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我總是在社區巷子裡,看到一位白髮蒼蒼、年約70歲的老伯伯站在巷子轉角處,身旁的樹邊架著一面銷售房屋的木牌。原來,他是路口舉牌員。

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年紀這麼大的舉牌員。

後來,幾乎每天看到他。有次午後暴雷雨,我正要去買東西,只見木牌靠在樹木旁,老伯伯把頭埋在懷裡,踡坐在某戶人家的門口,前面再用雨傘擋著,如果不仔細看,看不出雨傘後有人。

看到這幅景像,我頓時湧起一股心酸,同時夾雜著幾分焦慮不安,心想,或許我老了以後也會淪落這步田地,站在路邊風雨無休舉牌,只為了幾百元的日酬。

某天和朋友聊天,朋友安慰我已經夠自律,不會亂花錢,應該不會慘到去舉牌。然而,我焦慮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在這個「後資本主義」時代,各國金融市場的連動性愈來愈高,加上全球化「經濟蝴蝶效應」的關係,傳統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天天像坐大怒神,不確定性反而變成常態。就算我們安份守己地過日子,也逃不掉經濟和市場的劇烈變動,所帶來的傷害和損失。

例如,前陣子大家都認為脫歐不會成功,結果卻是髮夾彎的逆轉,讓一堆法人和大戶,包括香港首富李嘉誠也損失慘重。我想,除了地球自轉方向不會變之外,沒有人猜得到下一步這世界到底要做什麼。

我記得,5年前的路邊舉牌員,清一色都是青少年。過了2~3年左右,舉牌員卻換成中年人。沒想到,現在連白髮老人家也要出來舉牌。

為什麼舉牌工作會輪到老人家來搶飯碗?

可想而知,沒有背景和一技之長的弱勢年輕人,不想做舉牌這種有今天沒未來的工作,不少人早就到國外去找工作。 再者,面臨失業的中年人,想必舉了幾個月的牌,發現這種收入,根本養不起家,只好放下牌子,去做更苦卻有更多錢的工作。

更慘的是,台灣不像北歐社會福利國家,把老人照顧得像個人,加上不景氣,年輕人中年人失業,連自己都養不起,被隱性遺棄的老人家,只好自己出來賺個便當錢。

因此,某些媒體提到的退休金該存多少才足夠,那些都是假議題,在這個「錢」已經不能反映價值的亂世,在這個不動產也漸漸變成「消費商品」,而不是能保值資產的「資產沙雕化」時代,你擁有再多的錢和房產,也不能保證你在晚年時,不會被逼得去路邊舉牌。

無奈的是,再加上政府缺錢,想盡辦法提高各種房屋或不動產稅基,無疑是在奄奄一息的資產市場,狠狠地朝心臟再捅一刀。

老實說,我很想和那位舉牌的老伯伯聊聊,問他家裡和經濟狀況,以及為何要來舉牌?

但那位老伯伯對我的出現,似乎不太高興,也不和我對話,只是抿著嘴冷漠地看著街道,我只好打消念頭。

然而,從他的氣質和穿著來判斷,他應該是公務人員退休,也應該不會有豪賭或冒險投機的壞習慣,加上他的行為保守內斂,我更加相信,他之所以出來舉牌,不會是他個人不努力或沒有為老年規劃的因素。

或許,他在年輕或壯年時,也沒想到自己退休後,還要冒著風雨烈陽出來舉牌。或許,他本來靠著退休金每天散步喝茶聊天,卻因為孩子或家人投資失利,或是遭逢重大意外,才會淪落至此。

這就是我即使現在還能工作,還有存款,卻仍擔心自己晚年也會淪為舉牌員的原因。

因為,這世界早己和過去不一樣,有太多不確定性,太多的蝴蝶效應,那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往往就會出現戲劇性的轉折,而且那些讓大局轉折的原因,總會讓人感到荒謬和不可思議。

更可怕的問題是,現在很多年輕人不會思考退休和晚年的規劃,我最近聽到三個年輕人的故事,讓我擔心他們老了可能都會被這個亂世逼著去舉牌。

A是我二十多年老友的孩子,我這老友是公務人員,已經快退休,她說明年退休就和先生搬去鄉下住,台北的房子就留給兒子住,但兒子嫌房子老,她卻說兒子住不住隨便他,要賣掉去買新房,他們也沒意見。

只是,她很希望兒子可以趁年輕,才27歲,試著轉去做業務工作,磨磨個性,成長也比較快。但兒子堅持要待在目前這個傳統產業的行政工作,每個月領三萬多,他也不想結婚和生孩子,一個人住,不但不用養家又清閒,又可以隨自己意思佈置房子,每年還可以有閒錢出國去玩,如果有了妻兒,光靠薪水怎麼養得起?

後來,我問他為何有這想法?

