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你有「被人表過」的經驗嗎?(「表」:泛指一種「衰」,請自行造句解讀)我有我有!(自己先舉手)

重複發生的問題,究竟誰的錯?

當時我在某間學校任教職,就在剛拿到博士學位、準備升等助理教授時,突然被叫到主管辦公室,排排坐的老闆們面色凝重,推派出一位代表告訴我,因為教學成績不及格,所以我不能提升等。

我聽了也面色凝重地回答,可是學生給我的教學評量分數都很高,是哪裡不及格呢?老闆們推派一位代表發言,斷斷續續說了幾句我覺得無法構成理由的理由後,我自覺很識相地下了結論:好吧,既然如此,那我辭職好了(是的,個性真的好衝動)。沒想到老闆們也慢條斯理地回應我:不行喔,如果離職的話,要賠80幾萬元。

(什麼?我算過合約,應該是20幾萬才對?)

當然,這談話變成一段不愉快的回憶,相互糾纏許久。許多年後,我到另一所學校任教職兼主管職,某個節慶活動前一晚,我因某些考量請同事隔天一早幫我向主管請假,然而種種變數下,同事還沒幫忙請假前,就被隔壁單位的某人員打電話來查勤問罪,沒過多久,我便突然從行政位置上被撤換下來。當然,時隔多年,我的個性雖然還是衝動,卻已不會做出「毅然辭職」這種違心的蠢事。

歷經此事的過程,還遇上許多為我打氣、罵小人的夥伴,但對我最有幫助的,是同事問我的一句話:「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都是你遇到這種問題?」這句話在我心裡深思許久,後來終於體會:衰運、壞運、不舒服的感覺,往往是由我們無意識的假設而來,「小人」就是和我們的無意識假設相處不來的人;「貴人」,是與我們的無意識假設契合的人。

換句話說,檢討事件和檢討別人雖然能緩解我們當下的焦慮,卻對職場的未來沒有幫助,唯有發現自己內在世界的假設出了什麼問題,才能幫助自己不要陷入重複循環的困境。是的。很多時候,小人的存在只是一種面對運氣不佳時刻的心理現象:我們會找到某個具體對象(人、物),來做為解釋衰運(低潮)的出口。

「假設」引導「想像」,「幻想」改變了「真實」在前面的章節裡,已經提過「投射」的心理概念。我認為,心理學家榮格有一個更深入的說法,十分適合用來省察工作低潮時,自覺犯小人,被人卡位、陷害和攻擊的心理現象。

首先,每個人都有心理黑暗面,其中包含一塊不被個人接受、厭惡的儲藏所在,或者對外在世界的補償性想像,榮格稱之為「陰影」。比方說,你很討厭某位同事,看到他的嘴臉就想揍他,雖然社會化因素讓你不會真的對他揮拳,但你心裡的陰影卻藏著各種折磨他的想像,於是你怎麼看此人都是厭惡,他的每個舉動似乎都被視為無可救藥的證據。這便是「陰影」所投射出來的「幻覺」,也是一種我們無從意識到的內在假設。

假設裡因為承載了不為己知的情感,投影出來的想像就會逐漸取代彼此之間的真實關係。一般來說,陰影會先投射在同性別的人身上,所以在同性的交往裡,你可能會迴避與某類型的人相處,或特別偏好接觸某類型的人,然而到了另一個時期,這些投射卻又轉移到相反性別的人身上。舉個簡單的例子,一位男士原本最討厭的是那些性格軟弱的男同事,沒想到工作年資漸長後,卻對職場上性格強勢的女人更為反感。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當出現這樣的(性別投射)轉變,是因為遇上了內在(無意識)的自己。雖然自覺是某些對象害你衰,但可能在你心裡轉不過去的議題,才是背後的元凶(換句話說,不是那些性格軟弱的人出了問題,而是你內在無法包容性格軟弱的人才出了問題);雖然表面上看來好像是你面臨工作低潮,但其實是住在無意識裡的你,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醒自己隱藏的性格特質,推動我們成為一個更為完整的人(也就是說,不是你無法包容性格軟弱的人,而是你不想包容性格也有部分軟弱的自己)。

是的,雖然我們很不願承認,但那些職場上的「小人」,其實正是派來幫助自己「看見」、甚至「修煉」內在議題的「貴人」。噢,我這麼說並非要矯情地提倡「愛小人」運動,我們仍然有權利討厭小人、打小人。然而,卻不能否認:因為他們的存在,或許我們才更真實地認識了自己。

書籍簡介_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的心累

書名/為何上班這麼累? 其實是你心累: 心理學家的職場觀察

作者/許皓宜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6/08/25

最會「用關係說故事」的許皓宜博士,繼親子與愛情關係的動人描述後,這次娓娓道出幽微難解的職場關係心理學,為你開解愛與競爭不斷迴旋的職場人生戲碼。

人累了可以休息睡覺,如果是心累了呢?

「為何工作這麼累?其實不是工作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迷路』了的問題。」許皓宜一語道破。為了工作、為了賺錢「疲於奔命」的同時,我們的心靈早已經被塞得滿滿。有時候,我們感到腰骨痠痛、提不起勁、失眠、容易發怒或感傷,動不動就想去找人推拿、抓龍……但是,這些都只能暫時舒緩「身體不適」的症狀。

心理學家許皓宜寫給「心累」的上班族,誠實與自己對話。

職場問題都是別人的問題嗎?「我說的從來不是別人,是自己。」許皓宜提醒,因為我們很少去思考:或許只要面對壓在心底的「龐然大物」,很多不適感自然不藥而癒。

是覺醒的時刻了!人在職場中,讓心漸漸甦醒。也期待有一天,我們在任何工作崗位上,都那麼自在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