種,都會讓自己將來的出路受限。因為除非一輩子都能待在現在的公司(以及現在的職務),或是能持續扮演甲方,不然一旦離開這位置,往往就會面臨風雲變色的窘境。工作時得罪一群人、又沒有培養外部的朋友,一旦面臨轉職時,就會發現情勢逆轉,自己再也沒辦法像過去一樣呼風喚雨了。

不過,因為這樣的概念我們一直以來提了很多,如果你讀過我們最早的那本職場書《沒了名片你還剩下甚麼》理論上應該不會再犯這種錯誤的(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32個上班族增加自我籌碼的方法)。

今天我比較想講的是另一種,就是有些人對長官是堆滿笑臉、對外部廠商也態度親切,但唯獨對於菜鳥卻極盡威壓之能事(以此紓壓?),尤其對公司比較基層的助理、總機、行政這類小女生態度非常非常差。

但老實說,這種行為其實非常危險。千萬別以為別人是菜鳥無法靠職權報復你,就任意欺侮別人。因為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你偶爾得罪你老闆都還沒關係(如果你本身能力不錯),但職場中最不該得罪的反而是那些剛入職場的小女生!像公司的櫃檯、總機、辦公室內送文件、或是小秘書、小助理這樣的同仁,其實是該好好打好關係的。有些人覺得自己是堂堂的工程師、或是個小主管,就在她們面前擺架子、逞威風、甚至欺負人。但我得說,這種行為最後恐怕是會害慘你的!

這有三個原因。

不該得罪的原因一:對人友善是基本

第一個原因很簡單,就是其實無論你在哪個位階,對所有人友善都是基本的做人態度。就算你今天是公司大老闆,也不表示你該對任何人頤指氣使,更何況你還不是…所以無論她是你的部屬,或只是位階低於你,其實你都該對人客氣與禮貌。

不該得罪的原因二:向上管理不單單只是盯著老闆

總機、櫃檯、送文件的、或是小秘書們,其實是公司裡頭掌握最多八卦的一群人。他們知道誰收了什麼東西、誰來拜訪了誰、誰參加了什麼會議、老闆叫了誰去辦公室、進去多久、出來時兩人是笑笑的還是臉色很難看、某人離開老闆辦公室後,老闆又找了誰進去、老闆最近有什麼客人來拜訪、哪些資料老闆最近極端重視、哪個檔案夾拿進老闆辦公室後他根本看都沒看、老闆最近是否突然在研究公司組織圖、老闆有沒有孜孜念念的掛心著哪個專案。

很多人以為向上管理,就是把關注重心唯一的放在老闆身上:眼裡只有老闆,把老闆的每句話都拿出來反覆咀嚼,把老闆的細小行為都放大思考。至於對其他人就不理不睬,甚至任意得罪。但辦公室政治關鍵是【掌握整體的訊息】。因為老闆的很多真心本意,其實不會輕易在你面前揭露。你想得知,反而得仰賴「間接證據」來掌握。而這些你以為可以輕視的小女生們,手上掌握的資料往往比老闆跟你說話時的眼神或是語調重要多了。

舉個例子。我在第一份工作時,跟各一級主管的秘書們感情都不錯,大家沒事可能一起吃飯或喝下午茶。當然,她們也不會真在吃飯時講什麼工作機密,但多少會抱怨抱怨老闆。而這些牢騷有時候中間就有重點。比方說有次有個秘書說:「我老闆今天好煩喔,一直跟我要某封業主來函的影本,害我跑上文管中心好幾次,在滿是灰塵的資料中翻找」。另一個秘書說:「欸,我老闆也在找那次會議的會議紀錄耶」。我在旁邊一聽,就把狀況連起來了。我有耳聞最近公司因為合約變更的關係,跟業主似乎鬧得不太愉快。現在聽到合約主管與設計主管同時都在找那次變更相關的歷史文件,看來傳言是真的!再來,既然高階主管最近的重心都放在「那件事」上,那我猜這件事情遲早也會跟我這基層員工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