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貼別人,心情好這件事一定要自動自發才有意義。 教導孩子做好事,心情會很好的教科書,活像藥盒上寫的藥效,實在很膚淺。

道德這字眼真的很膚淺,要說有多膚淺,就像洗手間貼的標語:「保持洗手間清潔」般膚淺。

當然保持洗手間清潔是基本公德心,我看到洗手間很髒,一定會忍不住動手清掃。即便在外頭用餐,要是走進餐廳的洗手間發現前一個人的衛生習慣不太好,我一定會打掃,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所以我已經幫無數人清掃髒污的洗手間。

但每次看到「保持洗手間清潔」這張標語,我說什麼也無法苟同,因為貼這張標語的出發點根本是錯的,與「弒親是大罪」、「不能盜取別人的財物」、「不能幹些姦淫之事」的意思無異。

「不可以說謊,做人要堂堂正正」。

這是打著道德旗幟的招牌標語,但總覺得流於表面,而且很矛盾。

講述道德的教科書裡有一幅插圖,臭著一張臉的小孩坐在電車座位上,一旁的大人假裝睡覺,因為面前站著一位老人家,小孩和大人都不想讓座吧。

這幅插畫的旁邊有個提問。

「這種時候該怎麼做比較好? 大家想想吧。」

我想你我心裡都有答案,而且早就有答案,「既然不想讓位,那就和身旁的大人一樣裝睡」這是老師肯定不會認同的答案。

讓座給老人家才是正確答案。

這…不是說謊嗎? 之所以臭臉,不就是不想讓位嗎? 不正視自己的心情,這樣對嗎?明明不想讓座,卻要裝作很開心地禮讓。

這和對孩子說謊有什麼兩樣?

書上還告訴我們做好事,心情會很好。

也許心情很好,但也有覺得痛苦、不知所措的時候,不是嗎? 就像孩子每天補習到很晚,拖著疲憊身軀搭電車,但遇到剛爬完高尾山,神清氣爽的老人家,還是必須笑著讓座,心情怎麼可能會好。

我小時候也被教導要讓座給年長者,要是有老人家站在面前,還坐著無視的話,就是個傲慢小鬼。

這時候哪還需要什麼博愛座,電車上的位子都是博愛座,只要有老人家上車,小孩子就必須毫無理由的讓座。

因為現今的道德教導我們,讓座給年長者會讓我們「心情好」。

難道讓座只是為了求心情好嗎?

既然讓座反而心情很差,就有理由不讓座啦!

所以讓座這件事是一個人的教養問題,也可以說是一種美感問題。

給個人的教養問題扣上歪理,什麼讓座會心情好,根本就是大人唬弄小孩的說法。

話說回來,旁邊的大叔裝睡就很不應該,不是嗎?

大人必須做孩子的榜樣,率先讓座。

於是小孩起身讓座,換來老人家一聲「謝謝」,小孩頓時感覺:「啊啊~心情真好!」應該是這麼回事囉?

問題是,講述道德的教科書只寫著這麼做會心情好,並沒有深入孩子的心,如同識破魔術戲法般,毫無樂趣可言。

體貼別人,心情好這件事一定要自動自發才有意義。

教導孩子做好事,心情會很好的教科書,活像藥盒上寫的藥效,實在很膚淺。

說穿了,根本就是不入流的洗腦手法。

或許有些孩子被洗腦得很徹底,這些小鬼長大後肯定成了不怎麼樣的大人,甚至耿直到令人有點辛酸,搞不好他們會被哪裡冒出來的新興宗教洗腦,打著宗教名義,賣些佛像、壺之類莫名其妙的宗教商品。

書籍簡介__說真話的勇氣:北野武的新道德

說真話的勇氣:北野武の新道德
作者: 北野武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6/04/30

北野武:「千萬別相信那種滿口道德的傢伙。」
大人總是強迫孩子接受從自己年幼時,一直傳承下來的「道德」,因為大人們深信「好事」永遠不變。
隨著世間變化,我們和別人、世界的相處方式也逐漸改變。


世間其實沒那麼險惡,孩子們的道德觀也沒那麼糟。
或許應該說,變得更有道德。
要是不徹底施行道德教育,孩子們勢必學壞的說法,只能說是老一輩的錯覺。
他們卻堅信這種錯覺是「好事」。所以想灌輸孩子這種錯覺。
因為做好事會心情好。


沒必要把老一輩的戲言當真。
硬是強迫孩子接受陳腐的道德,這世間也不會變好。比起致力於這種蠢事,教導孩子動腦思考、用心判斷才是最重要的事。
重要的是,大人自己必須先動腦思考。
不要一味依從別人訂立的道德。
我寫這本書就是為了表達這看法。
再來就要靠你自己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