A說因為看到自己的高中同學B,才一畢業就結婚生子,拼了命加班,幾年下來,還是只能租房子,為了孩子的保姆費學費營養費補習費,他下了班還要去超商上大夜班補貼家用。

B說,他和老婆已經好幾年沒有去看電影,更不用說出國去玩了。

其實B很想出國去散心,但他做不到,所以他很羨慕當兵同梯的弟兄C,C家裡是做連鎖餐飲的,C也是選擇不結婚生子,所以C每天可以玩到深夜,假日開跑車去車聚,每隔幾個月就出國去玩。

表面看起來,這一代的青年,除了B比較苦命,A和C都過得不錯,他們的晚年生活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然而,幾年下來,A因為政府打房,讓他房子賣不掉,無法換屋,他只好把房子拿去抵押借一堆錢出來投資,想靠著投資錢滾錢,再來買自己心儀的房子。

乍聽他是穩賺的人生勝利組,沒想到他卻遇到一連串國際黑天鵝,股災連連,連基金也幾乎血本無歸,他的理專死的死逃的逃,手機都變成空號,他就這樣被打回「無產階級」。

更不幸的是,老闆覺得他的薪水和勞健保太高,找了個剛畢業的鮮肉男來取代他,他只好兩手空空逃去鄉下去投靠父母。

試想,他的晚年,除了啃光父母的老本,恐怕只會有更多的負債和悔恨。

C則是遇到原物料失控大漲,加上不景氣,他們家族又做了錯誤決策,為了搶陸客財,大肆在各景點開分店。小英當選後,兩岸沒有共識,讓他們的投資等於都被沖到馬桶裡,再也回不來。

更慘的是,台灣出口愈來愈差,為了搶內需市場,各行各業的老闆,包括上市公司,不管是電子業或通路業,都來轉做餐飲,讓他們家的連鎖餐廳被打趴,沒幾個月就關門破產。

就這樣,他也被打回原形,沒有了跑車名錶和豪宅,起初他為了面子,還到處借錢租跑車吃大餐請朋友唱歌或跑趴,但等到他的卡刷爆,地下錢莊上門押人,他才不得不從夢中醒來,乖乖地坐公車捷運上班還債。

至於B,原本他以為自己雖然沒有祖產,但有固定收入最安定。沒想到他因為長時間過勞,肝急性發炎住院,老婆受不了連續6年沒有過情人節看電影逛街,現在又要沒日沒夜在醫院照顧B,等B出院就哭著鬧離婚,說這種日子太苦了,除了家、工作和小孩,她永遠沒有自己的時間,不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她說自己還不到30歲,她不想提早變成黃臉婆和歐巴桑,同事朋友們每年都可以去參加百貨周年慶逛掃貨,她卻只能參加超商的集點活動。

貧賤夫妻百事哀,B因為住院丟了工作,一堆帳單又像頭皮屑般紛飛而來,他只好和老婆離婚,孩子也被帶走,讓他想不通自己這麼努力,為何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如果你有點警覺性,就應該發現,這個世界早就亂七八糟,早就回不去了。

不管你多麼努力,不管你家裡或老爸多有錢,資本世界裡的「聖嬰現象」,尤其是那些不按牌理出牌的黑天鵝和腦殘政策,或是離我們八萬公里遠的一個流浪漢被搶殺,都有可能會把我們逼去路邊舉牌。

我想說的是,在這個亂世,「錢」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為錢像捷運,來來去去,你可以短暫擁有它,你卻無法永遠住在裡面,它更不能保障你的未來和老年生活。因此,最重要的是,你要懂得用「危機感」來保護自己的資產。

電視上有一位投顧老師,他的口頭禪是「選擇比努力重要」。沒錯,在這個資本主義的「聖嬰亂世」裡,做對「選擇」,比你努力工作或去爆肝上夜班多賺錢,還來得重要。

當你沒有危機感,你不會想要有更多的「選擇權」,你也不想脫離「舒適圈」,就像生性安逸的A,他從來不會發現,行政工作做久了,就會失去抗壓和競爭力,遲早會被淘汰。

但是,在這個亂世,你要生存下來,光會選擇還不夠,你還要有「紀律」和「自我教育」。

這三種力量的源頭,就是「危機感」,有了危機感,你才能運用這三種力來面對瞬息萬變的亂世,你才會逼自己去適應新的市場規則,適應新的科技和戰場。

我說過,當我看到舉牌的老伯伯,我內心感到的焦慮是,或許有一天我也會淪落如此。

因此,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像A或C那樣,沒有危機感,任性地不戴鋼盔,因為,沒有人知道,亂世的流彈何時會打中我的眉心。

同時,我也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學B,只懂得用「努力」,透支自己的健康,來面對人生的各種挑戰和危機。

過去的時代,年輕人不用想太多,只要努力工作存錢買房子,老了就能安享晚年。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能再用那種舊思惟了,沒有了世界觀和危機感,沒有了自我升級和嚴守紀律的能力,就算真的讓你存到錢買到房,也不代表你能安享晚年,搞不好你還會因為存款和擁有房地產,讓你的負債更多。

因為,實質負利率和房屋持有成本大增,以及出生率降低和人口老化的效應,都會讓你的人生因此翻轉,淪為M型社會的赤貧端。

或許,你會覺得我是吃飽沒事幹,專說一些屁話,實在是想太多。但我相信,當你五年或十年後,淪落到路邊舉牌時,你就會想起我的這些屁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