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宏在頭城〉


OS:老公要長大成人,首要的祕訣就是──脫離婆婆。

接到我的部落格被痞客邦選入「金賞獎」的通知,其實有一點慚愧。有了臉書之後,部落格頓時被打入冷宮,有若失寵妃子,許久未得到主人臨幸。

阿宏聽到我的自言自語,笑說:「因為我現在表現良好,你就沒東西可寫了!」

這倒是。

搬來頭城後,婆婆沒有一起住,阿宏終於比較像個「大人」了。

他現在會叫小孩起床、做早餐,雨天送小孩上學,放學送小孩去宜蘭上英文課。(以前是我婆婆去叫他起床、我婆婆煮飯給他吃、我婆婆或我送小孩上學。)而我白天回臺北教書或演講時,他也會在家煮飯、燒菜、洗碗、洗衣服。

之前送我回臺北時,看到臺北家中的洗衣籃是滿的,竟然還「知道」要把髒衣服帶回來洗。雖然,晚餐常煮「蘇八蛋餐」──一次煮了八顆蛋,但好歹,還會煮飯給小孩吃。

有次,我隨口說:「哎,買太多蔥,乾脆來做蔥油餅吧!」他竟真的整晚在研究蔥油餅,還做了一鍋麵團出來。也因為爺兒倆那時迷上一起做菜,所以蘇家父子感情大有進展。

這讓我深深領悟到,老公要長大成人,首要的祕訣就是──脫離婆婆。

雖然阿宏偶爾還是會把我氣個半死,但機率低很多,平均每個月大概只有一次──每當他留在家裡時間太長,開始要做出蠢事惹我生氣時,就差不多該去對岸工作了。

只要他一出門,我就大大鬆一口氣,因為晚上可以霸占整張床,睡得舒舒服服,不會半夜遭人毛手毛腳。等到過幾天他回來時,我總是有一種微微的哀愁: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但老實說,我還滿佩服我家阿宏的。

對我來說,每天看他那一頭斑駁白髮、日漸浮腫的臉孔,和「即將臨盆級」的大肚腩,我實在已經很難回憶當年和帥哥調情約會、小鹿亂撞的心情。可是直到現在,阿宏卻還可以三不五時看著我說:「妳今天好漂亮喔!皮膚好好喔!」沒事摸摸我的老臉、牽牽我的粗手,早上趁我睡覺時在我滿面油光的臉上偷啄一下。這類舉動,常常讓我懷疑他要不是在對岸養了八個小三,就是輸光了一大筆錢、又丟了工作之類的。

等我確認一切無礙、凡事如常之後,不免就會有種絕望的感覺:唉!此生擺脫不了此人糾纏,他是不會放了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