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六次航程、飛越三千公里,終於抵達印尼的哥打巴魯(Kotabaru)島。說它是偏鄉島嶼一點也不為過,從一下飛機的迷你平房機場、用三輪車運送行李的畫面,不難想見目的地的落後。

曲折難達的地理,讓當地保有天然純淨的環境,造就出孕育海蝦的天堂之境。

來到這座島嶼,是記者生涯中的難得經驗。為了一睹全球最大生態蝦王國的真面目,商周採訪團隊遠赴印尼尋訪,來到赤道邊緣、遺世獨立的小島,再轉乘小艇,直擊小漁村的漁民的生活樣貌。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寧靜的漁村港口,隨著穆斯林晨拜的禱告聲,揭開一天的序幕。海面上盡是往來頻繁的划槳舢舨,生氣活絡。這裡的純樸民風令人喜悅,不分男女老少,吃喝拉撒全靠眼前這片水波不興的海洋,足見島國居民對海洋的深度依賴。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乘著快艇,我們前往漁村外海,直擊漁民捕撈海蝦的工作情形。一艘又一艘的舢舨,是一家人生活之所繫。烈日毒辣,在小艇上曝曬半晌已快中暑,真難想像漁民們為收網漁獲,常得等上一整天。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登上其中一艘舢舨時,已近中午時分。老漁民應攝影要求收起漁網,他緩慢地拉起漁網,我腦中閃過少年pi的電影畫面,只有人與海的這一刻,漁網的底部只有幾條小魚和可樂空罐,「沒有草蝦,」嘴裡叨著菸的老漁民說完後,吐了一口煙圈。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今天無風無浪,很難抓,」老漁民一邊用印尼話嘟囔著,一面打開家人準備的便當準備用餐。湊進一瞧,白飯裡只有一小片鹹魚乾,這樣的菜色恐怕令人難以下嚥,但卻是漁人補充精力的來源。

填飽肚子,也要有精神食糧。在老漁民身邊的透明塑膠罐裡,擺放著可蘭經和老花眼鏡,伴他渡過漫漫長日。看他努力半天,漁獲連小桶子的一半都不到。

黃昏前抵達小漁村,孩子們在海邊舉行跳水比賽,盤坐勢的、後空翻的創意姿勢,引人注目,孩子們好奇地打量著我們這群不速之客,完全不設防,對著鏡頭秀出自我,快樂得令「文明人」羨慕。

在跨越赤道的偏遠島嶼,有最令人難忘的返璞歸真體驗。

直擊印尼漁民日常》他一天只吃鹹魚乾配飯,為了讓你的餐桌上有大肥蝦
(攝影者.賴建宏)

攝影 賴建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