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企業、國家都是一個系統,今天我們要從系統來檢視問題。兩年前,台灣還搞不懂什麼是eco-system,但一夕間,生態系統成了最流行的名詞,小英推動的「亞洲矽谷」前一陣子被社會大眾打臉,也是因為不具備生態系的條件。

兩年前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募到250億美元資金。沒有任何企業會需要這麼多錢,阿里將資金拿來打造生態系,在全球大肆併購互聯網相關企業。

但其實在互聯網世界,生態系統始祖是日本軟體銀行的創辦人孫正義,20多年前他就長線布局,入股阿里和Yahoo等(當時的)新創企業,最近更以320億美元併購英國物聯網晶片龍頭ARM,布局下一個20年。

20多年前台灣電子業和全球兩大生態系合作,分別是英特爾和微軟,造就了輝煌的產業榮景。但今天環境變了,全球新生態系龍頭改為Google、Apple和Facebook,而中國大陸也有華為、小米和百度三雄,但台灣還陷在昨日的模式走不出來。

過去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被認為是全球除矽谷外最有活力的創新基地,今天已被中關村、深圳、以色列等其他創新中心取代。

科技業生態系統有幾個重要元素:新創企業、創投、資本市場、人才、學校等,政府反而不一定是關鍵。矽谷完全沒有政府下指導棋,北京則有強烈的政府指導色彩,深圳則完全靠民間的力量,結果更為成功,成為中國創新和創客基地。

生態系需要時間培養,非一朝一夕可成,剛開始一些不相關個體的「結合」,逐漸透過「整合」有一定方向,最後還會「融合」形成獨有的基因和文化。

在新經濟時代,可經由人工培養方式,加速促進生態系的形成,主要手段即為砸錢和併購,配合許多所謂的孵化器和加速器。由於科技變化太快,當今即使如Google,也需透過收購跨足人工智慧等新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