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中國暢銷作家劉同,先前巡迴校園活動時的精彩演講內容,主題為「我們為什麼要讀大學?」。

此篇文章在大陸引發了許多網友討論與分享,9月開學不久,希望能與大家分享,不管是對學生,或是已進入社會的大人們都會有所啟發。

綿陽中學的同學們,你們好。

我現在很緊張,印象中,我的人生大概有兩次極致的緊張。第一次是考大學的時候,因為不知道自己能否考得上。第二次則是幾年前去清華和北大演講,那可是我根本不可能考上的兩個學校,面對那些成績優異的學霸,心中十分忐忑。

但後來我想通了。讀高中的時候成績落後,輸了同學一大步。但是進入社會之後,我很努力地工作,慢慢追上了一些人。走到今天,我可以大聲地說一句:「看,我並沒有輸」。對我來說,人生不僅僅只有高考(等同於台灣的大學指考)才是最重要的關口,其實,人生一段一段全都是關口。每個關口都要努力、都能努力,都有機會去努力。

今天想和大家說的題目是「我們為什麼要讀大學?」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免不了回憶過去,那是我不願意回首的日子,因為它對我來說太黑暗了。

三年前《人民日報》有一篇新聞報導,說是一位父親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讀大學,因為他認為讀大學需要4年時間,還要花掉8萬塊學費(約台幣40萬)。畢業後找的工作可能月薪也就兩、三千人民幣,他認為太不划算。那位父親就說,要女兒高考之後直接打工就好了,4年怎麼做都可以賺個十幾萬。而這十幾萬還可以創業、買房子、做投資,多好。

新聞一出來,人人譁然,大家開始瘋狂討論。

如果那時我還在讀高中,肯定會特別興奮地拿著這張報紙給爸媽看。我會說:「你們別再逼我考大學了,就讓我早一點工作吧,提前為你們賺錢養老,早日實現我的價值,多好啊。」

那時的我固執地認為,成績好就是為了讓老師開心,讓爸媽有面子,讓七大姑八大姨羨慕,指指點點說,瞧人家孩子多棒。但是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我特別羨慕那些天生就會讀書的同學,小學前十名、國中前十名、高中前十名。他們應付考試不費吹灰之力,人家是一做就全對,我是一看都不會。我絞盡腦汁也做不出來的題目,他們微微一笑就知道答案了,完全用智商碾壓了我。久而久之,我認定了一件事,功課好、成績好,對我來說就是無法實現的白日夢,而我的存在就是個笑話,就是為了做優等生的陪襯。我認為自己完全不具備學習能力,那我為什麼要強迫自己去考大學,讓自己輸個徹徹底底呢?

高三那年,有同學要去長沙的湖南師範大學考中國傳媒大學的播音系,就問我說:「劉同,要不要去考?」說實話,我哪學過什麼普通話啊?我的普通話真夠爛的。但轉念一想,反正已經高三了,自己又不想考大學,閒著也是閒著,如果跟著去考,而傳媒大學的招生老師又聾又盲呢?萬一把我錄取了,豈不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嗎?

事實證明中國傳媒大學的招生老師既不聾也不盲,事實證明天上永遠不會掉餡餅。我在初試就被淘汰了,而我的那些同學都進了複試。

既然如此,我就乾脆死了心,來都來了,那就在校園裡隨便轉轉吧。於是,在同學參加複試時,我就繞著整個大學城(由湖南大學、中南大學和湖南師範大學組成),一點一點地慢慢逛。我看到那些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大學生們結伴成群,一起彈吉他、一起唱歌、一起表演話劇、一起喝酒、一起看電影,在英語角用英文隨意聊天。在我眼裡,大學就好像幸福自在的天堂一樣。

在大學裡,一個人可以參加很多社團、交很多朋友,擁有無限多的選擇,以及最大限度的自由。在那幾天,我看得目瞪口呆。這和我在中學裡單調壓抑的校園生活完全不一樣。甚至,我還發現男生女生親密地走在一起,別人也不會用異樣的眼神看他們。我完全無法理解這是一個什麼環境,難道大學都是這樣的嗎?

回家後,我就一直想這個事情。我的家鄉在湖南郴州,那是一個小得不起眼的城市,生活了十幾年,周圍的同學和熟人都是一樣的,親戚朋友也是一樣的。同樣的面孔、同樣的思維、同樣的習慣、同樣的言談。生活圈子極其狹窄,我稍微發生一點事,立刻傳得人盡皆知。人人都知道我的罩門,所有人看見我必說的一句話就是:「劉同,你根本考不上大學,你真的不是塊讀書的料。」所有人都在唱衰我、看不起我;所有人都認定,劉同這孩子,就這樣了,這輩子都沒什麼出息。

時間一久,我產生了破罐破摔的念頭,我抵觸所有人,抗拒所有人。我不是不想考大學,只是太討厭那些在我耳邊叨叨著一定要好好用功的人,他們好像是情感的綁架者和踐踏者,以所謂的「用心良苦」、打著「為你好」的旗號,不斷打壓我、踩扁我,讓我深信不疑地認為自己就是差、差、差,還有一無是處。

從師大回去之後,我突然開竅了,眼前似乎打開了一扇門,通往一條從未見過的道路。我不再消極對抗、不再懈怠沉淪,我開始強烈地想嘗試一種新的生活,我想認識更多有趣的人,而不是十幾年來,隨時隨地諷刺我的那些熟面孔。我也想去參加那些社團,接觸全新的世界、全新的人群。我想擺脫父母的安排,不再由別人告訴我該如何去做。

那一刻,我幡然醒悟,彷彿被打通了任督二脈,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我必須得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我不考大學,留在這個小城,找份看得到盡頭的工作,那這一輩子就真的全完了,只剩死路一條。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自己之前有多蠢。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在跟成績好的同學較勁,在跟那些逼我學習、諷刺我落後的人對抗。從前我的學習目的似乎只是為了要爭前三名,而我無論如何也爭不到。我人生的全部挫敗都源自於此,我所有的精力、思考,也都集中耗費於此。

我一直以為讀書是為了父母、為了老師、為了在同學面前揚眉吐氣、為了在親戚朋友眼裡有面子。但從湖南師大回來後,我完全轉變了,我清楚地意識到,考上大學,不為任何人,只是為了自己。為自己能夠展翅高飛,離開一成不變的環境,飛到更高更遠的地方,去認識更多更好更有趣更優秀的人。

我太晚才明白這個道理。但是,世上從來沒有太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