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朋友圈裡在討論是否該用「傳統方式」管教小孩,所謂的「傳統方式」,當然就是把孩子撈過來對著屁屁來一記大力金剛掌。想想看,在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父母用類似打屁股/打手心這樣的肢體懲罰來管教小孩還是相當普遍的,到我們做了父母,不過二、三十年間,社會觀念已發生大規模變化,這種管教方式已被視為下下策。可是憑良心講,在面對家裡那個搗蛋鬼實在是黔驢技窮或者七竅生煙的時候,你有沒有過回歸「傳統」的衝動?

很多父母都有,所以最近美國的一家育兒教育機構(Zero to Three)對全美父母做了一個調查,調查發現,有5歲以下兒童的家庭裡,四分之一的父母都承認每週至少會打孩子屁股(或其它類似懲罰方式)一次,五分之一的人說經常打,而17%的人說還會用工具(如大木頭勺子)打。你瞧,天下父母都是相似的。

但這還不是這個調查結果裡面最有意思的地方。最有意思的地方是,這些承認打孩子的父母,絕大多數都說,他們認為打了也沒用。沒錯,雖然我們有時候氣急敗壞或者走投無路而訴諸於寶寶的屁股,但是我們也發現這招對他們的作用非常有限。同一個調查的結果還說,超過9成的父母認為養孩子是他們生命中最快樂的事情,而超過8成的父母也說,養孩子同時也是他們生命中最大的挑戰,而挑戰之一就是如何有效管教。

打屁屁的是與非

不管中西文化有多少差異,在親子關係上,傳統都是有家長威嚴面對孩子的一面,所以打小孩也曾經是非常普遍的管教手段之一。但是現代教育理念對這個方式發起了顛覆性的挑戰,現代心理學和兒童發育心理學都認為,經常性的利用肢體懲罰的方式管教小孩,會對孩子造成心理上的長期傷害,不應該再被繼續使用。當然啦,那種體罰到近乎暴力的模式,是一直就被譴責的管教方法。

不過即使到今天,也一樣有心理學家和機構支持打屁屁,當然他們的支持是有保留的,也就是說他們認為管教小孩是一個非常因人而異的方式,教育專家不應該採取絕對標準,打屁屁作為一種可以使用的管教手段不需要禁止,只要家長不過度使用這種手段即可。

其實呢,即使真有禁止打屁股的法令,恐怕也難以真正在全社會範圍內有效實施。但現代教育觀念確實顛覆了大家的認知,越來越多的父母是從來不會打小孩的。而且,在打與不打之間,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打了到底有沒有用?從上面的調查結果來看,即使是選擇打屁屁的爸媽們,也基本上認為沒有什麼用。

打屁屁沒有用是因為父母錯估了幼兒的發育水平

我們先來想一想打屁屁背後的邏輯。小孩子行為出格,爸媽打他屁股,孩子痛了,下一次他再要做同樣的行為時,會想到屁股痛,於是決定不再做了。打屁股的方式奏效了。

這是爸媽的邏輯,可是這裡面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小孩子屁股痛過一次之後,再犯的時候真的就會被嚇阻嗎?恐怕很多父母認為會,或者希望會,甚至覺得一次不行,就再來一次,總有一天會記住。可是事實是,如果我們面對的是三歲以下的幼兒,那麼爸媽的希望只怕要落空。

這是因為,小孩子的大腦發育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過程,有些方面發育得很早,有些卻比較晚,而絕大多數的父母則搞不清這裡面的時間區別。比如,參與調查的父母裡面,近乎一半的人都認為嬰兒在一歲左右才會發展出悲傷和害怕的情緒,但是事實上3~5個月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經歷這種情緒了。而有一些認知能力則需要時間,例如我們常說的分享、輪流、控制自己的情感、抑制自己做某一件事的衝動(抑制的原因是爸媽不允許),絕大多數的父母認為孩子一歲左右就可以理解並且開始發展出這些觀念,但是事實上,小孩子的大腦要到3、4歲的時候才會發展出這樣的觀念。那麼,如果我們因為孩子沒有做到這些而懲罰他、打他屁屁,其實是在懲罰他的年齡而不是行為;而正因為小孩子的大腦還未能發展出這些功能,我們就算拿著鞭子在後面抽,也是沒有用的。

關鍵是耐心

那麼三歲以下的孩子就不用管教嗎?當然不是,只不過,爸媽不應該有錯誤的預期。比如要教孩子輪流與分享的行為方式,爸媽需要不厭其煩的在每一個適合的場合來教他,但是卻不要因為他做不到而生氣甚至懲罰他,因為他現在做不到並不是因為他是壞孩子,而是因為他的能力尚未達到。爸媽每一次教他,都是帶著他向最終的目標近了一小步,終有一天他能做到。

那麼什麼時候可以懲罰 ? 這當然和爸媽的育兒觀念有關,有的育兒理念是完全摒棄懲罰的,但是雖然不懲罰,不代表爸媽沒有規則,對於孩子無意或故意挑戰父母底線的行為,父母仍然需要堅定的讓孩子明白,這是不可以的。

養孩子是個漫長的過程,爸媽需要很多很多耐心,很多很多意志力。然而正像參與Zero to Three調查的那些父母所說的,這個過程也帶給我們很多很多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