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兆豐金的海外洗錢案爆發之後,金管會恰好在明年(2017)即將面臨亞太洗錢防制組織(APG)的互相評鑑,於是在9/6發布新聞稿,限縮了電子支付,不但每月交易金額上限由一萬元下修為五千元,電子支付的身份認證更由原本可以只要提供行動電話號碼即可使用,改為更嚴格的必須多提供電子信箱或社群媒體帳號,且原本給電子支付業者的實名驗證放寬期間,也由2018年12月底,改為2017年9月底,整整砍掉了15個月。

換句話說,金額腰斬、身份認證更嚴格、實名放寬期縮短,對台灣的電子支付業者而言,無疑是一大打擊。

不過或許最令人納悶的是,防制洗錢的確很重要,但是跟電子支付之間有什麼關係呢?現在的哪一樁洗錢案,是由電子支付的方式進行的?而動輒數百萬以上的洗錢,又怎麼會是去限縮原本每月交易金額上限就只有一萬元的電子支付?

此外,金管會顯然對於NCC的行動電話身份認證的可信度相當質疑,因為要取得行動電話號碼的現行規定是要以雙證件申請,而金管會卻認為只有行動電話號碼不足以做為電子支付的身份認證?但是更可笑的是,金管會所提出補強身份認證的方式,竟然是任何人隨便都可以申請到的電子信箱或社群媒體帳號,金管會難到不知道這兩個身份沒有拿來進行認證的可信度嗎?

其實這次的改變可說是朝令夕改,金管會其實才在一個月前(8月2日)公告要修法放寬第三方支付身分認證機制,只用行動電話號碼註冊的使用者,即可開設僅有代理收付功能的「過渡期帳戶」,這種帳戶每月交易限額及交易次數都有限制,第一階段在 2017年12月底之前,每月交易限額1萬元,交易次數限10次;第二階段在2018年的1 月1日到當年度的6月30日,限額5000元,交易次數是5次;第三階段為2018年的7月1日開始,到12月底,限額3000元,交易次數是3次。

有沒有發現,限制越來越嚴格?其實這樣的放寬是給業者一個「試辦」的過渡期,一開始沒有實名沒關係,先讓市場習慣並且接受這樣的服務,再來慢慢要求使用者以實名身份進行第三方支付或電子支付。而這樣的放寬,也讓歐付寶、橘子支與國際連等業者原本可望在近幾個月開通服務。

不過在限縮之後,業者恐怕不但有苦難言(誰敢得罪掌握生殺大權的主管機關?),這樣的服務還推不推得下去可能也沒有把握了,畢竟多要求一筆資料,就一定多流失一群使用者,而這個「朝令夕改」的影響,卻因為無從比較而難以估計。對有意從事Fintech創業的團隊來說,這種政府也絕對不是能打交道的對象,對傳統金融業者的監管無能,出事後沒有針對傳統金融業者採取任何行動,竟然是管制沒有出過事的金融科技業者!

兆豐金海外洗錢,金管會:......
一銀提款機盜領,金管會:......
樂陞連五根跌停,金管會:......
電子支付沒出事,金管會:以後交易上限腰斬,一個月只能交易五千元

金管會在一個月後大幅度改變政策的「髮夾彎」,宣稱是為了評鑑做準備,並且指出:「評鑑結果如不理想,除影響我國國際聲譽外,將衝擊我國金融機構業務發展及國人金融交易活動。」但其實我認為我國國際聲譽早已因為金管會的失職,在兆豐金海外洗錢案發生的時候就毀於一旦了,而真正衝擊我國金融機構業務發展及國人金融交易活動的,也不會是評鑑結果,而是金管會的朝令夕改,該管的不會管,不該管的又管得莫名其妙,今天業者砸了大額資本準備全力衝刺台灣的電子支付,開通前夕卻來個政策大轉彎,這樣的損失如果要金管會負責,豈不又是另一件「全民買單」?

但真正全民買單的,恐怕是台灣原地踏步的電子支付,看看國際上有多少的商業模式與經濟規模是奠基於電子支付的發展,而這些可能性在台灣卻都因為金管會這顆巨大無比的擋路石而變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這次的法規調整,與其說金管會是在為洗錢防制做準備,不如說金管會是在為「電子支付防制法」做準備。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