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廢除博愛座」更往前跨一步的事,我們做得到嗎?

台北捷運、公車博愛座的各種「正義魔人」糾正讓座事件,經常成為話題,有民眾因此在國發會政策提案網路平台上,提議「廢除各項公共運輸工具上博愛座之設置」,希望以宣傳讓座美德但非畫設特區的方式,來避免不必要紛爭。該提案已獲8447人附議,將由主管機關在二個月內回應。

這讓我聯想到(相信許多曾在歐洲自助旅行的人也體驗過),很多歐洲國家的地鐵、電車、公車,沒有人在收票、驗票。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們,自動自發買票、找打票機打票,交通公司只偶爾派人查查票,然後,對被查到逃票者施以重罰。這種做法,他們已歷經數十年。

先別細究台北悠遊卡、高雄一卡通「嗶」一聲就過閘門,已經很有效率,有沒有必要換別的作法。請先想想,像歐洲那樣的方式,我們做不做得到?

台北市長柯文哲,從以前就很愛講一件他口中「影響我一生最重要的事」。他說他1994年在職進修赴美國明尼蘇達州立大學時,看見宿舍張貼公告,學生若寒假要留宿(歐美許多大學宿舍寒暑假是另外計費),自行登記日數、一天8美元,自己算好後再去繳費。當時他跟一位19歲的大一新生室友說,如果少報一天不就賺了8塊美金,結果換來對方怪異的眼光,「我在那一霎那之間才知道我是落後國家的國民,」他在7月的專訪中對我說。其實這故事我已聽他說過不下三次了。

柯文哲反問,2016年的今天,如果在台灣大學貼出同樣的布告,「你看自己有辦法做到嗎?」他說,奇怪,為什麼美國人沒有比我們聰明,沒有比我們用功,可是國力比我們強?他的答案是,我們欠缺誠實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