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愛情的人生,就像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不喜歡的人覺得苦澀,喜歡的人便把孤單化成調味劑,另一種自在獨特的生活味道⋯⋯」舒淇曾這麼說過。

從離家出走的少女,到成為金馬獎影后,更成為影展的評審委員,舒淇一路走來,風光無限,獲得了很多,亦放下了不少,才有今天安恬自若、笑看人生的她。今天,對過往所希冀的,已覺得不重要,無欲無求的她最希望聆聽內心的需要,就是多拍一些喜劇,讓自己開開心心地工作。

張愛玲曾說:「成名要趁早!」舒淇可以說是佼佼者,來香港拍戲第二年,已經憑《色情男女》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兩個獎項,嶄露頭角。在演藝路上,舒淇風調雨順,又獲得觀眾愛戴,堪稱萬千寵愛在一身。她曾說雖然陽光照耀著,但某些人包括她自己也總是有黑暗面,不過她總向好的一面去想,「我是樂觀主義者,永遠都會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去面對一切。

遇到挫折別害怕!舒淇:人生不會一直往高處走,低處時才能欣賞沿途風光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隨緣是舒淇在訪問時掛在口邊的回應,還以人們都很緊張的學歷闡釋,「不一定有大學學位,甚至成為學者就可以吃得飽穿得暖,反而擁有一技之長,又或是對生命執著,會得到想要的東西。」對於如何看她十多年的演藝生涯都是一帆風順,舒淇淡然地說:「在我而言,心中一直都沒有起跌這兩個字,也沒有高低潮,只有心情好與壞。好像登山,不會一直往高處走,也有步向低處的時間,甚至繞著山頭而行,沿途可以欣賞明媚的風光,是多麼的愜意。」當人們遇到打擊或挫折時,總會給自己負能量,相反,舒淇就永遠令自己思想正面,讓人生過得快樂。

放下執著

愛看書的舒淇最近深受《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影響,書中的道理改變了她一些固有的想法,「看完這本書後,我不再討厭自私和自我的人,反而同情和憐憫他們,因為我放下了一直執著的原則。」舒淇坦言,最初入行時,執著自己有獎項,因為這代表演技獲得別人認同,如果有人在街上說喜歡她演的戲,甚至直呼她在戲中角色的名字,認同感會更大。

「不過當我在柏林影展和坎城電影節出任過評審委員後,發覺不是你戲好就可以獲獎,還得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是講求緣份的。自此我凡事都看得很開,不會覺得獲得獎項就很了不起,也不強求什麼,更不會由朝到晚都想接拍侯孝賢的電影(2005年,舒淇憑侯孝賢導演的《最好的時光》獲封金馬影后),現在只想做適合自己的事情。」

渴望接拍喜劇

遇到挫折別害怕!舒淇:人生不會一直往高處走,低處時才能欣賞沿途風光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近年除了《西遊.降魔篇》是喜劇外,舒淇接拍的大多是比較沉重的文藝片,她說這一刻只想拍喜劇,因為拍文藝片實在很辛苦,「我的角色很多都很糾結,例如拍《不再讓你孤單》時天天都在哭,整個人的情緒都很低落,十分辛苦。而且做女演員要保持身形,吃喝都有很多限制,工作已這麼苦,為什麼還要做一些令自己辛苦的工作呢?我最近重看周星馳和張學友的《咖哩辣椒》,看得非常開懷,所以我希望拍一些輕鬆的電影,讓自己更加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