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松茂,這個名字,對於認識司迪麥口香糖的台灣五、六年級生來說,應該不算陌生。

在1980年代末期、台灣錢淹腳目的那個年代,鄭松茂創立的台灣本土廣告公司--意識型態,在解嚴初期,掀起了好幾波的文化風潮,當時不少廣告中出現的台詞:「貓在鋼琴上昏倒了」、「我有話要講...求求你,考上再講吧!」、「新建築正在倒塌中」,成為衝撞體制的代表,甚至被認為是台灣史上,最具時代意義的系列廣告。鄭松茂及另一個創辦人許舜英,被標誌為新時代的文化旗手。

隨著廣告環境愈來愈辛苦,不少台灣廣告光輝時代的代表人物,逐漸離開了舞臺,這個台灣本土廣告教父,也跨海到大陸,開起一杯200台幣起跳的精品咖啡店--質館。TVBS曾報導,如果沖泡的是冠軍豆,一杯黑咖啡要價甚至超過5千元台幣。在開幕時,屋外還有人大排長龍,花一個小時等著進場朝聖。

根據大陸咖啡作家咖sir與今年六十三歲的鄭松茂訪談,2015年底,鄭松茂創立的質館咖啡,在上海只有11家店,但這位在大陸以「花漾爺爺」形象上市的台灣廣告教父,在採訪時一見面就誇口,將在中國開1萬家精品咖啡館,光是2016年,就野心十足地想先招攬1000家加盟店。

這數字非常大膽,因為據咖sir統計,全球最大咖啡連鎖店星巴克,在全球不過一萬多家店面。在中國,經營了16年才到1600家店。即便近年加快開店速度,也不過一年300家。質館咖啡雖在業界頗有名聲,但只有6家直營店,5家加盟店,且都在上海一隅。

暫且先把數字放一旁,鄭松茂創立的質館咖啡,確實有點特色。

首先,每杯咖啡都有自己的分數。質館每款產品都標有由風味、果酸、香氣和餘韻等指標,顧客可以看得到這杯咖啡在各個指標下的表現。只有經過國際非營利的咖啡品質研究所(Coffee Quality Institute,CQI)的Q coffeesystem系統評測,總分在80分以上的咖啡豆,才能稱作精品咖啡。

其次,質館裡的每一款咖啡,都像紅酒一樣標有產地,消費者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喝咖啡來自於哪個莊園,是什麼樹種,甚至於是由哪種方式烘製而成。

鄭松茂認為, 中國咖啡市場近年年均增長近20%,是世界平均水準的10倍。日本每人年均消費300多杯咖啡,中國人只有4-5杯,未來5至7年,中國咖啡市場將有一個爆發期。

龜毛的要求,讓質館的名聲傳了出來,2012年在上海開了第一家店之後,很快擴展到11家,不過,對鄭松茂而言這只是開頭,未來,他想要在中國開1萬家店。

在鄭松茂的計畫裡,這1萬家咖啡館,會以外賣平臺的形態為主。消費者用App訂咖啡,然後到合作的店家取咖啡就行。

按他的構想,只要是互聯網線上平台能到的地方,質館咖啡都可以到。不過,依質館的加盟公告來看,加盟主需要15平米(約4.5坪)以上的店面、36萬人民幣開店資金、20萬人民幣流動運營資金,50萬人民幣以上的可支配資金,門檻也不算低。看來,這個來自台灣的花漾爺爺,要在強國的土地上,完成1萬間的夢想,應該還有一段長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