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朋友常會問我:「荷蘭在哪一方面可以跟台灣學習?」

我回答:「台灣的醫療制度很棒,特別是台灣的健保世界第一等!」

第一次真正體驗到台灣醫療制度有多好,是我女兒剛出生的時候,我太太懷孕30週又4天女兒就急著出來報到,早產兒內臟還沒發育完全,孩子也還沒準備好在媽媽子宮外獨立生活。

產程非常快,孩子一下就生出來了。雖然如此,產程還是非常痛苦,醫院怕小孩有意外,所以不讓媽媽施打無痛分娩。

我跟著太太進產房,原本以為會像電影一樣,孩子出生後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幸福美滿,但孩子實在太小,哭聲也很微弱,為了掌握每一分每一秒的搶救時間,一出生就交給在一旁待命的新生兒科團隊,確認生命徵象後,醫護人員才跟我說「爸爸你要不要來看一下」。我過去看了兩秒,醫護人員就把小孩拿起來給媽媽看,跟媽媽說「這是妳的可愛女兒,但是現在沒時間,我們得把她送到加護病房,爸爸你等一下到我們醫院十樓的加護病房,所有重要的細節那時候跟你講。」

新生兒加護病房的畫面真是令我終生難忘,我那僅有1406克、41公分高的寶貝女兒被機器圍繞著,身體插了各種管子跟針頭,從這個時刻我就很佩服我女兒,雖然那麼小,為了延續生命,她正百分之百的奮鬥著。我一邊看著女兒,一邊無能為力的掉淚,這時有位醫生過來說「爸爸,你要不要坐一下,我跟你說明一下情況。」

醫生說:「早產兒可能發生的問題非常多,我們不知道她腦部的情況,可能有中風,也不曉得心臟怎麼樣,肺也可能會有問題,她的消化系統也可能還沒發育好,我們只能觀察看看,但是你要心理準備,這個階段可能得動好幾次手術。」醫生停頓一下,看我一眼就問我「你有沒有問題?」

我還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消化女兒全身插滿管子的畫面,聽到醫生說明的各種風險,難過到說不出話來,只能搖搖頭,據說我也因為當日在醫院大哭,弄得全加護病房的護理師都認識我了。

女兒在保溫箱待了六個禮拜,每個探病的時段我們都會去看女兒,坐月子的太太也天天跑醫院。我們看到許多悲傷的故事,有些重症的孩子,遲遲沒有好轉,還有些來不及搶救回來的小生命,每個故事背後都是傷心欲絕的家庭;不過加護病房也有許多奇蹟,像女兒另外一個「同學」,才26週就出生,體重只有幾百克,加護病房也住了五個多月,但在醫療團隊及父母的細心呵護下,健康的出院了。

我很佩服台大醫院的醫療團隊,對他們而言,高度專業只是基本要求,身為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還要協助新父母經歷過這段困難的路,自己每天也處在新生的快樂與死亡的悲傷中,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有天我忍不住問:「像我女兒這樣,醫療費用會多高啊?」院方回答:「很難說,有的小朋友要開刀好幾次,醫療費用就比較高,但是像你女兒,不需要開刀,但是住保溫箱一天基本的花費也是六、七萬塊台幣,再加上照顧的費用,一天十萬元台幣跑不掉吧!不過孩子出生後可以先依附在你太太的健保下,所以你不用太擔心。」

聽到這個數字我嚇一跳,但是也鬆一口氣「幸好有健保!」

我們非常感恩三件事:第一是台大的李建南醫生當機立斷為我太太及女兒做了正確的處置,保住孩子小命;第二件是台大醫院新生兒加護病房的專業醫療團隊,讓我們孩子健康出院;第三件事就是台灣的健保制度,讓我們不用擔心高額的醫療花費。

這個禮拜看到一個令我非常難過的新聞,有一對外國夫妻在台灣居住多年,爸爸在台工作了十年,媽媽也工作了五年,爸爸是有證照且本科系出身的中學老師,媽媽是有證照的專業小學老師,對教育充滿熱忱。就在他們決定把台灣視為他們的家的時候,一對早產的雙胞胎來報到了,在醫院住了好一陣子也動了幾次手術。

這對夫妻多年來繳的是台灣的稅,也加入健保,原本以為可以跟一般的健保保戶一樣,不需要擔心過高醫療費用,沒想到幾個禮拜後,醫院才通知他們,因為父母都是外籍人士,所以即便他們已經長期居留在台灣,他們的小孩還是「外國人」,如果要加入健保的話,需要按照規定先等待六個月,六個月後才可以加保。所以,孩子出生後總計一百多萬台幣的醫療費用都需要自費。

也就是說,爸爸媽媽雖然都交了好幾年的健保費用跟稅金,把台灣當作第二個家,但是在他們最需要幫忙的時候,卻被健保制度放棄了,因為法規認定小孩是外國人,而且「居留」未滿六個月,健保就不給付。

也許有讀者會問,為什麼台灣要負擔這兩個外國人的醫療帳單,健保應該用來照顧台灣人,不是用在外籍人士、外國學生或東南亞移民身上。

我想要反問:這位爸爸媽媽也加入了健保好幾年,也分擔台灣醫療費用好幾年了,他們也對台灣社會有所貢獻,如果這兩個人不能算台灣人民,不能參與健保的義務及權利,那麼到底誰可以算台灣人民呢?「台灣人」的定義真的狹隘到只有黃色皮膚黑色頭髮的人才算嗎?

台灣政客嘴巴上掛著「國際化」,但是制度及心態卻徹頭徹尾的沒跟上,上述的案例告訴我們,健保法規從來沒想過,究竟兩個長期加入健保的非中華民國的人民的新生嬰兒,能不能跟其他的台灣小孩一樣,自然而然地加入健保。

台灣真的要國際化?真的要吸引外籍專業人士?有人說台灣吸引不到人才是因為薪水太低,但是在我看來,更嚴重的原因是這種制度性的歧視及保守。

這對父母在網路上成立了一個線上捐款的活動

寫完這篇文章後, 得知令我非常開心的消息,這位爸爸告訴我全家四口受到台灣人的愛與幫助,健保做不到的,是台灣人自己做得到的,捐款已經達到他們家裡兩個可愛小朋友醫療費用的金額,真的令我感覺到台灣的美麗!

不過爸爸表示,這種案例,不是只有他們家碰上了,台灣有60萬外籍人士,希望台灣人可以關注這個事情,建議讀者們想要多多瞭解健保法律上的不足,也想要幫助生早產兒的父母,可以上網找「高雄市漢斯壯慈善協會」(Haxstrong charity),台灣健保已經是世界第一等,但是健保再這麼好,也還有進步的空間,希望健保能改善,成為所有台灣人與新住民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