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讓上海迪士尼20年內賺不了錢!」今年六月,在上海迪士尼開幕之前,中國首富王健林,鐵口直斷,籌建及營運成本過高的迪士尼,在自身經營的萬達樂園的包圍策略下,很難賺得了錢

上海迪士尼開幕時程,當然沒有因為首富唱衰就延期進行,不過,六月底開幕、一票難求的蜜月期盛況過後,最近陸續傳出樂園兩個月吸客不足百萬、黃牛票大砍價的情況發生,果然,迪士尼在八月正式宣布,門票將在九月降價25%的消息。首富預言的可信度,似乎越來越高!

就在迪士尼宣布降價不久,王健林在接受大陸名主持人陳魯豫專訪時,再次高調看壞迪士尼前景,直說,他自己萬達集團旗下的樂園,設施比迪士尼多一倍,成本只有八分之一,從競爭力來看,遙遙領先迪士尼。同時,他也極度看好中國體育產業未來的前景,預言中國體育產業產值,將在10年內,勝過美國,達25兆台幣,以下是《鲁豫有约》中王健林專訪的QA節錄:


問:你有派人到迪士尼看一下?

王健林:還用看嗎?設計圖紙都知道,不用看。

問:價格呢?

王健林:我們成本大概只有迪士尼的1/8、1/9。你想想,除了建造成本他們是我們的9倍、10倍之外,還有管理成本,至少是我們的5倍。

問:它在上海會不會具有一些優勢?上海那個城市會吸引到一些人。

王健林:它在上海有一點優勢,但是正因為這樣我們在無錫也幹一個,無錫居於上海、南京、杭州的等邊三角中心,都是30分鐘到35分鐘,目標就是針對迪士尼去的,我們目標就是讓上海迪士尼20年內盈不了利,就這個目標。

問:這事他們知道嗎?

王健林:知道,我公開演講,就這個目標,我一定要讓崇洋媚外的這批人好好的認識一下。迪士尼可能在10年前,乃至80、90年,肯定是世界最優秀的公司。你就想胡牌,你叫了,我們叫截胡。我在中國這麼多城市周邊到處建,我叫你胡不成。為什麼開迪士尼,它是因為缺乏文化自信。

我本來想退休,但現在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標。新的人生目標就是,一定要幹幾件事,起碼拿幾個獎...比方說電影,現在都唯奧斯卡、金球這種,咱們想辦法來整一整。

問:現在你們旗下這些哪個是你個人最喜歡的產業?就是你最感興趣的。

王健林:體育產業。過去體育有句名言叫和平時期的戰爭。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或者一個公司或者一群人,互相間競爭,表現什麼呢?最好的表現方式就是競技體育。真性,男人或者什麼對抗性的,非常好。足球、籃球、冰球像這些,橄欖球,真是,三年前佈局體育產業的時候,國內幾乎沒人看得懂。或者看好者極少,覺得花十多億歐元買一個體育公司,說它價值在哪裡,但是現在你看價值就出來了,而且中國已經把體育產業提上目標,10年之內做到世界第一。我們規劃是5兆人民幣,比美國還大。

我現在最喜歡這個,體育產業一個是觀賞性好,對抗性強,看的時候熱血沸騰的。你看在好玩當中還能賺錢,甚至能賺大錢,我現在最喜歡的應該是這個。

問:在好玩和賺錢相比哪個更重要?

王健林:當然賺錢最重要。我完全是我自己玩倒無所謂,一兩年內要推到市場上,IPO上市,我就有一個對股東負責的問題,規模做大,收入增加、利潤增加。

問:財富現在對你還重要嗎?

王健林:不重要。我現在不是追求財富,我是追求一種境界,追求一種情懷,我就是試圖努力改變世界上什麼事情由洋人說了算,以洋人標準作為國際標準這件事情。

原來,國際化特別害怕,覺得能行嗎,其實我們早就有能力走出去了。就是覺得,這行嗎,國際跟國內的文化制度,這種管理能不能行。

問:害怕什麼呢?

王健林:害怕失敗,成功了做事就特別怕失敗,所以我們就有好多次的這樣機會,都沒敢走出去。自從買了AMC(美國連鎖電影院),而且由於我們自己的制度調整獲得了成功,徹底建立了自信,覺得跨國發展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特別是在國際化的發展上獲得越來越多的成功,萬達的這種自信心就越來越強。

問:每一次轉型前你們害怕嗎?

王健林:轉型害怕這個談不上,但是如履薄冰,哆哆嗦嗦這個心態是有的。就不敢邁的步子那麼大,或者說試著來。

問:你是越做越意氣風發,還是越來越如履薄冰?

王健林:應該越做越如履薄冰了,還不是意氣風發。我做過超市,我做過醫藥,幹過三個工廠,變電站設備、電梯廠,可以說是什麼都去摸索過,後來發現這些行業都不太靠譜,最後還是覺得做一個商業地產靠譜,為什麼呢?我跟大家講起碼商業地產咱會,這個活咱會50%,就差50%不會,咱去找一些商業人才來,咱去做這個事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