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作者琳達.提拉多(Linda Tirado)就像典型的普通美國人:有兩個孩子、身兼兩份工作。她白天在速食店漢堡王當店經理,晚上則在Ihop餐廳當廚師,自認自己是個魯蛇。

我從沒想過要當媽,我的荷爾蒙有點亂,所以懷孕不應該是我的選項,也因為如此,當我懷孕時,我和所有人一樣覺得意外。不過當我們有了第一個女兒之後,我和先生決定想要第二個小孩。我的孩子需要玩伴,需要學會分享,需要某個人可以結盟以對抗我們。因此我和湯姆決定,為了孩子著想,我們希望孩子有個不孤單的童年。

所以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有人想知道,窮人為什麼要生小孩。

我認為,生養小孩並不牽涉到金錢問題,為什麼有人要生第二或第三個小孩呢?因為他們覺得家庭還不完整。我們家現在有兩個小孩,我們也不生了,因為我們覺得夠完整了。在第二個孩子出生前,我們並沒有這種感覺,因此我們生了第二個孩子。為什麼有錢人要生小孩?他們會坐下來查看一下銀行存款,然後決定生孩子的好時機嗎?所以,這就是了,窮人也會想要生養小孩。你們認了吧。

花那麼多錢養小孩幹嘛?

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來自窮人經驗的大秘密:養小孩一點都不貴,除非你想要讓這件事變很貴,養小孩才會變得很貴。

很多有錢人在懷孕前,就開始物色新房子或新公寓。他們的想法是,他們一定要有一間育嬰室,或一定要有第二個、第三個或第四個房間。因為上帝禁止孩子共用一個房間。但事實上,孩子根本不在乎。孩子只會知道已經知道的事。即使待在父母房間裡的抽屜,小嬰兒也很快樂。如果孩子已經習慣和哥哥姊姊睡在同一個房間,他們也會很喜歡彼此的陪伴。當然,到了某個時間點,孩子都會為了空間爭吵,但不管你的房子有多大,孩子一樣會為了搶空間而爭執。所以,我們就直接把生孩子就要在房地產上大投資這個想法丟掉吧。

另外,在小家庭中還要保有個人隱私,更是非常新的觀念。在過去,父母通常和孩子們睡在同一張床上,甚至還繼續生更多小孩。如果小小孩在同一個空間中滾來滾去,大家還是能繼續做愛做的事以繁衍後代,那麼,根本就不會有空間不夠用的問題了。

現在我們實實在在來看看,孩子究竟需要什麼。當然,妳可以買免洗尿布,或一口氣花四十美元訂製有機棉尿布讓寶寶拉屎。或者,妳也可以把舊T恤撕來用。小嬰兒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小屁屁有沒有蓋起來,但我們在乎,因為我們要避免寶寶們弄得到處都是屎,清洗起來就麻煩了。到折扣商店買上面繡有你討厭的商標T恤,只要25美分,然後把它們撕起來當尿布,讓寶寶可以盡量拉屎,實在是一件令人非常滿意的事。

當大家談到養孩子很花錢時,我認為他們提到的東西,不是太難得到,就是完全不是必需品。太難得到的東西,如果真要等到有能力買,才生小孩,可能根本就不會有孩子了。直到孩子大到會要玩具時(這也是我沒有有線電視的理由之一,沒有玩具廣告,孩子就不會要),你唯一真正的必要花費,其實是食物與醫療。

我從來沒有遇過為人父母的,不想餵飽自己的孩子(我不懷疑一定有這樣的父母,但我從沒遇到過。我想這些人也許就像連續殺人犯吧,他們的新聞引起更多人的關注罷了)。關鍵就是,生養小孩對這些家庭來說,並不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孩子本身事實上並沒有要求很多。但是兩個家庭只靠一個窮人的薪水維生,或是一個家庭卻沒有任何收入,不管孩子的需求有多小,都是行不通的。有人說,人應該事先預測人生中每一個可能的低潮,這是很荒謬的想法。窮人並沒有特別具有超能力。就像有錢人並不會想,夫妻以後可能會為監護權激烈爭執,所以乾脆別生小孩了;窮人也不會想到,哎呀,珍妮阿姨可能會失業,然後全家人包括孩子們都會來和我們一起住,所以我們決定最好不要生小孩。雖然我在這裡用的是大家庭的例子,但原因可能還包括任何天災或疾病等等。重點是,人們不會根據某些災厄來規劃人生。會這樣做的人,不是偏執狂,就是有妄想症。

現在我們談一下醫療問題,這很顯然是孩子需要的。窮人遇到孩子生病時,不會隨便歇斯底里,但不表示我們對孩子的健康不聞不問。有一次我坐在公園長椅上,我女兒一邊哭喊著跑過來,要我親親她的膝蓋。她不知道怎麼玩到刮傷了,看起來是有點糟。所以我親了親她的傷口,就讓她再回去繼續玩。

有一個顯然和我在不同納稅檔次的女人轉過來問我,需不需要借我抗菌劑,我告訴她,我們這樣就可以了。然後她竟然告訴我,她多麼希望孩子受傷時,可以像我一樣漠不關心。我不確定她是沒把話說完整,還是真的這樣想,不管她是哪一種動機,我的大腦要我從「孩子受傷時,我可以漠不關心」,大步跨到「不必為了小小的膝蓋破皮,就和人家大吵一架」。

但這完全是兩回事。非常不同的兩件事。這位有錢的女士竟然認為我漠不關心?你管好自己的事吧! 也許有時候,當妳的小公主膝蓋擦破皮時,別表現得像她斷了一條腿一樣,秀秀她一下,就讓她繼續玩吧。這樣對孩子比較好,妳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