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日前公布了一分世界大學學術排名。台大從去年第154名退居163名。在這份榜上,4年前台大是第125名,是連退4年。

台大研發長李芳仁先生受訪時表達了委屈,大意就是:「我們很努力了,但是沒錢,請給我們更多錢。」

我這幾年寫過許多文章,批評高等教育,甚至直接批評台大,有幾次私下接到勸告:「會不會太激烈了?」但這次,我站在台大這邊。

我們先問一個問題:我們希望大學達到什麼樣的目標?請閉上眼睛想30秒––大學如果達到什麼樣的目標,是你覺得對得起社會和學生,對國家和納稅人有益?

想要什麼樣的大學?

一般來說,多數人會用以下的目標來期許大學。

第一個目標:大學成為社會、產業、政府進步的引擎

大學中有深思博學的研究人員、學者,可以站在既有知識基礎上,剖析社會現況,探究產業面對的挑戰,議論公共事務中的爭端與難題。

第二個目標:成為人才培育機構

大學終究是「學校」,許多年輕人正在學習成長、摸索找方向。讀書、修課、做創造性或研究性的專案。如果大學在教學面運作良好,學生畢業的時候對世界會有一番了解,有一個事業方向,有貢獻所長的計畫與能力。他們不僅是人才,而不只是人力。

第三個目標:成為學術競逐中的賽狗

近年來有些人發明了學術積點和論文發表的比賽,不管這些論文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對年輕人有什麼啟發,也不論世界從中有什麼受益,只要登上某些期刊,就能積點。而有些人認為,在這些排名榜上出現,也是為國爭光,讓其他人「與有榮焉」。於是他們希望大學像是賽鴿、鬥雞、拳擊手一般,在「學術」這個擂台上和別人比出個高下勝敗。

目標有輕重緩急

問題在於,就像任何機構定目標一樣,當目標有一項以上的時候,總是無法同時達成。我們要先後排序,有所取捨。這就是基礎經濟學第一門課所說的: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一定要選擇和配置。

事實上,我們無法和學校教授說:你全力做學術競爭,也全力培育人才,也全力推動社會的進步。不能在三個方向上都押上「全力」,是邏輯上的必然。所以,這三個目標,我們要把哪個放在優先?哪一個放在最後?尤其,擁有全國最多資源的台大,我們希望它把什麼當首要目標?

務實來說,一座大學把學術競逐當作它的首要目標,都是自毀的行為。當大學將大量的資源、金錢、人力、才智,都導入虛幻的論文點數競逐,無論得到什麼名次,都是浪費和消耗。

該停止捨本逐末

年輕人的四年的大學黃金學習時間,大學卻無意給他們最好的教學品質,我情感上無法容忍。

我大一的時候,教授曾經在上課的時候自白:「我現在的研究,對人民無助益,對國家無貢獻,對社會無影響。」並且說他對於回到台灣來工作非常灰心後悔。此情此境,我記憶至今。許多教授寫專書、社論…指陳「學術積點」風氣弊遠大於益,台灣知識界大致上承認他們的觀察和判斷。

今天,我們要因為排名的結果指責台大嗎?

台大就是該「徹.底.忽.略」這些學術積點排名。這對我們的國家、社會、產業、年輕世代…都不會有什麼負面影響。台大在學術排名上進步,到第十名、第一名,也沒什麼值得自豪的。

今年上海交大公布排行榜,哈佛排名第一。那幾天,哈佛官網上的重點故事,是在討論一位英國女記者透過攝影,發掘伊朗社會與政治的真相。事實上,我沒有看到哈佛對這件事有任何的反應,淡漠程度,就像對待校園中的金龜子放了個屁一樣。

一流大學的實質

當前在台灣,產業環境面臨劇烈的衝擊,文化和媒體整體枯萎劣化,政府與政治的落後使社會發展陷入泥沼…種種的困境讓人民生活難以改善,信心不斷頓挫。

一所值得尊敬的大學,應該會全力關注社會、政治、文化的種種病症,無論是透過知識研究、實況調查、分析成因,進而研發方案;應該會全力培養學生成為政府、企業、文化領域開拓新局,積極創新、革新時弊的人才。哪一所大學有在做這件事,它就是一流,無論學術排名是50、500,還是5000。

如果大學把自己關在論文寫作的囚牢中,以幾篇論文換得點數為人生成就,教授在領域派閥之間玩弄權力爭搶資源… 它就是應該剷除的癌瘤。

未來,我們都不該因排名數字贊譽台大,或是質疑台大。台大應該決心成為一所值得敬重的大學,不再追逐學術排名;台大對台灣負責的方式,應該是以學生與校友的成就,以社會和產業的進步為榮耀。

用成績排名來折騰中小學生,已經是野蠻落後的事了;我們還要用成績排名來折騰大學?拜託,鬧夠了沒有?