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年,我常常遇到這樣的面談:

「不是我不愛台灣,是我必須放棄台灣」

「我在台灣升不上去,市場在對岸,所以我轉調過去」

反之,在獵頭的工作當中,也有很多求職者巴不得想回「祖國」奮鬥。

「因為家人年紀都大了,所以決定回台灣陪他們」

「在國外久了,所以不排斥回台灣的任何機會」

獵頭工作可以清楚感受到,想出國的比想回台灣的多,所謂的人才外流,中低階人才出走,多數高階想回台的職場供給落差,偏偏市場需求多半在中低階,導致在台灣招募市場上明明一堆職缺卻一堆人找不到工作,人求事大於事求才,事實上,對於是否出國這件事情我永遠都會打個很大的問號,培養國際觀一定要出國工作才行嗎?

我引用商周這篇文章,告訴大家答案是:不見得。

我想當一個對得起自己的笨蛋!留美碩士告白:正因為台灣不好,我更要留在這裡》這篇在商周超過萬人點閱率,引起共鳴的是一群留學菁英,一群明明可以出國卻決定留在台灣的台灣人,家人在台灣的,在國外待過回台的。你覺得這群人沒能力在國外工作嗎?絕對有。但現實因素在於家人,台灣有他們放不下的各種因素所以決定根留。 但根留了以後該做什麼?除了政治因素以外,到底是缺乏了什麼導致台灣人才拚命往外跑?

第一,盲從。

媒體洗腦這件事在台灣根深蒂固,24小時不斷播放:這個食物有問題,天啊好恐怖;這個東西有療效,天啊趨之若鶩。這個遊戲在國外很紅,不玩好像落伍。長久下來會漸漸無法訓練獨立思考的能力,對於一件事情能夠有的個人見解跟批判力,假設遇到一個別人跟你說的投資,可能會由片面資訊就投下去導致血本無歸。

第二,自信心不足,不是能力不足。

台灣人的工作能力在國外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技術開發上;台灣的教育體制其實是快別的國家一步,我在法國當交換學生時,法國碩士班的管理理論,是我在台灣大四學的。

差別在於,勇於表達的能力與自信心。台灣人很容易怕東怕西,不敢冒險,別人說很危險所以跟著覺得很恐怖,在一群人面前不會決定率先發言。怕別人聽不懂,怕別人覺得不識相,怕話題他人覺得沒興趣。缺乏在大眾面前展現自己的能力,尤其是語言表達上。所以反過來不夠自信就用做的吧,所以台灣人工作執行力其實很不錯,可惜的是做人比做事重要。

再者,到底出國工作是為了賺錢?國際觀?還是滿足自己在臉書上被羨慕的成就感?

其實要有國際觀很簡單,現在的機票都很便宜,只需要規劃過,不是單純的旅遊行程都可以讓你了解各國市場,包含房地產,當地可投資的副業。再者,在台灣要多賺錢也很簡單,工作加上副業就有機會。最後一種是最尷尬的,滿足成就感,其實在國外生活很辛苦,吃的住的都要盡量省,因為薪資在台灣看起來很好,但在國外卻很普通。

所以,在獵頭的角度來看,看過不同來台的外國人及那群正在奮鬥的中高階層台灣人,其實台灣人的工作能力數一數二,也感謝這群願意奮鬥的台灣笨蛋正在盡一己之力,但在台灣由於市場經濟關係,的確薪資是比較低的,薪資不代表一切,所以通常這群奮鬥的台灣人不會只有工作,因為工作餬口以外還必須有其他的自我實現。

台灣需要這群正向循環,一個人可以衝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衝很遠,在一直想著要出國工作前,先想想自己的why,然後好好想想台灣是否可以提供給你那個how。

總而言之,在建立內外在自信與專注在目標上,台灣人其實能力上是不輸外國人的,但建立了以後要做什麼事情很重要。

關於自信心這件事情是由內而外建立的,歡迎看看這篇文章喔!

其實有了這件事情,我不認為台灣人會輸,不要把自己看扁了。 但有這股自信跟能力要找到地方發揮才行,去不了國外就在台好好拚,能去國外當然可以闖闖只是重點是甚麼自己要想清楚,打算去多久或是一去不回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