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陸客減少影響生計,國內觀光旅遊產業周一走上凱道。有別於過去弱勢上街頭總能得到社會與輿論較多的同情與支持,這次的觀光業上街頭,討了不少罵,原因無它,事涉兩岸,原有的標準理性全扔到一邊去矣。

觀光業者上街頭,喊的口號是求生計、討生存,但隱而不現的訴求,其實是要蔡政府接受九二共識,讓來台觀光陸客維持原來,也因而遭受批評─有人指觀光業不思長進、只知接低價陸客團才有今日(意思是活該);有人罵都是前朝馬政府吃陸客觀光的嗎啡所致(所以都是馬政府的錯);還有人說:這些人應該上天安門向老共抗議(擺明吃豆腐),或說「這是以民逼官」(所有的抗議、遊行不是都可是歸類於要「以民逼官」嗎?)

這次陸客減少,當然毫無疑問是與北京因不滿蔡政府而出手「宏觀調控」有關,這是中國這種「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兼資本主義)」,運用其經濟實力對外所行的政策─說壞當然可以說非常「惡劣」,不過,所有大國都挺喜歡玩這一套遊戲,美國就是非常善用其經濟力量,到處「經濟制裁」他的敵人,而且不僅自己身體力行,還要其它盟邦一起加入。所以不必為此跳腳,倒該回頭看看、想想我們該如何因應。

其實,北京這種大幅減少陸客來台、大砍採購團、不再施以對台灣經濟讓利(通稱惠台措施),在520前就已可預見─最明顯的就是台灣產業殷切盼望的兩岸貨貿談判,就在完成談判前片面終止,且毫無重啟跡象。新政府未必要跟著北京的調子走,但卻不能不先評估清楚影響層面與訂定對策。

雖然今年前7個月整體來台陸客維持平盤,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8月來台陸客的團客就減少55.3%,自由行減少13.9%,而且在可見的未來應該就是至少維持在這種水平的衰退;以去年陸客來台有418萬計,今年大概減少80-90萬人左右,明年全年則可能剩下200萬人。

而產業對外出口方面,中韓FTA(自由貿易協定)已生效,台灣則是兩岸貨貿已胎死腹中,中國占台灣對外出口的4成,其對出口的影響當會逐步顯現,事實上台灣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確定已有下滑趨勢,反之則是韓國逐漸增加。

陸客大幅減少直接衝擊的範圍廣泛,直接受衝擊的包括旅館、餐廳、旅行社、觀光景點與零售,這整個產業鏈其實包括從導遊、司機到旅館餐廳的服務生、攤販,這次上街遊行者多屬直接衝擊的從業人員。至於週邊衝擊則更廣泛,影響則才開始發酵。

整體來看,觀光產業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雖然未必是高薪高所得,但能吸納的就業人口多;但其風險也在因為技術較低,如果失業不易在技術密集的產業尋求工作;即使台積電大手筆投資1兆、五大創新產業順利發展,那些觀光業的服務人員、司機也不易在此尋求安身之處。出口受影響,企業叫一叫,但這些被歸類於財團、「慣老闆」者能得到社會的共鳴較少,相對其承受衝擊的能力亦較佳,但觀光業從業人員則是人數多且較弱勢,如果失業擴大,對台灣經濟與社會的影響難以估計。

因此,政府是該考量有更積極的政策協助從業人員,政策說要積極增加東南亞觀光客,當然可以去作,但坦白說,兩年內要找來能替代少掉的上百萬陸客,是絕無可能;觀光局宣揚的韓國來台觀光客「大增6成」誠然是提振民心士氣,但韓國去年來台觀光客數量不到4萬人,加倍成長還是連補陸客減少的零頭都不夠。而政策提出的300億元低利融資,協助業者度難關,也不實際─融資只能救急不能救窮,客源沒了,多借錢也終究要還,而且未來可能死得更難看。

如果陸客減半趨勢不變,最終,業者的倒閉與失業的增加,大概再難避免,政府該有準備,雖然加緊開發其它國家觀光客可有小補,但不可能填補陸客減少的缺額,如何輔導員工轉業將是該最優先考量的事。而業者也該認清事實,民進黨不會為了重新擁抱陸客而承認九二共識,陸客減少難回流,該早點調整體質、更換經營模式。

至於那些指責觀光業者上街者,就行行好免了吧,還是把投資觀光產業的資本家、「一條龍」的獲利者,跟那些從業人員分開看吧。投資者原本要承擔風險,過去幾年陸客每年兩位數成長時,當然賺到錢,現在政策改變讓陸客大減,就承擔風險吧,政府也不必過於援救。但員工則永遠領那個死薪水─而且還不是太高的薪資,現在工作可能不保,就別在傷口撒鹽,讓台灣社會再次撕裂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