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一位女同事突然在辦公室歇斯底里的對另一位男同事大吼大叫。這位女同事本來就經常挑起爭端,朋友很少。

男同事被罵,受不了,吼罵回去。男人的聲音,大到桌面都在震動。

沒想到,剛剛那個女同事,竟用「更大的聲音」罵回去,聲音又尖,耳朵開始耳鳴。

這時候,一位老經理出來「勸架」。

他跑到男同事這邊,捌著他的肩膀──

「女人嘛,」老經理說:「你這個男人,『讓她』一下,不就沒事了!?」

聽了這句話,男同事突然靜了下來。

這句話顯然對男同事很有用,他似乎立刻領悟了什麼。

不過,那位女同事仍沒有停住,她繼續的罵,繼續的罵,繼續的罵…。

男同事不再回嘴。

照理來說,事情就這樣落幕才對。

但,精彩的來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間,另一位女主管,很不高興的,發出了聲音。

「經理,」她說:「我覺得你們應該『回收』剛剛那句話。」

什麼?哪句話?

女主管非常不悅。

「你們認為,她是女人,就應該讓她一下,我覺得這根本就是『性別歧視』!」女主管說。

當場,大家都覺得女主管說得也對。

於是,老經理「當場道歉」。

那位男同事,也「當場道歉」!

而那個一直罵人的女同事,還有那一位女主管,總共兩位女士,則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兩位道歉的男士。

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

我看到的是,兩位男士道歉,心無牽掛。

但兩位女士,似乎並沒有接受。

問題是,我明明看到,是那位女同事開始「挑起爭端」的,最後道歉的卻不是「她」,而是「他」;無論「讓她」這件事是否為性別歧視,不知道為什麼,我「嗅」到了兩位男士都在做「讓她」的動作,而我也「嗅」到兩位女士正在享受著「被讓」的勝利感。

人類生來是公平的,有些男人會暴力,有些女人當然也會。女性的暴力,是現代比較少去碰觸的題目;它仍是一條很長的路,很多禁忌仍然存在。

唯一確定的是,那位女主管說得正確—對於女暴一直「讓」,才是性別歧視。

不要再「讓她」,世界才會慢慢公平,或許那一位總是挑起爭端的女同事,也才能因此真正的停止她的壞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