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不乏有人覺得自己空有才華,卻不能大展長才,因此怨嘆自己這匹千里馬,沒遇到真正的伯樂。然而,這樣的感概可不獨現代人,唐代大詩人李白更是經典中的經典。「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這些詩句,再再凸顯出李白抑鬱不得志的心情。

說起李白,當是世所公認、毫無疑問的才華洋溢,他4歲接受啟蒙教育,10歲讀諸子百家,15歲「觀奇書,學劍術,好神仙」,多首詩作受到名流推崇,26歲離川求仕,到長安被賀知章譽為「天上謫仙人」,後來唐玄宗聽到他的詩名,還把他召進宮裡,擔任御用詩人;他不獨才華洋溢,人品更好,豪邁灑脫的個性,為他招攬了一批相與唱和的詩友,知交滿天下。照理來說,這麼一個才華與人品兼具的人物,應該能夠平步青雲,但他始終仕途坎坷,才會藉著縱情詩酒,抒發自己懷才不遇的心情,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

能力有其屬性,分不清楚很容易原地空轉

許多人都認為自己有才華,只是欠缺一個表現的機會與舞台,但卻忘了細究自己的能力屬性為何。同樣是人才,人事管理與藝術創作是完全兩樣的能力,但不明白的人常以為可以跨領域勝任,加倍努力的結果,是事倍功半。

博通經史的李白也犯了同樣的毛病,他的作品備受世人推崇,讓他誤以為自己在政治上也有同樣的能力,卻忽略了詩才洋溢不等於治國之材,他自信滿滿的設下「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的目標,透過「干謁」想辦法求用,可是卻不得其門而入。

所謂的「干謁」,類似於現代的自薦信,是透過作品或書信以求重用,為此,李白遊走於權貴之門,希望受到賞識而入仕。他的作品確實得到很多的讚譽,照理來說,沒有理由不得到重用,但結果卻不如預期,為什麼呢?原因就是出在能力屬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