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約八點,雖然太陽也不算大,比起七八月的天氣已經溫和些,但走在戶外,還是覺得悶熱。經過一所學校牆外,看到學生整隊站在操場,聽師長講話。

朝會!一種陌生的熟悉感,上次朝會出現在我的人生之中,已經十幾年前了。不禁多看幾眼,看到學生排成方隊,面露不耐,無精打采,老師在一旁也頻頻拭汗。

原來學校還有朝會這件事,真復古!同時我也好奇:「這是特例,還是常態?為什麼現在還需要有朝會呢?」

朝會不死,而且相當興盛

回家之後,透過臉書頁面和朋友們做了個調查:「中小學生還需要到操場朝會嗎?」雖然回覆數量不算多,但有回覆的,都是有朝會。

我們家附近有個國中,每週至少有一次朝會。我聽的到他們朝會的內容,訓示內容跟我們以前ㄧ樣。(某約四十歲的家長)

我們學校是三個年級分開,每周每年級各一次。(某國中老師)

我們學校一週兩次朝會,都是到操場,下雨當然就取消啦!朝會不一定聽訓,很多時候是頒獎。宣達事項為主!全校一起聽,一週兩次升旗一次校長主持,一次主任輪流主持。通常導師也會陪升旗。(某高中主任)

我們學校是一週3次,國高中6個年級。(某高中老師)

一週二次在升旗台,導師要陪。7:30開始集合,校長主持,偶爾是其他主任。不過中後方的學生根本聽不清楚前面的人在講什麼,學生聊天居多,然後教官罵人。(某高中老師)

一周兩次,天氣太熱或是下雨就去禮堂,也是宣導事項居多。各科主任輪流上去,例如公共服務的志工開始申請了啦、高一選課選組開始了、提醒同學最近教學區有磁磚剝落要小心什麼的,還有頒獎也很重要~(某高中老師)

總之,多數學校仍有朝會,和十幾年前我當學生的時候情況相似。

網路時代新選項

訪問過幾個在歐美國家的中小學生或老師,到目前,我還沒有聽說過他們有朝會。那麼,要宣達事項怎麼辦?

英國高中生跟我說:「凡是重要事項,學校各行政主管會直接發電子郵件到學生信箱。現代一般企業或正常機構不都這樣嗎?這樣才方便整理,不會忘記啊。」對啊,可不是嗎,這是有電子郵件的時代了。而且從對談中,我還發現他時常和校方行政人員信件往返,詢問討論各種事務的細節。

他的電子郵件,格式完整有條理。我同時理解:用電子郵件告知事項、聯繫溝通,也是個教育訓練過程。許多台灣的企業人士、大學教授常抱怨年輕人使用電子郵件時沒禮貌––沒頭沒尾,沒問候沒署名。其實是這些年輕人根本不熟悉正式電子郵件格式與禮儀,他們在高中(甚至大學)都沒有用電子郵件進行過正式溝通,寫電子郵件好像傳 LINE 訊息,也可理解。

在丹麥做過短期代課老師的朋友、在美國讀書的朋友們說,他們的學校是選課,所以沒有台灣學校習慣的班級(一群同學從早到晚每節課在一起,而且有固定導師管照各種生活細節甚至升學結果),所以也沒有類似台灣的「朝會」。

但有另一種形式的班會時間:一個老師和二十位左右學生,每周碰面聚會,討論最近生活和學習上的困擾,並且預告學校接下來的重要事件與時程。這種模式的好處是,任何事項,都不只是「被宣達」,而是可以直接面對面的發問討論。

習慣管制,由外而內

其實,歐美許多地方的中小學,都沒有整隊集合、定點站立聽講的習慣。對他們來說,那是軍隊做的事,不是學生做的事。

BBC在今年六月公布了一部紀錄片:《當學校走中國風》(The School that Turned Chinese),記錄一個實驗:五位中國老師到英國中學,用中國學校的方式教 50 個英國學生。其中有一幕,中國老師帶英國學生到操場,要他們排隊並模仿她的姿勢做健身操。對我來說,這是熟悉的情境,卻讓這些英國學生驚呆了。

原來對英國學生來說,「要求我站在哪裡,規定我做什麼樣的肢體姿勢」,是很奇怪的事情。但在東亞各國(包括台灣),控制學生的身體站在哪、坐在哪、怎麼排隊、怎麼做操,是那麼自然。當然,接下來,控制學生不說話,說什麼話,想什麼或是不想什麼,也就比較容易了。

和朋友提到「取消朝會」的可能性,他說:「那學校要頒獎怎麼辦?」

在教師會議時也可以頒獎,在某堂上課時間也能頒獎;也可以在校長室頒獎,照張相片,寄給學生家長、登載在學校的刊物、網站上。總之,不見得全校同學都瞻仰圍觀才達到表揚效果。

維持朝會,有理由?

無論改成電子郵件,還是透過班會時間,和朝會相較,有些好處是很明顯的。

首先,不受限於天氣,沒有晴雨之別,老師和學生冷天不必受凍、熱天不必揮汗。

第二,互動性更高。在朝會,幾百上千人列隊聽訓,不可能真正溝通。但用電子郵件很便利回信,班會則可以當面討論。這也是幫助學生練習書面或口語表達的好機會。

第三,宣達事項更有效。在朝會的時候宣達注意事項,學生能抄寫記錄嗎?通常不行。聽了訓,常是左耳進右耳出。但在班會中,可以隨時記下重要事務,電子郵件更是能永久保存,隨時查找。

而在反面,為什麼還該維持朝會?我其實還真想不到什麼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