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傳出兆豐金控遭美國政府負責金融監理的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裁罰1.8億美元(約57億台幣)的消息,震撼國內,雖然各種缺乏根據的揣測不少,但更重要的應該是:台灣金融界從兆豐繳交的這57億學費中,學到了些什麼?

兆豐金是當年的交通銀行與中國國際商業銀行合併而成,中國國際商業銀行則是台灣老牌的外匯指定銀行,按理其對國外與國際監理規範最內行熟悉。但這次兆豐被NYDFS重罰,顯示兆豐金對美國及國際的金融監理法規,及其執行方式與「意志」,仍是相當的「欠學」。

而且,由NYDFS的金檢報告來看,兆豐欠學者不僅於當地金融監理法規,報告中還指兆豐內控不佳、對客戶的實地查核不切實、風控政策不明、漠視金檢報告等。兆豐如此,其它金融機構的程度,可想而知。

一些民營金融機構,私下倒是暗稱僥倖,因為其認知倒是跟兆豐差不多,有些則乾脆稱要把美國分行撤掉。顯然台灣金融業要「出國比賽」,不論想打「亞洲盃」還是打「世界盃」,需要加強之處甚多,而且不僅是對國外監理法規的理解,還有內控、風控、內部稽核、客戶查核等多方面。

另外一個該學到的是:別跟金融監理機關辯駁、甚至大小聲,你的生死是抓在人家手上的。根據了解,兆豐被重罰的因素之一,就是法遵人員與監理單位爭辯,惹怒監理單位,認為法遵「態度傲慢、不認錯」,NYDFS說重話、下重手,多少與此有關。待兆豐總行發現情勢不對,把跟NYDFS爭辯的法遵撤換調回台北,為時已晚矣。

其實,在台灣情況亦相同,金融監理單位有無上的權威,金融機構在金檢時,即使覺得金檢人員「找碴」、雞毛當令箭、無理,也絕少聽聞有當場吵架爭辯的事,表面上的乖巧、柔順、服從是絕對需要的啦。而美國金檢與執法單位的權威則又千百倍於台灣。兆豐竟有此寶貝法遵,敢跟美國監理人員爭吵辯駁,顯然兆豐對人員的「訓練」嚴重不足。

職場上有一個笑話,說要遵守的職場2大原則是:1、長官永遠是對的;2、如果覺得或發現長官不對時,請參考第1項原則。金融機構面對監理單位時,同樣適用此2大職場原則,金融機構當記取此教訓。

再來是國際與美國的政策變化。美國在九一一後,因反恐政策,對國際上的洗錢容忍度越來越低、追查則越來越緊、罰款也日益提高。加上國際上主要國家對跨國企業與富人逃稅的忍耐到極限,各國除了對過去藏匿資金的免稅天堂、保密銀行(如瑞士、盧森堡等國),施加更大壓力要求其揭露資訊外,也對大搞移轉訂價與漏稅的跨國公司發起追稅,蘋果、谷歌、臉書幾乎都在歐洲國家面臨數億到數十億美元的補稅要求。這次兆豐其實就是踩到了紅線。

另外就是美國在金融海嘯之後,對違規企業的罰款日益加重,許多罰款數字都是天文數字,而且,美國政府不僅罰外界企業毫不手軟,本國企業也被罰到哀鳴不已。例如,花旗銀行罰款70億美元、摩根大通130億美元、美國銀行166億美元,法國巴黎銀行89億美元、德銀25億美元、匯豐19億美元,被罰的原因從海嘯前的「欺騙投資人」到洗錢再到利率操縱,根據華爾街日報的統計,這幾年華爾街金融機構已經被罰超過千億美元了。

而且,美國政府的處罰不限金融產業,幾乎遍布各行各業;韓國汽車廠幾年前因廣告不實被罰7億多美元,德國大眾汽車因對排氣作假,可能被罰200億美元;更早前台、韓面板廠商也因涉及價格操縱被罰鉅款,台灣最熟悉的友達被罰5億美元、主管還去坐牢。

相較之下,NYDFS只對兆豐罰款1.8億美元,已算是「佛心」了。但國內金融機構要到美開分行,就該特別注意別犯錯違規受罰,因為那一定是天文數字,如果無力承受,寧可趁早撤回、免生事端。

至於那些伴隨兆豐案而來、政客與名嘴扯淡的各種政治陰謀論,目前尚看不出什麼證據,只能等待跨部會小組調查結果公布後,才能了解實情。但無論如何,國內金融業都該從兆豐案中學到經驗與教訓,別讓這筆57億的學費白繳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