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不少人覺得,經過許多年消極聽課、考試、排名教育殘害,許多學生被壓抑得沒有主見、沒有行動力、和社會脫鉤…這個時代需要教育體系深刻而全面的改革,卻始終無法達成,遙遙無期。

但板橋高中的顏椀君老師認為,也許不用等到全面改革,打掉重練,也能培育有主見、行動力、和社會緊密連結的學生。我問她有什麼法寶,答案是「志工」。

高中生擔任志工,換取服務時數,在許多人眼中都是形式主義的最好例證,能夠有什麼教育意義?後來我才明白,「志工」可以成為深度的教育方案。

教「人」,不是教「科目」

顏椀君從擔任教師時,就有一個體悟––她不要當一個教「科目」的老師,她要教學生怎麼「成為更好的人」。雖然她本身是「藝術生活」這一科目的老師,她從來不用科目、班級來界定她的教學。

因此,當她在板橋高中教課後,自然而然地開始想:「如何把學生從每天被動的聽課、壓抑的考試之中抽出來,有真實的行動、體悟,和真實世界互動?」在一次花東旅行中,顏老師和一位台東的國小校長討論出一個想法:「台東的小學很缺乏英文和科學的教育資源,也許這是台北的高中生可以服務幫忙的地方。」

當年,顏老師就集結了四個老師、十來個學生到台東辦國小的英文科學教育營,他們一個多星期每天睡學校,用最節省的方式完成了教育營。

板橋高中「藍帆志工團」目前約有12-18輔導老師 ,2016年暑假期間,分成4團,去了苗栗、台南、緬甸和蒙古,但是這樣的志工服務,到底讓學生學到什麼呢?

同學,你自己決定吧!

「藍帆志工團」帶給學生的最重要經驗,並不是一次次的出團活動,而是學生最缺乏的「自主負責」。

出服務團的成本費用,一部分由老師募款,但同學們也要參與出力。同學們要自己想辦法寫募款計劃投給企業、參加比賽,甚至投給政府部門––老師會給輔助建議,由同學們發起和負責。

每一次有地方邀請藍帆志工團服務,一開始會由老師和對方討論評估對方的需求,並且確認有老師能空出時間帶學生前往。但是在確認出團之後,各種執行細節都交給學生進行。「參加志工團的學生,不是老師的部屬,他們要自己發想、判斷、規劃,負責;甚至比較有經驗的高三學生,是可以直接獨當一面,和合作對象進行溝通協調。例如,雲林的國小提出需要英語和科學的五天課程,參與的高中生就直接負責設計規劃。」

「有一次,某個廠商願意贊助––但不是錢,而是一卡車各種蔬果,我們看到都傻了,但同學們就想到,可以在學校設攤位,師生接力打蔬果汁義賣。另一次,遠傳捐贈了價值10萬元的商品,以及一個園遊會的義賣攤位,同學們負責販售,最後成功變現10萬塊。」顏老師說,「志工團的同學們現在已經習慣了,遇到困難,他們都知道要做計畫、找方法。」

「這還不是最誇張的,我們的同學和校長提議,在學校蓋一個窯,他們想要烤披薩賣給老師同學。校長撥了校園的一角讓他們試試看。這些同學們,還真的看YouTube相關影片,加上和泥水師傅請教,真的蓋出一個窯,還烤出了披薩。」

「只要你給學生發揮的機會,你一定會被他們的才華所嚇到。」顏老師拿今年在蒙古「俠義千里」辦的自造者培訓為例「我邀了兩個板中學生與真理大學和成功大學的大學生一起去,他們要在當地負責一系列的3D列印、雷射切割、自由軟體課程。

結果,內蒙古的三梯培訓,第一梯他們當助教,第二、三梯他們直接上場當講師,教內蒙當地的老師。另有一場是在外蒙,教小學生,他們現場組裝了20台3D列印機、雷射切割機,固障時他們負責維修。兩校的大學生看到他們的表現也相當肯定。」

為目標而作,為達成而學

「在志工團中,老師是資源,而不是指揮官,學生做不到的可以幫忙協調、給建議。在任何活動之中,老師會帶著學生驗收,以及檢討評估,讓他們成長以及做得更好。」

「經驗較豐富的學長姊,會把執行經驗傳授給學弟妹,例如我們也常去安養中心陪伴老人,學長姊會告訴學弟妹要做什麼樣的準備,在去之前要和安養中心負責人確認哪些事情、要注意小心什麼。曾經有一次,同學們演奏《望春風》,全部老人哭成一團,有人太激動,後來就納入我們的傳承材料。」顏老師說。

「同學們要服務什麼,就要先學什麼。要去教國小,他們就要找有經驗的國小老師,帶領他們了解對小學生的教學技巧、教案設計、團康活動帶領技巧等。在我們辦理緬甸服務隊之後,就要找人來教緬甸語、緬甸文化。又因為我們要去緬甸是為了去建一個華文圖書館,因此同學們還要和台大圖書館的專業人員,學習圖書館設計管理,並到緬甸教給當地人。」

最高標準,對自己負責

聽完顏老師的描述,我咋舌了:「以高中服務隊來說,你們的規格未免太高!」顏老師回答:「我都和同學們說,這不是規格高,是你應該做的––沒有人應該因為你是高中生就放寬標準。」

我們和學生說:你們自己要做好時間安排和規劃,無論請假還是要補課,總之你們要為自己的課業負責。如果你無法兼顧課業,你可以不參加;但如果你真的很想參加,你會想盡千方百計,達成你的目標。」

令我意外的是,雖然有「藍帆志工團」這個名稱,但其實它並不是協會,不是社團,不是任何形式的正式組織。同學們甚至不能抵消服務時數,也不會得到一張證書提升申請大學的優勢。

那麼,學生終究是為什麼而參與服務隊呢?「志工團的同學們,發現自己喜愛從服務他人的活動中,發現自己的行動可以帶來價值;也有些是發現在服務與準備的過程中,可以培養自己的人格特質與專長,發現自己能做到更大的事。其實,這些才是參加志工服務最大的收獲。」

原來,這是志工團的教育功能:以前習慣的都是為考試而學習,但現在,他們開始為「自己的目標」而學習;以前他們怕考不及格,現在他們怕「做得不夠好」。他們開始為自己負責,開始自我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