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孩子,最近媽媽聽到越來越多身邊的大人稱讚你乖了。

其實,我很不自在。

他們稱讚你乖,一定都是因為喜歡你才會說出口的。

可是,他們喜歡的,並不是真正的你,而是你恰好在那個時間點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博取了他們歡心而已。

這種「喜歡」,包藏了控制,是有條件的,是要你服從或聽話才換得來的。

有些時候,他們自己也沒察覺,只是順口地用出「好乖、好聽話」來稱讚你;有些時候,他們是故意的,利用你也喜歡他們的心情,希望你能配合他們,讓他們更省事,所以說「你最乖了,你都會如何如何」來要求你執行他們心中期待發生的事。

講成這麼明白,好像有點殘忍,但我只是想要你知道,當你聽到別人稱讚你「乖」的時候,千萬不要沾沾自喜,因為那只代表了兩件事:一是爸媽對你的教育還未周全,讓你無法獨立思考,被別人牽著鼻子走還毫無所覺;二是你選擇想去做的事剛好滿足了旁人的期許,而你本意並沒有直接希望討好他人。(我私心多麼希望常常是後者!)

當然,我也不反對偶爾討好一下旁人,人總是會有想讓身邊的人開心的時候,尤其,他又是真的疼你、照顧過你的大人。我只是希望,你自己心裡要很清楚地知道:這是種對人的體貼,是你甘願做歡喜受的,而非你不得不如此,才能換取他們對你的喜愛。

孩子,你無須刻意做什麼我都會永遠永遠傻傻地一直愛著你!

再來談談,我為什麼聽到「服從」或「聽話」,就渾身上下不舒服。這要從媽媽在2007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去了一趟德國慕尼黑參觀達浩集中營開始說起。

這是一段人類歷史上慘痛的教訓,各國的猶太人被集中至各地的集中營裡過著非人的生活,甚至是被當成人體實驗的道具(想知道人可以耐多冷、耐多久,就把條件相似的人泡進各種溫度的冰水裡,直到斷氣),或者是各種生化武器的測試品(例如瓦斯毒氣)。

後來的人,大部分都會把指責的焦點放在成立納粹黨的禍首—希特勒,是他不斷地鼓吹、唆使大眾做出這些泯滅人性的事情來。可是,單憑希特勒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消滅得了六百多萬人嗎?沒有由上而下各種層級各種職務的人力配合,怎麼有辦法做得到?那些難道全都是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惡人嗎?我可以很肯定地說,不,他們不全都是嗜血如命的人,當中還很多是另一半及兒女眼中的好丈夫/太太/爸爸/媽媽。他們之中的大部分的人,只是因為未曾深思過自己所做的事情將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就把「服從」當成做人處事的最高準則。一旦選擇服從了指令,就很輕鬆容易地按下那個毒氣施放或大火燃燒的啟動鈕而不會牽動絲毫罪惡感,因為那並不是自己所下的決定,就只是遵循「美德」、盡忠職守而已。

但從此以後卻成了共犯結構的一員,那些消逝的人名將一輩子滲進在染血的手心裡!

因為曾用力地研究過、瞭解了這段歷史,我深刻地體會到,「服從」、「聽話」都是上位者掌控低階者的最佳手段,藉著抬高「服從」的身價,把人們弄得越來越不喜歡、甚至是根本不用思考與質疑(愛發問、愛與眾不同者都會被大大懲戒,冠以反叛的罪名),這樣可以花最少的成本統治與管理眾人,又可以不用花太多力氣就有極高的執行成效,有哪位掌權者,無論是處於國家、教室或家庭裡,誰會捨得不去使用這種「好物」呢?

今天白天,剛好和幾位媽媽聊到如何選擇學齡前的各式親子課程,有說故事的、有外語唱跳的、有踢球的、有創作勞作的…。提到了某個目前超級熱門的老師,讓許多家長趨之若鶩。我說:「這麼多家長會大力推薦的課程,我通常心裡會有些許抗拒。因為要滿足大多數不同理念的家長期待,就是課程要能抓得住小孩注意力(所以會快速地變化各種新奇道具);小孩在課堂上要表現良好、有問有答(所以只能問封閉式的問題,且只有簡單的單一答案)、小孩要能坐得住、秩序良好(所以會大量使用各種控制手法:同儕力量給予壓力、給予精美的物質獎勵、分組競賽刺激求勝心…),這些方法,代換成任何一個節目主持人或喜劇演員也都能做得來的,這是徒有綜藝表演的歡樂外在,卻忽略了教育很重要的內涵——每個孩子的學習速度及狀態都應該被細緻地尊重及對待!」

在這些種種的抗拒裡,相信你也看出來了,我最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控制。我希望,在你還小,還未進入一般學校體制之前,能盡力地為你抵擋這些干擾身心健全發展的慢性侵害,讓我能多爭取一些時間,把猜想與反駁、思考與質疑的能力在你的小腦袋裡打下基礎,希望能讓你因此更能無畏、開心自在地作自己,這是我這個當媽媽的,自覺此生可以送給你的最大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