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傳出「臭跩貓」LINE貼圖被「宅貓妙可」告疑似抄襲,最新發展是,這位告別人抄襲的「宅貓妙可」本身,也被另一個作者「愛蜜莉的異想世界」控訴(疑似)抄襲他們家的「波奇」貓。

接下來台灣肯定會不斷討論「網路抄襲」這件事,如同美國人討論一個多月前美國共和黨大會,總統候選人川普的太太的「講稿抄襲」事件。

前天,有一位美國紐約大學老師再次的在網路上撰文提起川普夫人和抄襲講稿這件事

她敘述了一個驚心動魄的真實故事──這個老師明明已經要求每個學生在交論文前都必須使用神奇的網路工具「Turnitin」來檢查「疑似抄襲分數」,有一位學生在交作業前使用Turnitin檢查,明明被查出有「50%抄襲」,卻還大剌剌的將他的論文送進來,當老師問起,那位學生竟然苦笑:「原來我改得『不夠徹底』,下次會改進。」

什麼?

這位老師痛心的寫道,這學生並不是在「耍皮」,他是真的打從心裡這樣想。

這整個世代就是這樣想。

整個世代都已經習慣什麼事都從網路上找東西,然後修改。當你被「抓到抄襲」,只代表你改得不夠多。

「下次要改進,改多一點。」學生說。

重點是,為什麼會變這樣?

而且,在美國人的眼中,東方人尤其會這樣?(這位老師特別點出他的這個學生並非國際學生,而是美國西岸長大的美國人)

為什麼?

為什麼「抄襲」已經深入此世代,大家不願創作,永遠從「參考別人」開始?

我覺得,問題並不出在便利的網路。不能什麼都怪網路!

一定有其他更合理的、更有邏輯的「原因」,一個尤其可以解釋「東方人特喜歡抄」的背後原因──

我突然覺得,我找到了答案。

首先觀察台灣這邊三隻「貓」的臉書粉絲人數(雖這不是最佳評斷標準),這疑似抄襲的上、中、下游,粉絲數分別為:2.4萬、4.4萬、22萬,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有抄襲,那抄襲者竟然比它抄襲的對象的粉絲數還要高,而且不是只高了一點點,而是高了近2倍、近5倍!

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抄襲者真的「成功」的「參考」了被抄襲者的成功元素,再加上調整(或許是混合了其他同樣抄來的元素),一個抄一個,愈「疊」愈高,愈來愈成功。

這就是「事實」。抄襲者可以變得更成功。

換作是你,要不要抄?

要不要變得更成功?

突然想起曾經碰過的一段親子對話──

孩子今天回家作業是寫作文,因為爸爸節到了,主題是「我的爸爸」。孩子坐在桌前苦思,想不出來。媽媽看到了,就說「啊,作文?」媽媽說:「簡單啊,你不是有一些範本,拿來讀一讀,就知道怎麼寫了!」

孩子有點迷惘。

「可是,那些範本,不是在講『我的爸爸』。」孩子說。

「當然不是啊!不過,那些範本會教你,怎樣才會『寫得好』。」媽媽說:「你要先學會別人怎麼『寫得好』,自己才能寫得『好』!」

天啊,連「我的爸爸」,也要參考別人的爸爸才能寫得「好」。

我也想起,多年前曾帶著一本書去投稿,一位總編讀了很不爽,直接指著她桌上三本書。

「來來來,你去把這三本讀完,」她說:「這三本賣得很好。」

「你讀完之後,或許會寫得『好』一點。」

那位媽媽、那位總編,都是希望我們能「寫得好」,你不能說她們是錯的──的確,學生想要「更好」,就必須去學才能變更好。

但,創意這件事,有分好壞嗎?我大半輩子都在搞創意,訓練別人搞創意,我發現,以「訓練創意」的角度來說,太愛「學習」,反而抑止創意。尤其東方人又特別的注重強迫式的學習。當你明顯不足,簡單,就是「學」就對了。其他事情或許可以硬是要學,但「創意」可不是「學」來的!

你回去問問你小孩,當他面對一張白紙,很想很想很想畫出一張「偉大」的作品,他,會怎麼做?

如果他說,去看看報紙上那些厲害作品是怎麼畫,或上網去找找各屆的得獎作品怎麼畫,那你必須「扳起臉孔」。

你必須扳起臉孔,嚴厲的告訴他,不行,這是錯誤的第一步。

然後,你必須微笑。必須和煦。必須明確且有把握的。告訴孩子──其實,你,不必畫「好」。你自己的畫,沒分好壞。因為你好美。你好好。因為只要畫出你自己,就是最美。

因為只要畫出一張畫,非常的非常的有「你」的個人風格,就很特別。就是「好」。

全世界有幾個東方父母會這麼說?

全世界看起來有很多創作者,但事實上創作者有分兩大類,一種是一開始面對一張白紙,畫出自己,另一種是東抄西抄南抄北抄的,混合成他自己,然後,就像那位美國老師形容的,用Turnitin軟體測試看看他改得夠不夠多,有沒有違法,就交卷了。

第一步,就決定了你是哪一種的創作者。

據最新提告的愛蜜莉作者說,他是到「上星期」才因為新聞事件而知道有另外兩個疑似抄襲者的存在,也就是說,這些日子來,他的第一步都是「關在房間裡」自己畫自己的,根本沒去看這些「後輩」是怎麼畫的。

這是原創者的心聲。喜歡原創的人,就是喜歡自己面對一張白紙做事。

沒錯,他的書,可能賣不過人家的LINE貼圖。

從粉絲數來看,他似乎並沒有比較成功。

但,到底是誰比較「成功」呢?沒錯,現在來看,疑似抄襲者似乎比較成功。

但以後呢?你希望你的孩子,在這一篇作文現在就很成功,還是「以後」很成功?

不只我們的孩子,乃至於對現在這三位優秀的插畫家來說,他們要的,應該都不只是「現在的成就」,而是未來10年,他們或許有機會變成下一個Charles Schulz(Snoopy作者)、Jim Davis(加菲貓作者)、Matt Groening(辛普森家庭作者)……。

如果想要現在就成功,那就盡量抄,然後不要被抓到。

如果想要未來「更大的成功」,必須要有原創的「習慣」。從一張徹徹底底的白紙開始。只有原創的「習慣」,才能持續的繼續變得更強大,繼續推出前人從未推出過的東西,這是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在30年後能發生的事,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