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洲所有市場中,我們最看好南韓。南韓現已成為亞洲流行趨勢的領導者,無論是音樂、電視劇,或是化妝品及醫美,不僅影響國內市場,也帶動了亞洲市場,特別是中國。」

在香港四季酒店的lobby lounge,一位基金經理分析他對投資的看法,我問他台灣呢?

「台灣雖然也很重視文創產業,但企業規模偏小,市場不大,創意很少能商業化、快速擴張,和南韓沒有得比。」

韓國文化產業的能量實在驚人,雖然最近中韓關係惡化,但並未阻止中國大陸互聯網巨頭,如阿里和騰訊投資南韓娛樂公司,大家所看中的不只是內容,還有未來偶像所衍生的各種商機。

周末在電影院看了最新韓國賣座片「屍速列車」預告,這部片已賣出156個國家版權,動作刺激、溫情感人,娛樂性和社會性兼具。

兩年前我看過一部韓國片「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主題也和火車以及未來預言有關,當時就很佩服其創意,特別是它成功地打入國際市場。台灣雖也有侯孝賢能拍出「聶隱娘」,但韓國更像是東方的史蒂芬·史匹柏。

如果你覺得韓國人流於商業型式沒有深度,那你應該讀韓國女作家韓江的小說《素食者》。這本書今年獲得英國布克(Booker)國際文學獎,描述一名已婚婦女幻想變成樹的過程,融合了暴力和慾望,書中隱含多種黑暗奇幻意象。我第一次讀韓國人的小說,非常震撼。

台灣近年已沒有國際級的作家,也缺乏感人深刻的作品。三、四十年前,我們還有張系國、黃春明,以及最近過世的王拓這些作家,但今天卻後繼無人。台灣以往是華人文學創作的沃土,現在已養分枯竭。

台灣人在外國的土地上,反而能發光發熱。去年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獎得獎作品,是東山彰良的「流」。作者1968年生於台灣,5歲移居日本,該書根據其祖籍山東的父親之成長經歷寫成,獲得9位評審全票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