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最近火線上的新聞人物,大概非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莫屬了。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為涉及洗錢,遭美國重罰57億元案,證據會說話,現在幾乎所有矛頭都直指蔡友才怠忽職守。他在金融圈評價一向很兩極,如今也掀起更多討論。

談談蔡友才這個人吧。在彰化鄉下長大的他,本名為「有財」,鮮為人知,因為小時候太窮困了,長輩期許他長大後有錢,出社會後才改名為「友才」。

或許是擺脫潦倒窮困生活的動機使然,在蔡友才身上,顯而易見的是追求成功和掌聲的慾望,以及天蠍座特有的堅持和毅力。

這個鄉下窮小子從員林高中畢業後,以名列前茅的成績考上政大財稅系、政大財政所,和現在的財政部長許虞哲成為同學。

跑業務,他的勤奮積極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貴為董事長後,仍然常親自拜訪客戶。英文底子不夠好,他不管再忙,都會強迫自己抽空聽英文廣播、讀英文雜誌。

這樣一個力爭上游的人,為何評價兩極?不少金融圈的人都知道,蔡友才是百分之百的績效導向,而且生性自負又好大喜功,喜歡被恭維,有時不免流於急功近利。

舉例來說,一般公股行庫董事長對於「老闆」財政部無不恭敬有禮,唯有蔡友才擔任兆豐金董座時例外。或許仗著自己是公股行庫獲利王,蔡友才對前財政部長張盛和的傲慢,令財政部官員和媒體記者都感到詫異。好幾次談到張盛和,他有意無意間就會流露出不以為然的態度,甚至曾經對張盛和大小聲,相當不客氣,當時多位財政部官員一談到他,都搖頭嘆息。

有一回,蔡友才頭號愛將、前兆豐金控總經理魏美玉在春酒致詞時說:「我們蔡董事長,就好像是金融圈的忽必烈」,意指蔡友才雄圖大略,在金融圈無往不利。

此話一出,底下部分兆豐金員工和媒體記者們無不噤語。忽必烈一手打造元朝帝國,但兆豐金根本不是他創立的,這樣的譬喻是否溢美了?空氣彷彿凝結了幾秒後,終於有人開始竊竊私語:「到底是哪裡像忽必烈啊?」

不過,蔡友才絲毫沒有注意到底下的尷尬反應,兀自放聲大笑,在魏美玉致詞完畢後,喜不自勝地舉起紅酒,和大家敬酒、乾杯。

現在回想起這一幕、這樣的稱號,我只覺得格外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