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十二年國教首度上路,第一次免試入學有21萬多考生錄取,錄取率達92.77%,其中將高職列為第一志願學生多達6成,讓許多職校校長樂開懷,當時的教育部長蔣偉寧認為:「學生開始考量自己興趣,不再唯有讀書高。」甚至「學生棄高中選高職」案例不在少數。

時間快轉到今天,105年國中教育會考剛結束,我追蹤103年「棄建中選大安高工」的學生林伯瑞,試圖去釐清「技職出頭天」表面下的真正含義。

當年國中成績全校第二名的林伯瑞放棄選讀高中,現在已是即將邁入高三的大安高工學生。

棄明星高中讀高職「我的目標是考上台科大」

林伯瑞從國二開始就校排第2名,那是2千多人的學校!班上程度很好、競爭激烈,認為進建中很有機會。

然而,林伯瑞剛好遇上12年國教第一年上路,會考表現並不理想。如果要拚特色招生風險太大,再考一次或許能進明星高中,但可能更糟。

後來林媽媽上網一看,才發現大安電機其實分數很高,國立科大錄取率有75%,而且台科大榜單很多來自於大安高工。「所以想說,如果都是要拚升學,不如去高職拚台科大,會比在競爭激烈的高中拚台清交成簡單多了。」林媽媽直言。

「當然不想考第二次特色招生,累死了,最後想說,雖然很想念建中,但就乾脆去大安高工算了,畢竟大安也是高職裡的建中。」林伯瑞說。

影響柏瑞最大的,莫過於哥哥林群浩。

「林群浩國中時期成績較差,所以進入高職就讀,在林伯瑞抉擇志願那年,林群浩卻以全國第9名之姿考上了台科大,那時候覺得,如果林群浩可以上台科大,以林伯瑞的程度應該也可以考進台科大才對。」林媽媽說。

「後來發現,林伯瑞的大安高工同學,也很多這種『高分低就』的學生,原來大家都這樣『跑』,我們認為,好在有用這種模式去升學。」林媽媽看著林伯瑞現在穩扎穩打、一步一步走向心目中的台科大,似乎鬆了一口氣。

我們的目標是考上台科大

哥哥林群浩,目前就讀於台科大機械工程系。

「他終於解脫了。」林群浩冷不防丟出了這句話。

「我國中三年都在打電動,但林伯瑞三年都在瘋狂唸書。」

林群浩認為,林伯瑞雖然不笨,但其實不是天才,所以變相需要下很多功夫苦讀,白天上課晚上補習,國一開始都凌晨1、2點才睡,而周圍給他的觀念灌輸,就是成績不錯、國中校排前幾名,應該非建中不可。

當我詢問,最後決定林伯瑞去大安就讀的主要原因是什麼?林群浩又陷入短暫沈默。

過了一會,他說:「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的關鍵,是我考上台科大這事實;讀普通高中上台大較難,但透過高職進到台科大較容易。因為我以前國中是吊車尾,結果進入高職三年後,居然翻身考上台科大,出乎父母意料之外。」

我們也想當選手

雖然是以考上台科大為目標而讀高職的林伯瑞,實作表現其實不差。

「我實作一直都很好,考技術士證,工業配線、室內配線、工業電子等,實習該做的我都有做完,並拍攝記錄下來,感覺這些東西推甄台科大時的備審資料會用得到。」林伯瑞驕傲地說。

林媽媽補充:「一開始進去大安,我認為他比較適合透過甄審到台科大,因為他高一開始成績排名很前面,只擔心統測又出狀況,所以林伯瑞很積極當幹部、社區義工、社團幹部,甚至學校小論文都有得獎。」

前陣子林伯瑞的學校老師正在找同學當技能競賽選手。林伯瑞坦承想參加,但看到其他選手都練習超過晚上9點,甚至還為了比賽請公假,錯過學校考試與上課。「一旦課業被影響,我心裡就會毛毛的,如果每天練到晚上,根本沒時間唸書,晚睡早起又容易在課堂上打瞌睡,會影響到升學考試。」林伯瑞說。

台灣每年都會舉辦全國規模的技職賽事,透過這些舞台,讓許多鑽研技術的高職生能夠一較高下。另外,每兩年將選出一位國手,代表台灣出征——這是許多鑽研技藝的高職生的夢想舞台。目前競賽成績可以轉換成明星科大的保送資格。

「除非技能比賽的名次很前面,才有升學加分的優勢,不然沒意義,如果現階段把時間投入在練技能,也是為了上台科大,但去台科大有很多種方式,那不如就按部就班好好讀書,為何還要分心練技術當選手,並承擔風險呢?」

「林伯瑞其實很後悔沒當選手,但爸媽以前就反對他當選手,現在還是反對,就是希望他好好升學,上去再說。」

林群浩說:「我是支持他當選手的,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讀高職留下的遺憾,因為都在拚升學,技能都沒學好;另一部分是台科大讀了兩年後的經驗談,你跟同校同學程度都差不多,唯一能比較的就是對專業技術的掌握度,另外,我們拚學術也拼不太過台清交成學生,唯一的優勢就是專業技術。」

其實林群浩很羨慕林伯瑞。「因為我高職在校成績不好,不能推甄,只能靠升學考試,既然如此,即使想當技能選手,也被迫現實不敢去投入,而現在成績名列前茅的林伯瑞有當選手的本錢。」

會後悔嗎?

林媽媽說出了許多家長的內心話:「做家長就害怕幫孩子選錯決定,但林伯瑞這兩年有按照我們當初的規劃與設想, 按部就班往台科大努力,覺得欣慰。」 兩年前,當志願確定是錄取大安高工電機科時,林伯瑞關在房間哭了一整個下午。林伯瑞坦承:「看到那些明星高中會有自卑感,因為自己當初可以穿他們的制服,卻沒有去挑戰,再加上對未來的恐慌。」

林媽媽說:「如果不是剛好碰到十二年國教上路,以他在校成績,參照往年學校榜單,一定可以上建中。」

讀到這,如果你被激勵了、想更努力用功讀書,那代表某部分出問題了,因為這完全是個反諷例子。

以未來產業智慧化、自動化趨勢,技職教育有著更多同時具備技術與學術潛力人才投入,未必是壞事。但若只是為了明星科大光環,用考試心態來讀技職學校、用保送明星科大心態挑戰技職競賽,就完全失去它們的意義,甚至排擠實作傾向的孩子,看看現在的高職生們(現已改制為技術型高中),誰不是在拚升學呢?

政府看著表面數據喊「技職出頭天」同時,應深入理解數據背後的真實現況——學歷迷思侵蝕著整個技職教育。

(為保護當事人,林伯瑞、林群浩皆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