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啟動以來,雖然退休公教代表在委員會捍衛自身權利的火力十足,本周六甚至要發動上街大遊行;各項相關資料陸續公布之後可看出,退休年金中最無理、最是不公不義的當屬18趴。如果年金改革要多少取得點成果,該作的就是全面取消18趴。

18趴其實是法源有問題的「公務員自肥」政策,而且當年推18趴時,民間利率可是在12趴,政府補貼只有6個百分點,而且當年領取人數亦較少。但在近年利率持續降到1%後,政府要補貼17趴,兼之領取人數日增,結果是每年花掉800多億元

對外界質疑18趴時,捍衛其利益的退休公教多回以「18趴已經改革取消了」、「18趴已走入歷史」,所以要外界甭再拿此作文章。不過,這是百分之百的謊言─而且是最惡劣的「該死的謊言」─如果已經「改革取消、走入歷史」了,每年政府花800億的優惠存款利息補貼,是給了誰又是誰領走?

事實上則是所謂「18趴改革取消」,是針對84年之後的年資不再有18趴,但對過去的年資及已領取者則是保障到底。也因此每年800億的補貼金額尚不是高峰期,除非金融市場利率反轉快速上拉,否則未來高峰時每年的補貼支出會高達千億元,而且要到40年後18趴的補貼才會真正全部消失。當時所謂的「改革」不是改革取消18趴,而是加重代之間的不公平罷了。

退休者為捍衛利益說出「該死的謊言」也罷,職司其事的銓敘部也跟著說謊,就顯得不可原諒了。銓敘部說,「退休人員的18%優惠存款實質利率已經普遍降低了5%左右」,這番話的依據是說對於退休所得偏高者,限縮其優惠存款的額度,例如特任政務人員公保養老給付辦理優惠存款金額,就被限制在不得超過200萬元範圍內。

銓敘部是拿存款額度的改變作基準去算實質利率,但說服力實在不夠。依照數據顯示,到6月底時優惠存款總量為4623億元,去年則是4634億元;去年政府補貼的利息負擔是824億元,以此計算政府補貼的利率等於17.78%─18趴就是18趴,實在看不出銓敘部說的降低5%左右這番話有何意義。

其實,不必對經濟數據、社會公平有太多概念者,就很容易看出台灣公教的退休年金與18趴到底有多不公不義。

軍公教的退休年金所得替代率超過9成,有3-4成領取者的所得替代率超過百分之百(包含18趴);單是看18趴,有2成退休者優惠存款超過200萬,這些都是高階公務員,他們的18趴優惠利息每年就能領到36萬以上,平均每月超過3萬元─台灣有350萬勞工月領3萬元不到,他們辛勤終日終年、工作繳稅,然後去供養「周休7日,月領7萬」的退休人員。那些退休公教代表好意思說這個制度合理、公平嗎?有臉捍衛這個制度嗎?

因此,年金改革如果真要取得一點點讓社會有感的成果,18趴是第一個該取消的制度;既得利益者總是強調信賴保護原則等,不過,根據大法官第717號解釋,18%優存利率調整與禁止法律溯及既往原則無涉,也沒有違反信賴保護原則,那些既得利益者就別提此事了。更何況,如果信賴保護原則真是完全不能更動的聖牛,那任何改革都不必再談,年金改革委員會就直接就地解散。

有人建議18趴改革是要採漸進、且補貼的利率額度採固定數─例如政府補貼6個百分點的利率;相較現在每年補貼17個百分點、需要花800多億元,可以馬上把政府補貼金額降到不到300億。

不過這種齊頭式的刪減改革卻是鄉愿錯誤,不該給就一毛錢都不該給─納稅人每個月補貼給連戰的18趴,由原本的20萬左右降為6萬多,並不會讓其由「不公不義」變成公平合理。因此,18趴是該馬上且全面取消。

唯一可以考慮給予例外原則者,只有月退俸低者(例如不到2萬元者),為避免影響到其基本生活而維持原有的18趴。這些人會以低階公務員及榮民為主,繼續給予其18趴,每年需要的經費大概只要數十億元,政府財政猶能負擔;這些錢是經濟較弱勢者領取,納稅人也會給得較甘心。

外界批評連戰每個月領超過20萬的18趴時,得到的回應往往是「依照制度」,事實上亦確實如此;就如退休公教強調其領取的退休年金是依制度合法而行、指責外界「污名化」他們一樣,話也說得有道理。所以縱然是「有礙觀瞻」、加深社會不公不義,但連戰無罪、領高額年金者亦合法,有罪的是這個獨厚軍公教退休者的年金制,而18趴更是「罪中之罪」。

那就讓我們全面取消18趴、馬上終結此惡制,還給連爺爺清白、讓退休者有清名吧─連爺爺與退休者當不致於亦不該反對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