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看兩段真實發生的事:

A君就讀一間著名的私立中學,升學風氣相當興盛,學校圍牆上的排行榜寫滿了考上國立大學(還有醫科)的校友名單,同學們顯得積極向上,努力跨向美好的前途。然而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下,A君卻開始蹺課,他喜歡晃蕩在外,找人打麻將、賭博,後來又闖了點禍,接受法院的保護管束。

A君的父母失望地對他說:「我們這麼辛苦栽培你,你看看,你就是交到壞朋友!」

B君小時候的成績並不好,為了學習一技之長進入專科學校,班級裡頭大家都不太愛唸書,成天結伴去逛街、看電影、打電動、把妹。沒想到B君在這樣的環境下,卻突然開始覺得這樣老在外花錢鬧事,其實相當浪費生命。他開始回到課堂唸書,請教老師問題,最後比全班同學都早取得產業實習機會。

B君的父母卻似乎對此不以為意,只跟他說:「書要讀,身體也要顧。」(然後塞錢給他)

B君也沒亂花,專科畢業的時候,存款簿裡已經存了26萬元。

平平都是孩子,為什麼有些人近墨就變黑,有些人近墨卻翻紅呢?

我想,這是因為我們明明知道,卻常常忘了「教育=學校+家庭」。我們將孩子託管給學校老師,卻忘了放學之後,孩子們的「家庭課表」才正開始。

「陪伴」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做父母的,要多花時間陪陪小孩。

這句話已經被講到爛掉了。有趣的是,B君的父母是辛勤的工人,為了生活家計,他們幾乎日夜都在工作,並沒有太多時間和孩子在一起。A君的父母是坐辦公室的上班族,下班就回家,理應和孩子相處的時間比B君父母還要多。

我問A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A君說,父母哪是回家「陪」他,是回家「管」他的,所以他當然覺得外頭的朋友(賭博不要碰書的)才是他可以呼吸的「團體」。B君卻告訴我,雖然爸媽常常埋首工作,可是每次回家看到他們,就覺得父母這麼辛苦賺錢養他,自己還出去和別人鬼混相當過意不去。

於是我想起許多父母常常念小孩的那句話:「你怎麼這麼不會想啊!你怎麼不跟誰誰誰學學啊!」

身為一個母親,我也想問問自己:「父母不會反省的話,憑什麼叫孩子就要懂得反省?」

倘若讓我從心理學來「想」A君和B君身上所發生的事。我認為問題就出在「陪」和「管」這兩件事情上。

一個孩子在複習功課,當他需要父母坐在旁邊指導的時候,這稱為「陪」,主體(權)在孩子身上;當他明明不想要父母坐在旁邊、父母卻偏坐在那兒時,這就稱為「管」了(或者你可以說,監視!),主體(權)在父母身上。

青少年是種相當獨特(彆扭)的生物,當你越想唸他的時候,他也越想躲著你;當你只是用行為(失戀時,一碗煮好的綠豆湯,即便他不吃也不會感到生氣)或精簡的語言(留張紙條:爸爸很擔心你)來關心他的時候,他卻越會在挫折時想到你…

心理學家說,青春期「叛逆」的存在,是為了讓父母有個機會,調整與孩子之間的互動。而且,幾乎是人格發展階段的最後一個機會了。

對於父母而言,這段時間真的很難熬,一手養大的孩子就像長了翅膀一樣,以一種無可阻攔的速度朝他自己的未來飛去。但研究顯示,這卻是夫妻關係加溫的好時機。

是的,孩子不理我們的時候,我們總要學會找到能和我們一同取暖的人。

小檔案_許皓宜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博士,諮商心理師。
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教授心理學相關課程。
《商業周刊》官網「心理學會客室」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