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電子民謠樂團Wintergatan(銀河)的團員Martin Molin,看起來只是一個很普通、溫溫的三十多歲北歐男子,蒼白的皮膚看起來很少曬到陽光,他的樂團也不怎麼出名,成立至今只出過九支單曲,2016年三月卻在youtube上爆紅,他親手做的鋼珠機,卻讓他一夕爆紅,他上傳這段用鋼珠機彈奏的歌曲,已經被點閱超過2000萬次。他這台可以自動彈奏一首樂曲的銀河鋼珠編曲機(Wintergatan Marble Machine),可以說是「Rube Goldberg 機器」的最新代表作。

聽過什麼叫做「Rube Goldberg 機器」嗎?Rube Goldberg是一個生活在一個世紀以前的美國單格漫畫家,在工業化得到讚頌的時代,他將自己的工程背景放在幽默作品裡面,畫出如何用複雜的機器做用手其實不到一秒鐘就可以簡單的事情,比如說會自動打開餐巾的機器,他的諷刺作品帶來很多迴響,後來這種很複雜但是功能其實很簡單「化簡為繁」的機器,就被稱做為「Rube Goldberg 機器」。

一百年後,「Rube Goldberg 機器」還存在,從過去用來諷刺機械化,到高度機械化的今天,卻變成了支持手做的 「自造者(Maker)」熱衷的發明品,甚至教育界也趕上自造者風潮,認為「Rube Goldberg 機器」正是訓練學生所謂的的「STEM Skills(STEM技能)」最好的教學方式,而所謂的STEM就是英文的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以及Math 的第一個字母組合而成的縮寫,亦似就是說,要能夠成功的製作出一台看起來沒什麼大功用的「Rube Goldberg 機器」,背後其實需要對於科學、科技、工程以及數學有非常好的理解。

數位編曲機早就可以簡單做到的事,Martin Molin卻想要用手、用樂高玩具零件做為傳送帶、用木工、用彈珠做出來,純手工製作,甚至用鐵絲的定型,沒有工業化的痕跡,也就是說,他在後工業化時代,做了前工業化的事。

本來就對於鍾琴或特雷門琴之類構造繁複奇怪的樂器,情有獨鍾的Martin Molin 在一次訪談中,說到他之所以想要製作這一台機器的原始動機:

「數位編曲伴隨著我的成長,每個人都盯著螢幕上的格子。不過在數位化之前,就有人打造了許多美妙的可編程樂器,像是教堂鐘聲或是鐘樓的原理,在這些連動裝置都會預留一些可以編程的空間。」

2014年秋天,Molin跟樂隊的成員一起荷蘭著名的Spielklook音樂盒博物館,裡面收藏瞭600個形形色色、古典精致、滿佈機關的樂器,的八音盒,看完他突發奇想, 決定也要動手做自己的木工編曲樂器。當11月開始這個計畫的時候,原本打算兩個月在當年耶誕節前完成的連動裝置,最後卻花了14個月才完成這台總共有超過3000個零組件,加上3000個螺絲,500個樂高積木的零件,到了2016年1月正式完工,成為可以提供 32 種聲音的機械藝術品,要轉動齒輪與曲軸才能操作的手動音樂盒,裝在樂器上,結合鐵琴、電顫琴、大鼓、踏板鼓、低音吉他、鐃鈸與其他樂器, 靠 2000 顆在內部隨軌道運行的齒輪、傳送帶,小鋼珠運行的過程當中井然有序地通過32條回路,準確掉落在顫音琴等發聲部位,再以流暢的動作落水回收到後臺,每個細節如果稍有差錯,就無法完美呈現,最後才變成了3分鐘32小節看得見的音樂,起初是用E大調演奏樂曲,後來變換成C大調。

對,這麼費事做成的機器,只能彈奏一首3分鐘的樂曲,別的什麼功能都沒有,因為體積太龐大,也沒有辦法去任何地方巡迴演出,而且這首曲子放在youtube上面供人免費點閱,他的心血結晶並沒有辦法為他帶來任何財富。

如果你有足夠的能力,願意做同樣的事嗎?

Martin Molin製作的這台鋼珠機,從一個80立方釐米的小方塊開始打造,每一個零件都是由他手工切割、鑄模、調整,組裝,一點點的試做,不斷實驗,慢慢修整出來,每一個大大小小的齒輪,動手做之前,會在一個加拿大的木工網站woodgears上先在電腦裡用3D軟體計算好尺寸大小甚至是轉速,然後列印出圖紙,將圖紙貼在鋸好的木材上,接著按照圖案仔細切割,鑽洞,打磨和組裝,每一個零件都要手工打磨。比如說發現回收鋼珠的時候太嘈雜,於是自己用縫紉機裁切底部需要加放的海綿,減輕鋼珠和木頭的碰撞。實際上這台彈珠機一直到完成為止,原型設計和改良改過14次,沒有任何一個部分是簡單、速成的。

這是長大到30幾歲以後,才具體實現的兒時創作奇想,這需要許多客觀條件的配合,除了STEM四個領域的知識,他要懂音樂、視覺、後期編輯還要有瑞典社會的寬容,跟福利制度的支持。這是個完整的系統,而我說的,不只是這一台精緻的彈珠機器。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夠懂所有的學問,所以透過加拿大的木工網頁woodgears可以計算各種數值,生成需要的齒輪組圖紙,甚至按照數值模擬生成動畫,所以即使不懂機械制圖的人,也能夠畫齒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